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六十五集 回憶的海邊(下)

第六十五集 回憶的海邊(下)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5519

?空氣里蔓延著潮濕的味道,猛烈的海風拍打著浪頭,發出驚人的嘩嘩聲,連綿不絕地傳到幾百米後我們的耳中,竟然莫名地有種心擴神怡的寧靜,動和靜,冷和熱,在這裡完美地融化在一起,再也無法分開。海是自然界創造的最偉大的奇蹟,面對著它,自己不知不覺就變得渺小,平常非想不可、非做不可的事情,在這一瞬間變得再也沒有意義,這就是奇蹟的海邊,大海的臂彎。

下了船後的許韻,遠遠的看到一片銀白色的海灘,立刻就恢復了活力,發出一聲驚訝的尖叫,捲起褲角跑向海天相連的那方。

因為是冬天,整個海邊都空蕩蕩的,不見半個人影,只有嘩嘩的海浪聲還在述說了夏季的繁華,一波波地湧上灘頭,留下長長的白沫,然後被下一波的浪花刷去。幾棵高大的熱帶樹下,一排排的沙灘椅透著海風侵蝕後的痕迹,分外冷清。這就是冬天的海邊,記憶著往年的歡笑和喧嘩的地方。

「快過來呀,海水一點也不冷,好舒服呀!」許韻遠遠地揮手喊道,洶湧的海浪到了她的腳下,只剩下淺淺的一層,就像兇猛的巨獸突然間變得溫柔起來,又像在輕輕地吻著她那潔白的腳面,然後頑皮地跑開,一雙鞋子歪歪地丟在樹頭,眼睜睜地看著這片人間美境。

李雲希搖搖頭,找了張椅子坐下來,有鄧宇飛在一旁俯視眈眈,真是一刻也不能放鬆,稍微鬆懈一點就有可能讓他看出破綻。

陽光,沙灘,泳衣美女,每一個男孩子的夢想,但為什麼自己只能坐在這裡嘆氣。

濤聲陣陣傳來,初時聽著很興奮,但慢慢的變成了催眠曲一樣,李雲希的思緒不知不覺地回到了以前。

「這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這是她懂事的時候第一句聽到的話,當時正是六歲的時候,由在外婆牽著走在短短的送殯隊伍的前面,手裡緊緊地捉住一根白幡,毫無意識地向前走著。

這是父親給她留下的最後印象,就是身旁外婆懷裡抱著的黑框照片,照片中的父親是那麼的年輕,嘴角里像是一直含著笑,但又不像在笑,總之覺得那麼的陌生。

父親不是本地人,只是當年知識份子下鄉的時候才千里迢迢地來到這個地方,然後認識了母親,最後定居在省城,所以父親那方的親戚從沒有來往過,之後我就來到了農村裡外婆的家中。

自從有記憶開始,耳朵里就一直充斥著這樣的話,「這孩子太不幸了,父母去得這麼早……」「或許他不應該生下來吧……」「難道是掃把星轉世,專克父母……」

街頭巷尾,隱隱約約的說著這些話,既像不想讓自己聽到,又像就是要自己聽到的那樣,慢慢在身邊紡織成一個巨大的圈子,把自己緊緊的綁住,送進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突然間,童年就這樣消失了。

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到像一個男生般活著,應該是上高一的時候吧,時自己正好轉回城裡。初中以前的記憶,是如此的朦朧,上學,回家,生活,就像沿著固有的路徑,毫無思想的走下來,那時的自己,天空里充滿了灰暗,沒有父母是一種不幸,沒有朋友也是一種不幸,成績不好是一種不幸,長相平凡也是一種不幸,反正自己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了,只希望能安安靜靜地挨過這幾年,隨便找個工作算了,上大學的渴望,對自己來說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這種什麼也無所謂的思想延伸到了高一,自己依然過著這種與世隔絕的封閉的生活,自然如同初中那樣為同學們欺負的對象,嘲笑,挖苦,被指指點點去跑腿,去幹活就像家常便飯一樣,反正自己都是不幸的人,再多一點也無所謂吧。

一個學期下來,自己只認識座位方圓兩張桌子以內的人,更多的只是聽說過班上有這個名字,但和他們的本人對不上號,那時的自己,就像蝸牛一樣,只會孤獨地縮在為自己建造起來的殼裡,添著一道道自己劃開的傷口。

與鄧宇飛認識是在高一的下學期,那時自己只知道班上有這個人,成績不錯,為人輕浮自大,整天在班上大聲說些玩電子遊戲的東西,和女生們搭訕,好像什麼話都能接下去那樣,一幅混得很開的模樣,正是自己最討厭的自以為是的那種類型。

真正認識到他的是下學期開始不久的一天晚自修,自己和平常一樣趴在桌上做作業,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些異樣,原來是最後那幾個同學把自己衣領上的風子當作了籃球框,不停地向裡面丟紙團,同時還在嘻笑著說一些難聽的話。

班上開始騷動起來了,在他們的騷擾下,鄰近的同學開始遠離自己,跑到其它位子上去了,大概也覺得自己會給他們帶來麻煩吧,但自己只能裝出毫不知情的樣子,一動不動地趴在桌子上寫作業,因為就算知道了,又能把他們怎麼樣?這幾個人都是班上最搗蛋的傢伙,連班主住也沒辦法管了,自己既無力阻止,又放不下面來,只會讓人覺得更加軟弱可欺的印象。

但那時的心裡,卻是充滿了恨意,是恨自己多一點,還是恨那幾個男生多一點,分不清楚,為什麼沒有一個人來幫幫我?自己的心裡一直在大叫,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的不幸,每個人都來欺負我?。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猛地站起來,走到自己的身後,「啪」的一聲,巨大的拍桌聲突然響起,就像重重地拍打在自己的心裡一樣,一個冷冷的聲音同時說:「吵死了,是不是不給我這個紀律委員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