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五十五集 表演(下)

第五十五集 表演(下)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3374

?張小芸吱喳著把李雲希推進了換衣間,李雲希絕望地回過頭來看著余楓,余楓卻舉起手中的毛毛狗,扳開它的大嘴巴,沖著她一張一合,完全是興災樂禍的樣子。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李雲希把手上這套淡紫色的旗袍住牆上一掛,上下打量著,衣服是很好看,但穿在自己身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真的要穿嗎?

張小芸見裡面許久沒有動靜,用力地拍著門催促著,一下比一下使勁。李雲希無奈,心想:「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只好試試吧,或許穿在身上也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呢!

門終於開了,李雲希紅著臉走了出來,小聲地問她:「還行嗎?我總覺得好彆扭。」

張小芸呆了一下,正想說話,後面卻傳來「啪啦」一聲,兩人回頭一看,卻見余楓已是化石般立在那裡,手上的毛毛狗掉了下來還不知道。

被主人遺忘的小狗在地上蹦了幾下,滾到李雲希的腳下。李雲希心中有氣,抬腳又是一腳,大叫:「你發什麼呆,沒見過我出醜嗎?」

可憐的狗狗又向余楓的臉上飛去,他總算反應過來了,大笑著接住說:「好漂亮,真沒想到你穿起旗袍來這麼有氣質的,活脫脫就是一個古典美人。真是沒想到呀,我現在都後悔死了。」

李雲希眉頭一揚,哼了一句:「後悔什麼?」

「後悔讓你出來表演了呀,不怕會引起大家混亂的,我怕你會引起男人的慾念,又怕你引起女人的妒忌,不過,你要是再把腿抬高點就更好了,都走光了……」

李雲希驚叫一聲,收起雙腿,正要跑過來揍他一頓,張小芸卻拉住她說:「他說的是真話,你確實用適合穿這樣的衣服,因為你有一點憂鬱和古典的氣質,像是天生就是女神一樣~~」

李雲希站住了腳,喃喃自語:「我是憂鬱嗎……我是……天生的女神……」

李雲希坐在一塊屏風後來,雖然看不到外面,但心情還是有點緊張。張小芸走過來做完最後的檢查後,拍拍她的肩膀說:「不用緊張,多想想你要表達的感情,音樂是讓聽者了解自己的思想的方法。」

李雲希點了點頭,閉上雙眼,慢慢思索著,各種感情紛至沓來,愛情的甜蜜苦澀,友情的真摯無間,親情的望雲脈脈,在她的腦海中碎花般飄過。她細細品味著每一片真愛與苦惱,連主持人介紹自己的話也聽不到了。

幕布拉開後,台下的觀眾見是一面碩大的屏風,不滿地發出一陣噓聲。張小芸在後面盤算著最後掀開屏風會是怎麼樣的後果呢?她是答應了李雲希在表演時可以用屏風擋住,但沒說表演後不露面呀?她的氣質面容,現在已經成為自己吸引學生的最大籌碼了。

良久,噓聲稍減,「嘣」的一聲悠遠的弦聲通過音箱飄蕩了出來,正是一首大家熟悉的《粱祝》,台下的還在喧嚷著的觀眾剎時之間靜了下來。

李雲希努力地回想著遠遠的香格里拉之旅,連綿的草原,碧藍的天空,清綠的湖水,一幕一幕地在她心頭涌過那次。凄涼的二胡聲中立刻帶著一絲明快歡樂,說的正是粱祝二人草橋相會的歡愉,聽眾們靜靜地沉醉在春日裡那個驀然的相會,一幅風和日麗、春guang明媚、草橋畔桃紅柳綠、百花盛開的影象。

張小芸默默地聽著,輕鬆的節奏、跳動的旋律、活潑的情緒生動地描繪了梁祝三載同窗、共讀共玩、追逐嬉戲的情景。她的思緒不知不覺地隨著凄涼而又歡愉的樂音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時候。那時候城市化的還沒遠現在這麼嚴重,到處還是一片青青的草地,而自己最愛歡的就是郊遊了,約上幾個兒時的小夥伴去捕捉草上那些白色的蝴蝶。每當自己捉到一隻時,看到那雙撲騰著的可愛翅膀,怎麼也不相信,如此美麗的精靈竟是小青蟲變的。

那時的自己,還是多麼的開心舒坦。第一次看一對淡綠的大蝴蝶,停息在桑葉上,在濃綠叢中一點綴著點點的斑紋,說不盡的美麗。自己偷偷摸到後面,手中的網猛地一撲,捕到了一隻,另一隻卻沒有飛走,不斷地圍著自己亂飛。那時的自己還得意洋洋地舉起來大叫,向同伴們炫耀。

「啊,粱山伯與祝英台!」不知哪一位小夥伴驚叫起來。

「是什麼來的?是說這對蝴蝶嗎?」自己當時是多麼的無知,還一個勁地追問他。

「對呀,奶奶說了,這是一對相愛的人死後變來的,如果一隻活不了,另一隻也跟著死掉呢!」

「這樣,我們還是放了它吧,希望它們以後都像我們一樣,歡歡樂樂地在一起。」

大家都拍著手大笑起來:「對呀,我們以後都會在一起的,永永遠遠都是好朋友。」

小時候的往事一幕幕的在樂聲的引導下掠過,那些小小的影像如烙印一樣印刻在了自己的心頭底些,又被翻了出來。張小芸嘆了口氣,心想:還是以前無知好呢,長大發後,明白的事情越多,心中能保持的純潔也就越少了,現在的自己,早就沒有友情了,只有在雲希的身上,才能找到一絲的純真吧!

曲聲慢慢變得婉轉柔美,像一個女孩子在默默地傾訴著自己的愛意,而又生怕對方知道一樣,正是述說著梁祝二人同窗讀書的日子,那種深愛著對方卻又不能表現出來的眷戀。

台後正在下妝的葉靈,聽到這裡,心中猛然一跳,幼時的境像象是鑽破了重重塵埃爬了上來一樣,母親正摟著自己,坐在花園裡的鞦韆上,低聲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