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三百零九章:歸家

第三百零九章:歸家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11-12 07:08  字數:2403

無獨有偶,在這個人來人往,無數人前來祭拜的地方,山內真的藏了些秘密。

金芸其實可以不管,可是私兵的存在遲早會傷害到他們的生活,只能先下手為強。

轉回頭,金芸望著香火瀰漫上空的廟堂,山內藏著成百上千的人,吃喝拉撒都是問題,寺廟的僧人不可能一點發覺都沒有。

更大的可能,恐怕是寺廟裡面的某些人在打掩護吧。

雲來寺年代久遠,出的得道高僧不少,金芸不相信這裡面所有的人都知情,更多的怕是被瞞在鼓裡。

隱藏著心思,金芸帶著路是越走越偏。

路不好走,雙瑞推著輪椅卻能走的很平穩,碰到一些起伏不平的地方,他雙手握著手把居然連椅帶人給抬起來。

「如果這裡真有私兵,我們三個大帶個小,能逃得過嗎。」金芸一邊走一邊問,可話裡帶著平靜,根本就不存在一點的擔憂。

方亦烜更是如此,只見他笑的俊朗,道:「只我們四人,拚死抗殺,也逃不過。」

金芸瞧著他臉上的註定,恐怕這人還有後招吧。

她又問:「那如果真被你找到這些人,人多勢眾,你又如何能將他們抓回去?」

「三日之內,將軍會帶人入鎮。」方亦烜道。

大隊人馬對外說是前往邊關,路途會經過邊城並不會久留。

可不會有人知道,將軍會帶著隊伍封山。

而他,只需要確定具體位置就好。

「將軍?是驃騎大將軍?」金芸脫口而出,說出的話讓另外兩男人有著驚訝。

「不是,驃騎大將軍已經歸土多年,來的是正值當年的金將軍。」方亦烜解釋。

有些訝異是因為驃騎大將軍的名聲大,當年他逝去,不只是上京,就是一些小城小鎮都一起哀悼。

金將軍?

金芸在心中念著這三字,不一會兒就忘到了腦後,完全沒有想到,正是這個金將軍,給金家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這個人,正騎著高大的馬匹,背脊挺拔,目光深邃遙望遠方。

「將軍,前面便是邊城邊界。」

金將軍回頭,不遠處停著一輛精緻的馬車,隱隱約約還能聽到裡面的嬉笑聲,他輕輕一嘆,道:「你們先入城。」

說完他又對著身側的馮禮道:「讓夫人他們準備好,我們該回去了。」

馮禮低頭應答,他很多年前就和馮展跟著將軍,是將軍將兩人從戰亂時期救下來的。

這麼多年來,將軍從未提起他的家人過,本以為是因為戰亂,家人親戚都沒了,卻不想將軍居然還有個老家。

可是,為何明明知道老家的地點,又有親人的存在,將軍這些年來卻沒有回過一次?

發家致富,有的人會將貧困的家鄉忘卻,可馮禮絕對相信將軍的為人,定不會如此,而是有其他的苦衷。

馮禮站在馬車前面交待,只聽到裡面輕輕道了一聲好。

而裡面的孟氏臉上並不如聲音來的平靜。

邊城離沅里鎮不過幾天時間,快馬加鞭也就一天左右。

而這一行人,卻走的很快。

哪怕一行人騎得事駿馬,做得是好車,卻走的比騾子還要來的慢。

可再慢也有到的時候。

金將軍,或者應該說是金啟全望著這個熟悉的村口,心中很是莫名。

曾經發誓,到死的那一天都不會邁入村口一步,本以為已經忘懷。

真當提起,才知道那股思戀已經刻入骨血。

金啟全下了馬,站在村口久久沒有動彈一步。

直到冰冷的手掌被握入一雙柔軟溫和的掌心裡,才恍然醒神過來。

「到家了。」孟氏聲音柔和,一雙美瞳內儘是擔憂,她道:「將軍可是害怕?」

金啟全沒有回答,只是用著他的手反握住妻子的雙手,緊緊的,彷彿是在吸取她手中的暖意。

「妾身和嬌兒都在這,將軍無需害怕。」孟氏笑言。

這一番話,像是給了金啟全安定,他吁了一口氣,抬起腿邁出了步子。

即使多年未回,村子裡的路他都是記得一清二楚。

今日的天氣很不錯,即使寒冷,太陽卻露了個頭。

這個季節,村子的鄉親本就無事可做,要麼在屋子裡烤著火拉家常,要麼就是坐在院子里曬著陽光拉家常。

而突然進村的這幾位,自然引起了注意,都在議論著來的人是誰。

來的人看著就覺得很富貴氣派,男的威猛女的靚麗,一時之間無人敢上前打擾。

而一旁的小個漢子臉上帶著驚疑,咬了咬牙,他僵硬的走上前。

略顯驚慌的問道:「你是金四朗?」

說話的人正是李達,他的聲音沙啞卻不小,周邊注意著這裡的鄉親,大部分都聽到了這句問話。

頓時就喧鬧誠一堆。

「金家四郎?他不是充軍後一直沒回來嗎?」

「認錯了吧,金四郎真沒死,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不回家。」

「上回下溝村來鬧的那家,就是金四郎的哪位吧?」

……

議論非非,仍舊抵不過那威猛人的點頭回應來的震撼。

李達雙眼頓時積了淚花,他和他同輩,年少時期本就玩的好,後來也是會他的事多次遺憾。

「好好,好兄弟,你總算回來了。」李達說的激動,剛想把用手去拍拍他的肩膀,不想看到自己的雙手,自行慚愧,悻悻然在中途放了下來。

哪知金啟雙將他用力抱住,道:「李哥,好久不見。」

「唉唉,是呀,這麼多年了,你說你怎麼忍心,這麼長的時間不回來。」李達說的哽咽,語中不免帶上了一絲的埋怨。

金啟全的音信全無給金家帶來了多大的的打擊,從他偷偷離開,那些年來,金家大娘臉上就沒有露出過一絲的笑意。

還有香寒那姑娘苦苦等待了他這麼多年。

等等。

李達總算覺得不太對勁,他看了看金啟全身邊的人,咽了咽口水,彷彿不敢置信,他緊張的問道:「這位是?」

對於見到少年時期的玩伴,金啟全也是很高興的,他介紹道:「這是我夫人,孟氏,還有我的女兒,嬌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