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五十二章:糖葫蘆

第五十二章:糖葫蘆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05-06 00:44  字數:2315

??金啟武在碼頭上混了十多天,將時日都熬在了這裡,卻換不回來一點的回報。

起先,他還每天來回都花上四文坐馬車,一天兩天還好說,可慢慢的,他也沒那個老臉每日出門找老娘要錢。

下定決心,每日早起步行入鎮,來回兩三個時辰,夜晚趕到家,金啟武拖下鞋襪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蹭破腳底磨出的血泡。為了害怕孩子娘的擔心,連泡個熱水腳都不敢。

也許就是個賤底子,先前走的抬不起腳,不過幾天時間,從村子到鎮上,也不過就是多踹了幾口氣,腿上雖然有些微麻卻沒有疼痛,顯然是已經適應。

前日,碼頭上經過的船隻暴漲,每日卸貨裝貨不少,人手不夠,臨時招短工。金啟武也沒多想,上前就報了名。

雖然是累的很,可扛上十袋就有一文的工錢,比起長工多上不少。

第一日,金啟武弄得腰酸背痛也不過就賺了九文錢,昨天倒好一些,兜里多了十五文。也不知道是不是累恨了,金啟武今日早晨差點沒起來,背上火辣辣的疼痛,連動上一分就像是扯裂般的疼痛。

可一想到能到手的錢,咬著牙起身出門。

在剛出村子,就遇到路過的一輛馬車,金啟武一想到坐個馬車相當於要背二十袋的重要,頓時就沒了心思,乖乖的步行向前。

今日炎陽似火驕陽,火日炙人,金啟武舔舔乾裂的嘴唇,眼前就是一片黑,有些犯暈,身子向前趔趄兩步,身上背的麻布袋險些掉到地上,好在被急時趕來的永新給扶住。

「二叔,你沒事吧?」重物猛然壓在身上,永新都有些吃力,他扶著金啟武,單手將袋子放到背上,這才好受一些。

身上減輕重量,金啟武才覺得輕鬆一些,可壓彎的腰還是直不起身,他輕微搖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確定二叔能站穩,永新這才把另個麻布袋放到身上,他問道:「二叔,是運到哪?我背過去。」

金啟武也沒客氣,他撐著兩個膝蓋歇息半會後,指著前面人多排隊的地方,說道:「說是金啟武的,能領到兩文錢。」

剛好這兩袋是他今天背的第十九、二十袋,每十袋就能結一次現錢。

永新應答一聲,將背上的重物扛好後,快步向前走去。

金啟武找了個台階,順勢就坐下,他對著小妹招手,問道:「你怎麼又上街了,娘准了沒?」

這幾日,金啟武都是早出晚歸,家裡發生什麼事,還真不清楚,就是同屋的舒氏自從那件事後也是一句話也沒跟他說過。而他的印象里,小妹好像還在禁足當中。

金芸點頭,走上前沒有蹲下,而是站在旁邊。

之後兩人面面相覷,都沒有開口。

剛巧旁邊有個賣糖葫蘆的經過,金啟武上前詢問,也不知道和那人說著些什麼,之間他稍遲疑後,伸進兜里掏出兩文錢,換來了一個糖葫蘆。

一個糖葫蘆上也不過就只有七顆果子,他將前面的四個用帕子摘下後,遞過去:「拿著,這些我帶回去給你侄子侄女吃,他們可好久沒嘗到甜味。」

金芸不解,要知道金家除了金葉以外,最不喜歡的人怕就是這個二哥了。

上次道出他進鎮,被舒氏收拾了幾天,每天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瞧著她更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

金芸還沒有伸手接過,就被金啟武硬塞到手,他說道:「這次嘴給二哥緊實一些,現在掙得錢我還有用途,等以後定會拿給爹娘。」

金芸低垂眉,也沒說答應不答應,手中的糖葫蘆紅彤彤,外面裹著一層蔗糖,煞是好看,有著一股很好聞的香氣。

她微微伸出舌頭,一舔。

沁人心脾。

原來這就是甜味,久的她差點忘記。

瞧著小妹吃個甜食都拘束得樣,金啟武不由覺得好笑,甩動胳膊活絡著脛骨,看著遠去的永新還在隊伍後頭,怕還要不少的時間,他問道:「來鎮上做什麼?竟往這跑,也不嫌累得慌。」

金芸嘴裡還包著半顆山楂,甜中帶著酸,讓她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聽著重新坐在台階上的人詢問,她也沒遮掩,說道:「我們來賣銀釵。」

金啟武先是呵笑一聲,想到什麼後又帶著嘲意,他道:「咱們哪還有什麼銀釵。」

「鍍銀的釵子,爹和永新這兩天製作出來的。」嘴裡還能回味甜絲絲的味,金芸有些捨不得開口,會讓味道消散。

「鍍銀?那也值不了多少錢,費這功夫做什麼。」也不是金啟武看不上爹和大侄兒,只是實話實說,鍍銀的飾物還真沒多少銷量。

「有家商鋪出了三十兩買我們的配方。」金芸再添一句。

金啟武沒有震驚的欣喜,倒是愣了一會後哈哈大笑:「三十兩,是哪個愣傻子,還不趕緊賣了賺上一筆。」

他的不在意,讓金芸知道金啟武以為她說的不過是玩笑話,或者說只是孩子說的一句童言而已。

她也沒多解釋,仍然站在旁邊解決手中的糖葫蘆。

不過轉眼間,三顆山楂就只剩下一顆,金芸沒捨得咬開嚼碎,而是將上面包裹的蔗糖慢慢舔掉。

可終究,丁點大的山楂還是進了肚子,只剩下一根竹籤。

也在這時,永新拿著兩文錢跑了回來,貨物的重量對於年輕體壯的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唯獨烈日炎炎,身上還是出了一身薄汗。

永新將還沒捂暖的兩文錢遞過去,說道:「二叔,我們來是有事讓你幫忙,釵子我帶了七根,你看能不能出售給過往的船商。」

「嘿,還費這勁做甚,乾脆打包三十兩賣給人家。」金啟武扯開腰間的水袋喝上一口,嘴唇乾裂的厲害,連呼出一口氣,都覺得嘴角在裂開似的。

「小姑同你說了?我兩也是打算先來這邊看看,實在不行就回家和祖父商量再說。」永新一五一十說出,他心裡也是拿不準到底是一竿子買賣還是細水長流,只能將難題留給祖父了。

「噗。」卻讓金啟武直接向前噴了一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