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四十八章:光澤

第四十八章:光澤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6-05-05 07:38  字數:2407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小莫氏將碗筷都擺好,環視一周後,輕聲問道:「新哥了?怎麼沒見著他。」

「一下午就沒見著他,是不是還在地里?老大,你去找找。」金蔣氏坐著,臉上的氣色比下午好多了,她旁邊挨著的是蔣小蓮。

呂氏看著癟癟嘴,這才一下午的時間,蔣小蓮就將金蔣氏給收服,還真有本事。

金蔣氏的位置可是住座,坐在她旁邊得不是金啟文就是她最疼愛的小女兒,哪想到今日金蔣氏居然主動讓蔣小蓮坐在她的旁邊。

她的做法不過就是想讓他們都知道,蔣小蓮上頭還有她罩著,別沒事找事。

呂氏嘴裡小聲嘟噥,不過就是個吃白飯的,難道還不能派個閑活給她,指望我們伺候她呀。

「他在爐房。」金啟文剛準備起身去外面找,金芸就開口說道。

「他怎麼又往那邊跑,要我說,把那些工具賣了才是正道。省的佔個位置,還讓新哥兒掛在心裡。」呂氏嘴裡嘮叨,一開始確實很欣喜,對此抱有很大的希望。

可到後來,一提起,別說永新了,就是她也心有不甘,如果不是二弟,哪會有這樣的事。

「他今天接了單生意。」金芸剛說完,就閉眼懊惱,怎麼竟替人解釋。

「生意?」呂氏雙眼放光,趕緊說道:「怎麼不早說,叫我過去招待招待也好呀。」

金老爺子聽到也難得開口:「苦盡甘來,永新堅持下來定會有收穫。」

「對,快叫他來吃飯,再累也不能餓著自己的身體。

」金蔣氏趕集招呼著大兒子去叫人。

雖然只是一單小生意而已,可讓金家人都振奮起來,怎麼說也是進賬的活。

「唉唉,我這就去。」金啟文剛起身,就被急切趕緊來的嚇到。「這是什麼了?跑的怎麼急。」

不為其他,就為了急忙跑進來的永新手裡,還帶著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爹,你快看看。」永新舉起菜刀就遞到他面前,唬的金啟文連忙退了三步。

「你,你這是幹嘛?」那菜刀刀刃在燈火下閃的堅韌,心不由緊了一下。

瞧爹的注意不在他身上,永新急的直接越過他,對著上座的金老爺子道:「祖父,您看看,這菜刀是否有不同。」

金老爺子上抬眉頭,畢竟年紀大了,在油燈的照耀下,眼神並不是很好。

他接過來,起身到旁邊亮堂處,打量一番說道:「做工還行,這是你新鍛煉的?」

再觀看半響後,又遲疑道:「這光澤像是與其他有所不同。」

也不知道是眼神的問題,還是燈光,金老爺子覺得眼前的菜刀光澤像是比以往所見的要光亮一些。

「這不是廚房的菜刀嗎?」呂氏湊上前,才上前就認出:「怎麼成這樣了?看那刀柄上還有我留下的記號。」

「哦?永新你是做了除銹吧。」金老爺子欣慰道:「技術不錯,這上面可半點看不出銹跡。」

「祖父,您仔細看看,可不光只除銹,刀面上的光澤能加明亮了。」永新面上大喜,他剛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了兩個時辰後,他用水輕輕一衝洗,上面的銹跡輕鬆被清除,而且在夕陽下,菜刀的光亮令他久久移不開眼。

金老爺子心中也有了慎重,他舉近油燈下,眯眼仔細查看。

屋內並沒有人說話,飯桌上擺放的菜色也漸漸涼去,永華永革按著咕咕直叫的肚子,卻也不敢率先動手開吃。

直到半盞茶的時間,金老爺子才小心放下菜刀,語帶激動的問道:「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老爺子年紀時畢竟接觸過這一行,身有天賦可惜沒有精力去專研,可大概的理論他還是懂,大孫子的能力有限,根本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方。

想要生鐵更加光澤,除了反覆捶打,經過日積月累,將生鐵裡面的雜質排除,鍛鍊出來的鐵具亮度才會增加,製作出來的刀具也更加的堅韌鋒利。

他心中也有疑惑,從菜刀的材質來看,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就是一般的生鐵所鍛鍊出。

唯獨它的亮澤,讓金老爺子疑惑不已。

「是小姑。」永新心中也是疑惑,他的親眼所見更急切的想知道一切到底為何。

屋內的目光轉移,都注視著金芸。

有疑惑,有不解,更多的是無法相信。

一個閨女,從未接觸過這一行,又怎麼可能會。

雖然在座的大多數也不了解,可看著金老爺子慎重以及永新的急迫,怕是很不簡單。

從要拿出這個配方,金芸就預料到會這樣,她將心中早就找好的借口說了出來。

「那日去碼頭,和永新他們分開後,我在堤壩邊上救了一小孩。

」金芸繼續說道:「他家大人為了報答,說了一個配方與我。」

「可知道是哪家孩子?」金蔣氏問道。

金芸搖頭:「是經過碼頭的船商,瞧著穿著打扮,怕是大戶人家。想來這個配方對於他家來說並不算什麼,不過就是想還我一個人情罷了。」

「哎喲,真是個傻丫頭。還個人情就要一筆銀子,要個什麼都不是的配方又有什麼用。」呂氏聽了急急拍腿,這麼好的事居然就被她給錯過了。「既然是大戶人家,隨便要了一二十兩也行呀。」

「趕緊給我閉嘴。」金蔣氏年歲大,又和老伴相處這麼多年,哪會不清楚他的表情,瞧他的臉色,就知道這個配方怕不簡單。最起碼一二十兩銀子絕對是比不上。

「娘,這眼見的銀子就不見了,我能甘心嗎?」呂氏又扯著旁邊靜默的舒氏,說道:「二弟妹你說是吧,如果家裡能添上二十兩銀子,永華永革想上私塾的錢不就有了。」

「娘,您快別說了。」永新扯過她,也不知道暗地說了些什麼,呂氏胡攪蠻纏的動作不由停下,只是那雙眼睛,直勾勾的望著金芸。

「行了,先吃飯,明日再說。」金老爺子開口,他坐到上位,拿起筷子就動手。

當家人都坐下,其他人又哪能不從,只是每個人心裡各有心思罷了。

xh.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