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九十九章:崩塌

第九十九章:崩塌 (1/2)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06-11 09:16  字數:2480

??「咚咚。」銅鑼被打響,管事的大喊道:「開工了,開工了。新來的工人過來做個登記,每日結算工錢。」

銅鑼直作響,周邊聞聲的人趕緊湊了過去,排好隊領好鋤頭就像山洞裡走去。

山洞並不是很大,大概能容十來個人的樣子,金芸直望過去,裡面黑黝黝一片,只要走進十步,就看不到身影。

金芸有心想要進去,裡面不說生鐵,就是那座神秘的橋她都想要見識一下。

可她同樣知道,大哥絕對不會允許,他能讓她來到這裡就已經很不錯了,如果金芸提出要進山,金啟武絕對不會贊同。

她道:「大哥,我們回吧。」

金啟文滿意點頭,牽起重六就轉身離開。

重六完全像是忘記了爹爹進了山,而沒有跟著他一起,他撒著腿樂呵呵的就跟著金家人離開。

而就在三人坐著牛車,才剛出了村子,就感覺身後傳來了天棚地裂的聲音。

『咯噔。』

金啟文心中一跳,望著懵懵懂懂被嚇的一臉驚慌的重六,他心中有了一絲的不安。

金芸甩過長鞭,讓牛車換了個方向,返迴向村子裡行駛。

她並沒有馬上就牛車趕到大山的地方,而是來到了唐夫子的書塾。

唐夫子也是聽到了聲音,他站在外面,對著大山的方向一臉憂愁,還有一閃而過的恐慌。

他將弟子都約束在院子內,不準踏出,

不少村民向著大山而去,臉上帶著的是慎重。

金芸將牛車停靠在書塾的院子外,她跳下牛車後說道:「大哥,你先將重六還有永革永華安頓好,我去大山先看看。」

金啟文怎麼敢同意,他剛開口就被金芸打斷。

她再說:「你放心,我有分寸,不會輕舉妄動。」

重六到底是小孩,後知後覺被這氣氛一嚇,哆嗦的要命,咬著下唇憋紅了眼。

有孩子在身側,院子還有兩個侄兒,金啟文看著小妹子急速離開,簡直恨不得罵出了口。

不會輕舉妄動,這樣離開不就是輕舉妄動嗎!

金芸向著大山疾步前進,途中遇到不少聲色慌張的人。

剛到大山邊上就聽到有人驚恐的喊道:「裡面塌山了,塌山了。」

管事更是渾身癱軟,如果不是後面有人攙扶住,他就要趴伏在地,身後的手下急切道:「宋管事,快想想辦法,已經有人去通知公子了,這裡也要你來控制啊。」

手下的話,宋管事哪能入耳,本以為是尋了個好差事,如今出了這等大事,他管事的職位怕得不保,他雙眼無神,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梅林看到宋管事如此,便也知道他沒法主持現場混亂的情況,他將管事放在一邊,拿起地上的銅鑼不住的敲了起來,他大喊:「鄉親們,鄉親們,你們聽我說。」

「已有人向鎮上帶領救援趕過來。逃出來的鄉親也已瞧見,山中只是小範圍的崩塌封閉了出口,現在請手中拿有鋤頭的鄉親和我一起嚮往,將困在裡面的人救出來。」

鎮上到底離得遠,一去一回都得幾個時辰,外面的人等得,可困在裡面的人卻等不得這幾個時辰。

雖然只是崩塌一小範圍,梅林也知道進山還是有一定的危險,可他不能昧著心看著裡面的人一個個死去。

他單手握住鋤頭,堅定的邁出步子。

一步兩步。

隨著梅林的帶領,本還有些猶豫的鄉親也站出來了幾步,跟著他的背後向前。

金芸趕到的時候,梅林帶著五六人已經進了山。

外面不少家眷哭喊,也有人憐惜的看著黑黝黝的山洞裡面。

對於他們來說,埋在山裡的人,有七八成的幾率是出不來了。

金芸並沒有打算進去,如果大山內再次崩塌,就算是她也難逃一劫。

她到後,就在人群中尋找,果然,沒有看到李兆修的身影。

當時離開,李兆修已經進入了山洞,而現在逃出來的人當中並沒有他,金芸輕嘆,重六的爹怕是被困在山洞中了。

因為雙胞胎的緣故,金芸對於重六也是很熟悉,這小子平時都是傻傻愣愣,對著誰都能裂開嘴給一個燦爛的笑容。

金芸第一次給他的吃食時,重六也不願白吃,隔天就從家裡帶著一陶罐過來給她。

陶罐是他嫁到桃源村的姑姑帶來的,金芸接過還以為是桃醬,可一入手就感覺到不對,她輕輕晃動,裡面傳來的是水聲,揭蓋封蓋,一股酒香就撲鼻,這才知道小愣子給她帶來的是一罐桃酒。

為了生計,李兆修兩口子只能不斷的在外接短活來做,家中沒大人照看,重六隻能寄放再關係好的幾戶人家家裡,每一次李兆修兩口子轉身離開的時候,重六都是絲毫沒有不舍,同著小玩伴嬉耍,對著大人嬉鬧。

完全似沒心沒肺般,無憂無慮很是快活。

時間一長,金芸卻發現一點的不同,別看愣小子永遠都是一副咧開嘴角的樣子,可每一次嘴角咧開的角度都是相同,讓人有些心酸。

直到那時候,金芸才知道,重六表現的無憂無慮就是想讓他爹娘走的安心一些吧。

而現在,她不敢去想,如果重六的頂樑柱在這大山內出不來,那以後的李家又該如何是好。

李兆修在李家祖宅的人將同胞妹妹掉後,就徹底的斷絕了關係,現在住的房子、吃的返、穿的衣裳全部都是他們兩個人自己掙來的。

金啟文這時候帶著三個小子趕了過了,本想在書塾等待,可架不住重六一再哀求,百般叮囑後便還是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