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六十一集 動漫展和CS比賽(上

第六十一集 動漫展和CS比賽(上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470

?早上九點鐘。

這時,鄧宇飛像無頭的蒼蠅一樣在休息室里轉來轉去,嘴裡不停地低聲咒罵著。

「爆鳥」馬炳傑昨晚回到旅館時不小心讓房門給夾到手了,當時也不見得怎麼痛,也就沒有理會,哪知第二天一起來,夾到的兩個手指腫得像兩根紅蘿卜一樣,不但沾不得水,連微微碰一下也痛得鬼殺一樣大叫。

雖然上了葯,但一點效果也沒有,勉強來到這裡,卻越發的感覺疼痛,這個樣子是絕對不能按鍵盤的。眼看只差一個多小時就開始最後的比賽確實了,這怎麼不叫他心煩意亂。

這見鬼的冷天氣,前幾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冷得這麼快,不然傷口也不會腫得這麼厲害,這樣子根本無法參加比賽了。鄧宇飛惡狠狠地朝地下吐了一口水,渾忘了自己從小就是一直就生活在這裡,南國的天氣變化無常早已是家常便飯了。

「不要轉了,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還是靜下來想個辦法吧!」坐在爆鳥身邊的槍王不耐煩地說,不過臉上滿是苦瓜相,一點也沒有說服力。

「讓我試試吧,或許開打的時候感覺不到痛呢?」爆鳥臉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著,看來這個痛可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消除的,大家都知道這些只是安慰的話。

「難道要放棄嗎,這樣勉強下去爆鳥的手可能會出問題的。」鄧宇飛用力哼出一句來,立刻遭到槍王的反對。

「在學校是你一直堅決要回來的,現在又說要放棄,你打算是打什麼算盤!?」槍王一聽,立刻站起來大聲說,四人之中,就數他對遊戲最看重,為了準備這個比賽,他已經連續進行了兩個多星期的訓練,一下子說要放棄,他第一個就不能接受。

鄧宇飛脖子上的青筋抽動幾下,他的心裡,決定回來A市確實不單單是為了參加比賽,但這個時候怎麼能說得出口?

「不要吵了,這個關鍵時候更要團結!」見光死果然是不虧為隊長,冷靜地制止了他們的爭吵,「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我看到比賽規程了,這次是自由組隊,可以在比賽時進行更新選手,就是說如果找到一個人代替爆鳥就行了!」

鄧宇飛眼裡閃現出一點希望光芒,但跟著又暗淡下來,「現在的問題是沒有人換呀,先不說新換的人要有很好的技術,還有配合和意識方面更是一個問題,現在在場的人都是來參加比賽的吧,誰會無緣無故來幫我們?」

「一定有高手來觀戰的,我們不能就這樣放棄,現在什麼方法都要試試!」見光死隊長斬釘截鐵地說。

「就這樣,我們分頭找,多注意一下正在打CS的人,最好找有比賽經驗的就行了,現在離最後確定還有1小時20分!」

……

鄧宇飛在人群里穿來穿去,剛剛已經問了十多個正在玩CS的人了,不是技術不理想就是說已有賽程安排,眼看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20多分鐘,卻一點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這讓他越來越著急了。

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視線內,雖然穿著嚴嚴實實的,但身高動作是這麼的熟悉,正是李雲熙這小子。

他心裡一喜,想到李雲熙以前也會玩CS,雖然技術不濟,但意識還算不錯,正好拿來當後備人材,好算可以湊一下人數。

鄧宇飛正準備上前打招呼把他拉過來幫忙,但眼睛卻順著李雲熙的視線落在他的身邊,那個和他住在一起的女孩子正親密地挽著他的手,一幅非常卿卿我我的甜蜜模樣。

鄧宇飛不由自主的站住了,雙拳緊握,嘴裡牙齒咬得吱吱作響,過了良久,他才自言自語:「竟然做出對不起許韻的事……難為我為你放棄這麼多……」

……

「小楓子,我好想要這個!」葉靈指著前面掛著的印著漫畫人物的抱枕,一個勁地搖著李雲希的手說。

「等會再說吧。」李雲希隨口應和著,這招對她已經沒有用處了。突然感覺到身後涼涼的,像是一股冰冷的目光射過來,不禁打了個冷顫,猛地轉過頭來,後面卻是一片陌生的面孔,密不透風的根本看不出是誰。

為什麼會有這種冰冷的感覺,該不是什麼壞事吧?她暗自安慰自己說,但兩邊的眼皮卻不自自主地跳了起來,一拉一扯地跳得讓她有些心驚,俗話說左眼福,右眼禍,雙眼同時跳動,這又預示著什麼?

這無故而來的徵兆讓她產生了隱隱的擔心,該不會是鄧宇飛那邊的事吧,她想到這裡,她拉住了還想用力向前擠的葉靈說:「我們還是去看看比賽那邊吧,等會你喜歡哪個東西我買給你好了。」

「真的?!」葉靈眉毛揚起,興奮地高呼起來:「小楓子說要買東西給我,小楓子第一次送東西給我,好高興……」

「走吧,又在胡說了!」李雲希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葉靈悄悄吐出舌頭。

比賽網吧這邊同樣也是人山人海,看來大家對這場比賽還是挺重視的,不過聽說這只是一場不太正式的比賽,主辦方也不是大牌的官方,但依然吸引了這麼多人,看來,網路遊戲這玩意還真不簡單,好像還有職業的戰隊呢。

好不容易在擁擠的網吧里轉了一圈,卻沒有找到鄧宇飛他們幾個,李雲希心裡有點奇怪了,離開始比賽只有一個小時了,難道他們還沒來到?

正在她考慮是不是打電話給鄧宇飛的時候,旁邊一個人急急忙忙地跑過來,本來就陝窄的通道再加上站滿了人,只留下一個人側身經過的空間了,一下子兩人閃避不及,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