|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四百三十三章:傷疤

第四百三十三章:傷疤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7-01-20 21:43  字數:2270

金芸再一次捂嘴打著哈欠,身邊一側就湊上了一個熱乎的身子。

金河戰戰兢兢的說道:「小姑,我怕。」

還沒等她說話,另一道故作鎮靜的聲音就道:「怕什麼,咱們躲在這裡又傷不到,哪會像外面那些人似的,指不定被燒成什麼樣子。」

說著,聲音就是越來越小,心中不是沒有不忍,可她們這些小姑娘又能做什麼。

更何況,如果不是小姑反應的及時,她身邊坐著姑娘的丫鬟都已經把手抓到了她的衣裳上,就是像將她推出去給她家姑娘遮擋衝過來的碎物。

金葉一想到如此,就是咬牙,那碎物可是一塊瓦片,不說臉上,就是身上划到,都是會割破受傷流血的。

「再緩緩,等不了多久怕就沒事了。」金芸雖然提不起什麼精神,可一直在注意著外面的動靜。

到底是上京金家的人,雖然一開始混亂一些,可現在都已經反映過來,聽著外面有不少腳步聲,凄慘的叫喊聲已經少了很多,還有的便是用水滅火的聲音。

池塘也有池塘的好處,離得近,取水非常容易。

金曹氏看著這一切,好在大半輩子經歷的多,咬牙硬是讓自己挺了過來。

她道:「將受傷的少爺姑娘送到後院,尋太醫過來,儘快!」

池塘對面庭院的火已經熄滅,好好的一個庭院如今已經成為了廢墟,灰色的煙霧瀰漫著上空,完全沒有了一絲之前的喜慶。

金先珉也是一臉的鐵青,別的時候發生這樣的事到還好,可現在是什麼時候?

正是過年之際,不管是人為還是意外,他都不在乎,在乎的是從明日,不,應該從現在開始,他們府上在上京就是一個大大的笑話,更別說有心的人,說不準還會傳出來一些難聽的話語。

他板著臉,望著眼前的一切,金先珉道:「這就是你辦的好事!」

話中的情緒聽不出好與壞,卻讓金曹氏差一點倒載過去,好在身後的古嬤嬤及時伸手將她扶住,不然真的就摔了下去,嘴唇哆哆嗦嗦,她卻辯解不出一句。

她怎麼會知道會出現現在這般的情況?

當初將湘南的煙花師傅請回來,他雖然沒說,可兩人相處這麼多年,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性子,自然也是百般贊同,而現在出了意外,倒就是她的不是了。

眼前有些發暈,她盡量的深呼吸著,說:「老爺放心,不過是虛驚一場,並無大礙的。」

金先珉看著眼前的鬧劇,陰冷幾天的心情本難得好上一些,卻被再次毀掉,他甩了甩袖擺,便轉身離開。

與他不同的是,金先潮看著自家的那幾人,雖然有受傷,但還在傷得並不嚴重,提著的心不免放了下來,便轉身抱拳,對著大嫂說道:「事發突然,只能麻煩大嫂善後了,如果需要,可以尋金羽媳婦。」

對著其他人,金曹氏也許還會露出不耐,可偏偏這人是三弟,她只能揮揮手,應答了下來。

只是金羽媳婦,她又怎麼可能讓她來插這個手,雖然不得不說,金羽媳婦能力是不錯,可她自己又不是沒有兒媳的人,幹嘛要用別人的兒媳婦。

這樣的心思才剛剛閃過,就見到大朗媳婦一臉的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尖著嗓子說道:「娘,婧妍臉上受了傷,這可如何是好啊。」

女為悅己者容,受了傷落了疤的女子,又如何能嫁的出去,就是嫁人也不會嫁個什麼好人家。

婧妍是她最小的姑娘,樣貌精美,現在就已經開始物色人家,不說那些富商家的公子,就是一些名門望族都有來她這裡打聽過的。

本想著再等上一段時間,看能不能尋到更為出色的一個,卻哪裡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出了這樣的事。

尖銳的叫喊,刺的金曹氏腦袋疼的緊,她手上緊緊握住古嬤嬤攙扶著自己的手,厲聲道:「給我閉嘴,不是去尋太醫了么,就是落了疤又如何?難不成我們上京金家還養不起一個姑娘?」

金曹氏的話,頓時刺傷了熊氏的心,養得起又能如何?難不成讓她嬌養的閨女一輩子待在府中孤苦伶仃不成。

不說這幾個人如何,而金老爺子幾個,卻四處尋找這自家的幾個姑娘家,雖然有些急,卻沒有多少擔憂,畢竟有金芸那丫頭在,好像每次都能化險為夷。

果然,在金老爺子幾人走到圓桌附近時,看到的滿桌狼藉,也沒瞧見個身影。

卻能看到桌布微微的顫動,他上前,伸手將桌布掀開,入眼的便是小女兒一眼朦朧,捂著打著哈欠。

擦拭著溢出的淚水,金芸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蹬著雙腳從圓桌下走了出來,說道:「完事了?」

說得風平浪靜,彷彿之前發生的事,就像是沒發生過一樣。

金蔣氏伸出手指,點了點小女兒的頭,不知道是不是該慶幸沒嚇到她。

不過也沒多說什麼,直徑繞過她去就幾個孫女和外甥女給拉了出來。

入手便是感覺這幾個孩子身子在哆嗦,不免想著,這才應該是姑娘家的正常反應嗎。

一邊想著,金蔣氏一邊安撫道:「沒事了沒事了,你們幾個可有傷到?」

幾人搖了搖頭,金葉卻道:「我旁邊的丫鬟居然拉著我給她主子遮擋,如果不是小姑及時把我給按了下去,指不定就傷到哪裡了。」

說完,咬牙切齒,金葉雖然埋怨,卻也沒打算讓家裡人幫著出氣,摩拳擦掌的想著,等過上幾日,再遇到那個臭丫頭,定要好好收拾收拾她。

金蔣氏身子一頓,倒是沒有說些什麼,而是伸手摸上了孫女的頭頂,側頭望著中間正在指揮這眾人忙活的婆子。

心中想到,你家孫女欺負我家孫女,老娘不以老欺小,省得別人說她倚老賣老,可我對著你這個老婆子總算沒話說了吧。

被惦記上的金曹氏猛然覺得背後一涼,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可挂念的事情太多,瞬間就沒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