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五十二集 身不由已

第五十二集 身不由已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3373

?跟著幾天,葉靈都極少露面了,想來很喜歡張小芸給她的表演任務,只有晚上才回來,第二天一早又消失無蹤了。

張小芸建議李雲希也要和負責演出的幾個女生們一起進行訓練,雖然不是表演同一個節目,但彼此熟悉一下,多點和別人交流,儘快能融入女生的世界。

本來她是不喜歡和這麼多的人一起鬧哄哄的,訓練的現場還要不斷地播放一些強烈的音樂培訓舞蹈,這都讓她覺得不太舒服。但自己一旦靜下來,腦袋裡總是會想到許多不好的事情,想到許韻,想到小時那段殘缺了的記憶,想到那個莫名其妙地湧出來的虛幻的小夢,頭就痛得要命,所以只有跑出來,讓熱鬧和喧嘩沖洗一下腦筋的混亂,讓自己的煩悶找到一絲髮泄的空間。

課還是照樣要上,每天的生活就是低著頭在課室—宿舍—飯堂三個地方轉來轉去。班上的同學感覺也有點疏遠,偶爾碰上面,打個招呼,對方不是面紅紅的再也沒說多一句就是偷偷在後面議論紛紛,李雲希也不想理這麼多,慢慢地,學校傳開了一個話題:某某班有一個極度漂亮的冰美人,不但長得傾國傾城什麼的,而且行事低調神秘,對人冷若冰霜。

傳言越傳越厲害了,說她是某某總裁的女兒,是個高傲的公主;又說是某某明星的私生女,所以行事這麼低調,總之是五花八門,每個人都說的有板有眼的,像真的親眼所見,但真正見到她的人卻是很少的。

李雲希還不知道自己後面的議論風波漸起,照樣過她得來不易的平靜。她和張小芸說好了,只是負責一個過場性的是二胡獨奏,拖拖時間罷了,根本不需要和別人一起進行那些歌舞同步練習,所以她也就隨便應付而已。再加上自己對這方面算是輕駕就熟,根本就不需要這些臨時抱佛腳的排練,現在的學生,小時候只知道上學考試,一點也沒有時間來練習真正的藝術表演和思考音樂,就憑几下馬馬虎虎的舞蹈去迎合絕大多數的男生的審美感覺,又能有什麼作用?

她在一個角落裡咿咿地拉著二胡,眼睛看著旁邊那群女生在隨著強烈的音樂中扭動著肢體,心裡不禁好笑。表演並不是一種形式,也不是只讓大家看得爽的通俗,而是先要自己理解到生活某一方面的意義再通過舞台把自己的思想的形象化和抽象化,讓大家在歡樂中意識到表演者的感情。現在的歌星們是越來越多了,幾乎能開口說話的人也能當得上明星,表演方法也越來越現代化和先進化了,每開一場演唱會什麼的,都要花上幾百上千萬,動用幾百上千人,但他們能給社會帶來什麼樣的思索呢,又能表達什麼思想呢?時代在進步,藝術也在發展,能給人帶來思索的經典倒是越來越少了,大家追求的不過是剎那間的感官刺激罷了。

她越想越多,越覺得自己反而越無聊,手停了下來,打了個呵欠,托著下巴,昏昏欲睡。

她在生活的感悟方面絕對比這群人多得多,但表現手法卻一無所知,還有一分好像是天生的害羞,讓她在大眾面前總是無法真正的展現出自我,這可不是自己一下子就能改變的。再加上在女生訓練時總有一些男生在外面偷偷摸摸地看著,讓她覺得很厭煩。所以過了兩天,她索性跑到圖書館看書去了。

學校的圖書館相當大,環境也不錯,所以成了小情侶們白天約會的絕好地方。李雲希看著那些依偎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心中驀然想到那次和許韻一起去吃肯得雞的情形來,還間接KISS呢。她拍了拍腦袋,不許自己再想下去,隨便拿了本金庸,找到一個無人的角落裡坐了下來。

就這樣又過了一天,直到夕陽下山,金黃的陽光斜照在面上,她才從小說中的情節里回過神來,環視了一周,看到周圍已經是空無一人。

她收拾了一下東西,走出了圖書館,突然一道長長的影子出現在圖書館的門口,她的視線順著影子移到了那人的腳下,再向上一看,卻見余楓正背靠在門口的一根柱子,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你也有空來看書?」李雲希皺了皺眉頭走過去說,她發現無論自己跑到什麼地方,他總有本事找到自己一樣。

「嗯,我等你很久了,剛剛見你得這麼入迷,不好意思打攪你呢。」余楓拍了拍衣服,依舊保持著他的微笑。

李雲希心裡微微一動,口中卻不露聲色:「找我有急事嗎?」

「聽說你過兩天要參加一個表演,想來給你打打氣,還有謝謝你幫我照顧葉靈這麼久,我剛剛見過她了,她說一定要我請你吃頓飯報答你呢。」

李雲希心中有點好笑,葉靈這個鬼丫頭不想你離我遠遠的才怪呢,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看來他撒謊的本事實在太差了,不過總不好當面說白了傷他面子吧。

她裝作摸了摸肚子說:「你是要好好的請我吃頓飯了,那就在學校門口的小餐館吧。」

「那還不走,我們走著去吧,不要那個大傢伙礙事了,我們今天嘗試一下正常的校園生活。」余楓指了指不遠處停著那部醒目的寶馬,把手裡的一串鑰匙丟進口袋裡。

「是嗎?你也想試著過另一種生活了吧?這樣不是很好嗎?」李雲希眉毛往上一飄,看著他說。

「還不是為了你嗎!?」余楓的心裡暗暗地蹦出一句話來。

小店裡顧客不多,才兩三個人。一個半大的女服務員見兩人進來了,連忙倒了兩杯混濁的紅茶,連同一張感覺是臟髒的餐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