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五十三集 綵排

第五十三集 綵排 (1/1)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2825

?葉靈依舊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宿舍里空空的沒見到她,不過在桌面上壓了一張紙條:「今天晚上8點鐘在大禮堂集中綵排,一定要準時到葉。」

李雲希看了後,苦笑了一下,自己還真的是烏鴉嘴呢,剛剛只不過想說說謊罷,報應就立刻落在頭上了,這麼晚了還要搞什麼綵排,真是麻煩死了。她看了看錶,已經是7點半鐘,時間不多了。她匆匆忙忙吃完晚飯,拎著裝了二胡的背包出去了。

夜色已經降下來了,路燈倒還沒開,校園裡一片朦朧的晚霧籠罩著,只隔幾步之遙也看不清來人的樣子。校道里人的很多,三五成群,雙擁一對,在路上閑逛著。李雲希趁著天還沒有完全暗下來,沿著路邊大步向前走去。走了一會,肚子有點痛,只好找了個凳子坐下來休息一下。

看著身邊一群又一群面目不清的人走公過,她突然產生了一種想法,就這樣獨自一人背著這個破行囊去環遊天下,尋幽探險,該多好呀!沒有世間的你虞我詐,只有心中一片清靜,不為世俗而煩惱,只為自然絕色而陶醉,倒真是一件多麼翱意的事情呀!然而這只能是一個幻想罷了,生活就是這麼現實的,她苦笑著站起來繼續向前走。

她推開禮堂那扇緊閉著的大門,走了進去。一股令人振奮並能產生一絲昏炫的火爆的音樂立刻撲面而來。李雲希驚訝地順著音樂來源的方向看去。看舞台上,幾個身穿著奇異服裝的學生們正在隨著音箱里的強勁的流行音樂舞動著,不時做出一些看起來比較誇張和難於想像的動作,過程十分流暢自然。

這個節目是街舞吧!李雲希想到,近兩年十分流行的很隨意的一種舞蹈,常常在電視上就有介紹的。不過當真看到真人的表演,還是有一種讓人興奮的感覺。應該是其它的系的學生負責的吧,以前都沒有見到他們排練的?看來之前自己對於學生們表演藝術的看法有法偏激了,這樣子隨心所欲地渲發著青春的快意,也是挺能讓人體會到青春的激情呀,總比那些只追求形式而編的歌頌XX好吧。

禮堂裡面還坐著好幾個人,李雲希沒有驚動他們,在一個角落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饒有興趣地看著台上的人。一個小小的身影好像很熟悉的樣子,她睜大了眼睛想看清楚是誰,但那人轉得太快,一時看不到臉部。

停!!停!!停下來!一個粗曠沙啞的聲音在喇叭里響了起來,音樂啊呀一聲斷了,台上幾名正舞到最興奮的男女學生突然聽到這個莫名其妙的聲音,身體頓時呆住了,疑惑地看著台下第一排幾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李雲希終於看清楚那人了,正是葉靈這個鬼丫頭,沒想到她也會跳街舞呢!

學校的表演節目,是要反映學校的精神面貌的,這樣蹦蹦跳跳像什麼樣子!為首的一個胖子站了起來,唾沫橫飛地指指點點,看樣子他是負責辦這次晚會的領導了吧。

幾個學生臉上升起一股忿忿的表情,走下台來。葉靈更是嘴上大動,一連串別人都聽不懂的英語急速冒了出來。張小芸從後台走了出來,見了這個樣子,走到他們面前小聲地說了幾句,又拍拍葉靈的肩膀,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來。幾個學生點了點頭,葉靈的臉色也好了一點,恨恨地瞪了剛剛發話的胖子一眼,但沒有吱聲就回後台去了。

發話的領導站在台下,正洋洋得意地與旁邊幾個差不多身形的人指手劃腳說著。張小芸皺了皺眉毛走到他面前,昂頭說:王主任,你怎麼也有空來了,對這個節目有什麼指教嗎?

那個被稱為王主任的男人抬頭見了她,剛剛得意的神態收斂了一些,說道:其實……這個也沒什麼大的問題的,只是身為大學生,總是要表現一種大學生的風彩的嘛,多歌頌一下祖國,多表現一下X個代表的思想,才算是一個好的節目呀!

張小芸輕輕一笑:是嗎?王主任真是思想認識透徹,難怪幾年的時間就升到這個位子了,不過這個節目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年青人總是要一點衝勁的對嗎?這也是現在大學生所需要的風格。這個節目是我負責的,這樣好了,我叫他們修改一下吧,怎麼樣?這次的節目我都徵求過院長同意的!

王主任見她這樣說,心想:這種小晚會本來就沒什麼值得爭論的東西,只是自己不發表一下見解,就顯得沒有領導的威風了,但為此得罪了市長的女兒以後可能會有點麻煩,不如送個順水人情好了。想到這裡,他打了個哈哈說:這樣也好,修改一下也就行了,你去辦我就放心了。

張小芸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輕篾。她看了看四周,見李雲希坐在遠遠的一個角落裡,好像挺有興趣地看著這邊。

她臉上總算有了笑意,跑過來拉著李雲希說:你也來了,快上台也試試,正怕你不敢在這麼多人面前表演呢!

李雲希搬了一張椅子,坐了上去,把麥克風對準二胡,調了調弦,看著張小芸,有點膽怯。張小芸點了頭,鼓勵地示意她可以開始了。李雲希咬了咬呀,心一橫,閉上眼睛拉了起來。

才拉了幾個調,張小芸臉色就有點難看了,再拉了幾下,李雲希也感覺到自己和平常不同了,聲音走調得厲害。她睜開眼睛,發現台上那幾個男人臉上也有了不耐煩的神態,那個王主任眼中卻射出一抹猥瑣的眼光,像是把自己從頭掃到腳下。李雲希心中更是慌亂,渾身像是被蟲子咬似的,坐姿也有點變形了,手不斷的顫抖,再也不能演奏下去了。

她尷尬地向張小芸搖了搖頭,一手拎著二胡,一手提著椅子走了下來。那個幾領導紛紛交頭接耳的,像是在評說她的失敗,可是又不想張小芸聽到,就悄悄地相互交流意見。而那個王主任,眼睛倒是一刻也沒離開過她的身體。

張小芸皺著眉毛和另外幾個像是領導模樣的人說了幾句,像是在說該讓不讓她上台這個問題。那幾個人搖了搖頭,對李雲希的表現看來是相當的不滿。那個王主任更是反應強烈,堅決不肯鬆口。張小芸也有點火了,紅著臉與他解釋著,他就是一個勁地搖頭,兩個人越爭越厲害。

李雲希默默地在旁邊聽了幾句就走開了,反正自己就是這個樣子,不用自己上台丟臉那當然是最好了。

她坐在禮堂的一個偏僻的角落,心情慢慢平靜下來,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二胡,手指隨著心臟跳動的頻率有節奏地跳動起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把弓弦架到二胡上,輕輕地拉了起來。

一陣悠揚而凄美的旋律頓時洋溢在整個寬敞的禮堂里,就連大音箱中吼叫著的聲音樂也無法掩蓋這股細細的涓流。

所有的人一震,回過頭來看著這個毫不起眼的角落。李雲希低著頭,也不管別人的眼光,盡情地通過這根細細的弦,訴說著心中的煩悶。彷彿在這個小小的角落才能發揮出原來的本色。在後場里準備綵排的學生們全跑了出來,看著這片小小的角落。那個王主任再也無話可說了,點了點頭,示意可以讓她過關了。張小芸鬆了一口氣,想了一下,跑過來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李雲希手上一頓,音樂立刻停下來,疑惑地看著她說:「這樣……也行嗎?」

「只能這樣了,雖然會降低了你的魅力和人氣,但現在的人都喜歡神秘的,看不到的東西才更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呢!這樣你不是更能發揮出你原有的風格嗎?就這樣說定了,我可不許你臨陣退縮的!」張小芸堅定地說,眼睛裡反而更明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