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外篇:奇怪的一天

外篇:奇怪的一天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5325

「起來,你這隻懶豬!!」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正使勁的揣著面前一團軟軟的被子,大聲喊道。

那團被子挪了挪,縮得更緊了,竟對暴風雨般落在自己上面的小腳毫不在意。

「鄧宇飛,你在是再不起床我可要掀被子灌涼水了,到時不要說我惡毒,我可是為你好的,今天可是剛上高二的第一次模擬考試……」男孩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7點多了,有些著急,又見對方打了個滾,絲毫不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他心中一發狠,跑到廚房捧了一巴掌冰冷的自來水,猛地伸進被窩的中心。

「哇……李雲熙你這個雞婆……竟然這樣對帶你出來混的老大……你不得好死……」被子猛地掀開,鄧宇飛機只穿著內褲跳了起來,一手撫著被襲擊的部位,一手指面前的男孩咒罵著。

「果然是說多無益,行動最實際。」李雲熙笑吟吟地看面前這個幾乎精光的鄧宇飛,卻見他隱隱分成6塊的腹肌下面,高高聳起,就像要撐破那繃緊了的內褲一樣,不由得帶了幾分諷刺的味道:」喂,你的褲子要換條大碼的才行,不然讓那些女生見到了又多了一條笑料。」

「是嗎?」鄧宇飛洋洋地伸了個懶腰,隨手伸到下面抓了幾把,再眯著眼睛看李雲熙說:」你這個娘娘腔的,一點也不懂男孩子一天中最興奮的時候就是早上起來能看到那玩意在蠢蠢欲動,這才讓自己覺得身邊男生的好處。」

「真的嗎?男孩子早上那裡都是這樣的嗎?」李雲熙有些驚呀,不由得仔細的再看了他一眼:」怎麼我從來就沒有這種感覺?」

「看你的連下巴寸草不生,就知道你嚴重的發育不良,這樣下去可會變人妖的,得了,今天你老哥我吃虧一點,給你上一堂生理課,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男人是怎麼樣的……」鄧宇飛自己的內褲作勢就要往下扯,臉上卻暗然現出一絲奸笑。

「噁心!變態!暴露狂!」一團白色的東西呼的向鄧宇飛面上飛去,夾集著一句像是羞澀的怒喊。李雲熙慌忙把手上的東西丟出後,雙手往眼睛一罩,口中源源不絕地把自己所知道的最惡毒的話罵了出來。

「哈哈,對付你這種純情小男生用這種方法最好了,哎喲……。」鄧宇飛隨手接住了襲來的東西,突然感到手掌變得錐心的燙,連忙把手中的東西一丟,低頭看了看,原來是幾個新鮮的熱饅頭。

「活該,燙死你這隻色情豬。」李雲熙從手縫中瞄了瞄,見到他那個狼狽樣,暗暗好笑,突然又想到上課的時間快到了,大呼:」快去刷牙洗臉,今天可是第一次的模擬考試,你要是考砸了,毒蛇黃可會要你的命。」

「不會這麼嚴重吧?只是一次模擬考試,我們才剛剛上高二分班不到一個星期……」鄧宇飛滿不在乎的打開塑料袋,拿出一個饅頭吹了吹氣,塞進嘴裡,含含糊糊地說。

「看來你還不知道你的處境是多麼的惡劣。」李雲熙嘆了嘆氣說道:」啊,你好噁心,不刷牙就吃東西!」

「說吧,吃完再刷不是更方便嗎?」鄧宇飛滿足地擦了擦嘴,又塞進一個饅頭。

「誰叫你在上高一的時候成績是全校第一,現在升到高二要分科了,你就成了各個老師的香芋頭了,毒蛇黃為了爭取收你門下可費了不少的功夫,聽說這次模擬考試要是考得好了,老師有不少獎金髮的,他這個月的獎金可落在你的頭上了……」

「你在哪聽來的八卦消息,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不像男人了。」鄧宇飛機總算消滅完所有的饅頭,走進洗手間,不久傳來一陣悠長的水聲。

「快走,這件事以後再說。」李雲熙見他出來,一腳把掛在床邊的校服踢了過去,連聲催道。

「得了得了,如果你是女的,娶了你的人可就是倒了八輩子霉了……」鄧宇飛機嘀咕一聲,把校服往身上一套,抓起書包叫道:」行了,時間剛剛好。」

李雲熙的鼻子哼了一下,走了出去。

「你怎麼進來的?」鄧宇飛一見敞開的家門,疑惑地問道,他可從沒有給過家裡的鑰匙給他。

「我來到的時候你家門就是開著的,不是你父母開的嗎?」李雲熙也有點丈二摸不著頭腦,他一來就見到房門大開,所以就直接走了進來。

「沒有呀,我父母前天就出外地公幹了,所以我昨天難得自由自在的,晚上3點多才從網吧回來,一回到家覺得好累就睡著了,然後沒什麼印象。」鄧宇飛搔搔腦袋邊想邊說。

「難道你昨天回來竟然忘記關門就睡覺了?你這隻只會睡覺的公豬,遲早有一天讓人摸進來把了宰了拿去賣還不知道。」李雲熙大吼:「快看看家裡少了什麼沒有?」

鄧宇飛也意識到出大問題了,因為家裡還放著好幾千塊錢,是父母留給他這段時間的生活費,要是被偷了那他可真的要去討飯了。

「我去看看,你先走吧。」鄧宇飛一溜煙又鑽回家去。李雲熙只好搖了搖頭,只得自個走了,反正對他這種天才型的人,考不考試沒什麼大不了的,自己可不同了,每一次考試就得全力以赴才能趕上中等水平。

鄧宇飛翻了翻抽屜,見本來放在那裡的生活費分文沒動,再巡視了家裡一翻,值錢的東西一件也沒少,才大大的鬆了口氣,又想起考試的事,急忙關上門出來,李雲熙已然走得見不到影了。

他急忙推出自行車,一路狂飆,連沖了三次紅燈嚇跑兩隻流浪的狗撞飛了一個路邊乞丐的飯碗,總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