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三百三十一章:無能為力

第三百三十一章:無能為力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11-22 03:18  字數:2357

在一旁的金芸到是覺得杜大夫身邊的醫童有些不協調,明明小小一個,低垂著頭,從進門到現在連一句話都沒有開口過。

小小的人,可是給她的感覺卻很精悍,和之前見到過的醫童有些違和感。

金芸跟隨者醫童一同去了廚房。

這人煎藥的時候微微抬頭看了她一眼,便又低垂著頭,手下忙活著。

金芸從中拿起一片紅棕色的乾片,她似做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怎麼有兩種顏色?」

醫童微微抬頭,稍頓些許,瓮聲說道:「雞血藤。」

這聲回答後,金芸像是更加感興趣般,她道:「那這個呢?怎麼沒洗乾淨似的,上面還有泥土?」

兩指夾著根藥材,還一晃一晃的在這人面前晃蕩。

醫童緩緩站起,眼神陰晦的看著她,伸手就將藥材搶了過來,惡狠狠道:「沒眼色的臭丫頭,還不趕緊滾開。」

兩指鬆開,手中的藥材落下,金芸臉上顯露的疑問表情消逝,她冷呵呵的道:「是呀,不正是沒眼色,才打擾到你了么。」

金芸對草藥不熟悉,卻恰好認識這種。

草莖止血止痛,可草葉卻是不然,熬的湯藥喝下去,只會讓傷口流血不止。

要說此人沒問題,金芸怎麼都不可能相信。

醫童早就不耐煩,本想著周邊無人,將此人打暈過去再說。

哪裡會知道,他不過剛剛站起來,還未回神,就被一腳給打翻在地。

「啊…呸。」吐出一口的血沫,還混著兩個牙齒,此人是怒火衝天。

可再一次,還未有所動作,腦袋上是重重一踢,劇痛過後什麼都不知道的昏了過去。

兩腳將一個行家解決,金芸微微仰著頭有些傲氣,腳下功夫上漲了。

精悍的身子,虎口處的厚繭,再加上身上藏著的匕首,不打他打誰。

劉婆子在裡頭不放心,出來探一眼,這一探就將她嚇到了,道:「金姑娘,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金芸簡單的解釋一遍,將『醫童』身上帶著的匕首給踢了出來。

「糟了,那大夫還在裡頭給大狗換藥。」劉婆子哀叫一聲,轉回去的腳步邁得有些大,就是一趔趄差點給扭到腰,她大叫:「快快,那黑心的大夫要害大狗,快攔住他。」

屋子本就不大,劉婆子的叫喊屋內屋外的人都能聽清。

杜大夫咬牙,暗罵一句,手中黑乎乎的膏藥就要抹在傷者身上。

手剛放下,就被人從後面狠狠的一推。

這裡的人別的沒有,力氣卻大的很,這個力道直接將杜大夫推得從椅子上面直接摔了下來。

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老腰都差點折了。

抬眼一看,手中的膏藥全數掉落在地,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該來這一趟,得不償失。

「你們簡直欺人太甚,老夫好心好心來此救人,你們這些刁民居然如此對我。」杜大夫說的痛徹心扉,將一干人等都給鎮住。

聽到劉婆子叫喊後,貿然下手的婦人,舉著兩手,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到是黃州定了定神,道:「都是屋裡人嚇到,還請杜大夫不要責怪。」

說是這般說,卻不敢讓杜大夫給大狗上膏藥了,向著周邊的人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們將劉婆子給喊進來,問問情況。

杜大夫袖擺一甩,他撐扶著腰戰戰巍巍的站了起來,一臉鐵青的道:「既然你們不領這個情,老夫還不願意伺候了。」

說罷,就邁著大步向著外面走去。

看著的人頓時就恍然大悟,如果杜大夫留在此地,還當他們之間真的有什麼誤會,可摔成這般,疼得頭頂冒汗,都還大步離開,怎麼可能沒有蹊蹺。

大門被攔了起來,十數人站的層層疊疊,密不透風,雖然沒有開口動手,可他們卻攔著不讓杜大夫離開。

臉上留下的汗,除了疼痛還有的便是慌神,他道:「刁民,你們簡直是一群刁民,還不快給老夫讓開。」

雙方仍舊僵持,一直到黎漢帶著姜家醫館的大夫前來。

來的大夫有些年邁,身子骨已經有些萎縮,瞧著瘦弱到不行。

可屋內的杜大夫瞧上一眼,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如果是其他人,說不定他還能垂死掙扎一番,想不到的是,姜家醫館來的人居然是江大夫。

早知如此,就不該來此一趟,床榻上的人雖然受傷嚴重,卻不致命。

憑江大夫的妙手回春,不說救活,但讓此人能開口說話,絕不是難事。

他側頭看去,還有那滿地散開的膏藥,也會將他打進地獄。

不管杜大夫怎麼想的。

江大夫雖瘦弱年邁,身子骨到利索,蹭蹭幾步就來到了床榻前。

並沒有先把脈,而是拿出袖兜里的銀針,手指虛晃幾下,胡大狗傷口處就插滿了銀針。

流淌出來的血瞬間止住,他再伸手把脈起來。

不過很短的功夫,他將手放下,寫了個藥方就讓身邊跟隨來的人去抓藥,並道:「無礙,血流的多,以後得好好補補精氣。」

黃州等人頓時就放下心,連連道:「那就好,多謝老大夫。」

江大夫冷沉著臉點點頭,伸出手指將地面上散開的膏藥沾上一些,放在鼻尖。

而慌神的杜大夫見到他這般的動作,便知道自己是怎麼也逃不過去了,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將那人殺死,主公說不定還能念他的情。

這般想到,手慢慢的向著背後移去,腰間插著一把精緻的匕首,從未開鋒見血。

杜大夫身上有些發抖,從年幼至今,他的雙手從都是救死扶傷,哪怕是害人,也不過就是借著他人之手,而現在,卻要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又怎麼可能不慌神。

「荒唐。」江大夫將指尖膏藥甩開,神色頓時猛沉,他正要去說。

就見杜大夫舉起握著匕首的手,向著他這邊衝來,目標正是床榻上的人。

屋內圍繞的人多,可誰又會想到他會在眾人面前就下殺手,瞧著那匕首的劍刃就要刺入胡大狗的胸膛,他們唯一能做到的只有看著卻無能為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