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兩百七十九章:誤會

第兩百七十九章:誤會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10-09 07:08  字數:2356

別看郝吉一臉的無賴樣,心中還是挺壓抑的。

前段時間,出了些小事故,急需用錢,他也是沒法子才和人做局,將主意打在了金啟武身上。

金家不是三合村土生土長的人,而且家中沒勢力,親友也是不得志的。

這樣的人,自然是他第一個想到能利用的。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他沒去關注,只曉得六十兩是沒拿回來,但也拿了十多兩的銀子,這對於金家來說,不死也會脫層皮吧。

哪裡想到,再次見面,瞧著金啟武的日子像是過的不錯。

這讓郝吉起了些許心思。

恰好,這也是金啟武想的,不是不恨,只是不想費功夫去計較,可既然自己找上門了,他不去報復才叫傻。

原先沒本事不代表現在,郝吉就是友人再多又如何,他現在交往廣,哪路上的都能認識幾個。

更何況,有錢的就是大爺。

金老爺子來的時候看的正是這麼一幕。

二郎怒氣沖沖,那人笑的一臉和睦,氣氛很是詭異。

就是里長坐在旁邊也是尷尬萬分,心中也是氣憤無比,還差一點就能定下來,偏偏來了個不知趣的突然打斷。

「金大叔,您老更精神了,瞧著比先前年紀多了。」郝吉站了起來,率先開口。

他的話當真不假,如果不是認真看了一眼,怎麼能想到這個看著神經奕奕,穿戴像個老爺的人,就是以往那個刨地的鄉下老漢。

可再不信也架不住金啟武開口叫了爹。

金老爺子厲聲道:「郝家小子,你到敢出現在這!你們都是傻的么,見到人還不趕緊著去報官。」

報官?

郝吉心中一慌,立即又好笑起來,真要報官了又如何,沒憑沒據的還想將他弄到牢房中不成。

他道:「哎喲,瞧大叔氣的,想要報官是吧,這兒我熟悉,知道哪條路最近,我給你帶路。」

「郝吉,你不要欺人太甚。」金啟武拍桌怒道。

他們本就聲音很大,在大堂中引起了不少的注意,這下更好,眾人都轉頭望著這邊。

掌柜的皺著眉頭,他這裡三教九流的人來的多了,一年到頭總要鬧那麼幾次,次數一多便也習慣。

只要不打起來就沒事,就算打起來了,損壞了物件讓他們照價賠就是。

可到底,事情真鬧大了,對他們飯館也沒好處,掌柜的抬了抬頭,示意著店小二。

店小二從一邊拿了壺酒,添了個小盤,上前惦著臉笑道:「幾個老爺您都歇歇氣,可別動了肝火,咱們小店就是靠生意掙錢的,幾位真有什麼恩怨請另尋個地方成不,這是小店的酒水和一盤小菜,就當是咱們掌柜的請你,向老爺們賠罪的。」

小二的話說得並不客氣,不過也是,店雖然可開了怕是有許多年頭了,裡面的根基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

飯館的掌柜還真不怕和幾個食客鬧僵。

「好說好說,我們之間不過就是有些誤會,啟武啊,老哥我今日還有些事,等來日有空定會來尋你把酒暢飲一番。」郝吉不急於一時,有些事還是打聽清楚了再決定來的好。

說著,就往門外走,不想著,還沒走幾步就被擋了去路。

郝吉看著眼前的小姑娘,還當她是無意的,往著左邊準備繞路而行,卻又被擋了個正著。

他雖然是個混子,家中也是有媳婦有女兒的人,還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為難一個姑娘家。

回頭問道:「怎麼,這是想讓我留下敘敘舊不成?」

如郝吉所想,金啟武也需要好好計劃一番,如此將人留下來放下嘴皮子話也沒意思,他上前將小妹拉了過來,道:「自己個大男人連走路都不會,難不成還想讓我扶你一把。」

郝吉嘴角一些,露出的笑意很是不懷好意,他什麼都沒說,轉身離開。

幾人坐的位置離大門口不遠,幾步就能到,他剛準備邁過門檻,腳好像踢到了什麼,歪身就像前面撲了過去。

好巧不巧的,地面上正好有一個石頭,重重嗑了上前。

眼前就是覺得發黑,他撲躺在地面上,好半響才反過神。

雙手更是磨蹭脫了皮,帶著絲絲血絲。

正準備哀聲呼痛,就感覺到嘴裡一股子的鐵鏽味,伸手過來,張嘴一吐。

好傢夥,門牙給磕掉了。

「報應,真是報應啊。」金啟武看到如此場面,捧著腹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來,簡直是大快人心。

郝吉忍痛站了起來,環繞著四周看熱鬧的人,簡直是丟臉丟到家裡,再加上金啟武的大聲嘲笑,他是立刻就嫉恨上了,也不再把那份熟稔的表情,陰狠的道:「給我等著,你們金家我定會讓你們好看。」

門牙不在,說的話有些漏風,雖然聽的不是很清明,卻能聽得大概的意思出來。

金啟武便不滿了,他叉腰道:「你這人也很不講理,自己走路不好生看著,還怪在其他人頭上了。」

湊熱鬧的那些人都不嫌鬧的起來,頓時四周就喧鬧,張大嘴笑話的人不少。

「誰知道是不是你弄的什麼把戲,這個仇我是記下了。」郝吉甩著衣袖,怒火沖沖的衝出了人群,其他地方受傷了還有地方能醫治,可牙齒掉了,就麻煩的很,不是沒地方補,補的價錢貴的很。但不補又不行,磕掉的那是門牙,只要一開口定是能看的出來。

金啟武笑夠了,沒把走前留下的狠話當一回事,但是拍了拍小妹的肩膀,小聲誇道:「不錯,這樣的是就是該教訓教訓。」

許是心情格外的好,他又道:「快進去,想吃什麼儘管點,二哥付錢。」

金芸本還不語,聽到這話,點了點頭便尋了店小二點餐。

這次二哥可是認錯了人,郝吉是什麼人,金家的人都知道,她是打算出手教訓一番,可絕對不會當著金老爺子的面,不然被抓住了,準是一頓好呵斥。

所以,終歸著是郝吉自個不小心踢到了門檻,重心不穩摔下去的。

只能說,這真是一場很美麗的誤會,或者說是一場很可口的誤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