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五十集 苦澀的告白

第五十集 苦澀的告白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604

?

李雲希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覺得身邊好像有人在走來走去,但眼皮像被粘住了一樣無法睜開,耳朵里清楚地聽到腳步聲一下一下地在身邊響著,像是一種催眠的頻率,讓她神智不清。

漸漸的,有節奏的腳步聲與腦里的夢境重合起來。她彷彿回到了很久很久的小時候,,身邊也是響起這樣的腳步聲來,這種印象,是自己記憶中完全沒有的,但又覺得那麼熟悉,那麼的悲傷。

她的意識慢慢被這段破碎的記憶帶入了一種夢幻的狀態里,身邊的腳步聲越來越響,連自己的頭顱也感受到了那種震動。

一個男聲隱約插了進來:「無論怎樣?我也要救回你來……你是我們的心血呀!你一定要撐下去……」

李雲希的意識像是游離在無盡的海洋里一樣,神經感覺非常的清晰但完全看不到外界,她拚命想睜開眼睛看看深藏在自己潛意識中最底層的境像。

突然虛擬的海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風暴,把剛剛還清晰的意識沖得七凌八落,她自己被這個突然其來的感覺嚇了一跳,眼睛猛地張開。「喂,你醒了嗎?」葉靈嘴裡含著一把羹匙跳了過來,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她說。

「嗯,沒什麼事了?你在幹嘛?」李雲希轉動了一下脖子,卻見她嘴巴一咀一嚼的,羹匙也在上下晃動。

「吃飯呀!你不知道我今天可是來累死了,把你扶回來不說,還要幫你收拾房間,忙了半天才能坐下來喘口氣,算還你個人情好了。」「哦,這都你是弄得,當然要你自己收拾回來了。」李雲希終於明白剛剛為什麼總覺得身邊有人在走來走去了。

「對了。」葉靈拔出羹匙靠了上來,臉色古怪在問:「小夢是誰呀?剛剛你一直在說著這個名字呢?」

「小夢?小夢是誰?」李雲希搔了搔腦袋,念著這個名字,卻沒有一點的記憶,想了很久,才猶豫在說:「是不是小韻?你聽錯了吧……」「小韻又是誰?」葉靈簡直就像刨根挖底一樣囉囉嗦嗦問道。

「這個……」李雲希一時語塞了,不知從何說起,難道還要說自卻喜歡上另一個女孩子嗎?

葉靈見了她為難的樣子,心中大叫果然有問題,立刻跳上chuang,緊緊地貼了上來說:「快說清楚!」一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樣子。

李雲希見她步步追問,自己卻張口結舌,不知從何說起的好。

「啪啪」的一陣敲門聲響起,李雲希如釋重負,指了指房門說:「有人來了,快去開門吧!」

葉靈瞪了她一眼,有點不忿,轉身下去開門。李雲希呼了一口氣,躺了下來,覺得臉辣辣的,一定是很紅,順手扯過一張薄薄的被子蓋在頭上。

過了許久,李雲希沒想到外面有一絲聲響,正疑惑間,突然眼前一亮,被子被掀開了,張小芸那俏麗的臉出現在她的眼前,還大聲說道:「你沒死吧,蓋什麼頭呢!」

李雲希見她有點興災樂禍的樣子,也沒給她好臉色:「你放心,反正我的命硬得很。」

「又是逞強弄得吧!這麼喜歡出風頭,那好,我倒有個任務給你做,給你大大的出個風頭,這個等會再說吧,許韻也快到了。」張小芸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說。

「許韻……她怎麼會來的!」李雲希一聽,跳了起來,站得急了,頭上又是一陣昏眩。

「我剛剛聽開門那個丫頭說的,說你都昏了好幾個小時了,那個是余楓的表妹吧?看樣子和她表哥都是一個樣,也是那麼目空一切,蛇鼠一窩。我聽她說得嚴重,就趕快給許韻打了個電話,她說立刻就來,看時間她差不多到了吧。」張小芸看著門口說。

而葉靈那丫頭卻不知去哪裡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李雲希站在房間里不斷地來回走動,心裡叫說:她要來了,我該用怎麼樣的表情來對待她呢……

一陣輕得幾不可聞的腳步聲走了過來,李雲希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張小芸,兩人心底同時叫了出來:「許韻來了。」

腳步聲在門口停了好一會,像在猶豫著該不該進來。李雲希的心提到了口裡,腦里一片亂遭遭的,不知是希望她進還是不要進的好。

過了一分多種,敲門聲終於響了起來,李雲希「碰」的一聲巨跳,全身無力,看了看張小芸,想叫她開門去。張小芸卻挪了挪嘴巴,身子一動不動。李雲希只好深深吸了一口氣,慢慢走到門後,定定神想了幾句常用的問候的話,猛地拉開房門。

許韻站在門口,顯然被這個突然的開門嚇了一驚,本想叫出聲來,見是李雲希,立刻雙手捂住嘴巴。

李雲希見她俏生生的站在面前,心中一動,幾乎想大力抱住她,向她傾訴多日來的思念,但心裡的理智卻不斷地阻止著她,只好勉強做了個笑臉說:「好久不見了,小韻……你還好嗎?」

許韻看著她因失血和焦慮而蒼白憔悴的臉容,兩眼有點紅腫,頭髮也有點蠟黃蓬鬆,精神比最後一次在生日晚會上見面時差得太多太多了,心中一軟,積壓多日的感情頓時奔泄出來,雙手突地抱住她的脖子,全身趴在她肩上大聲哭了出來。

「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會和男人接吻?!你忘了我們在香格里拉里的一切了嗎?!你忘了我為你做的炒蛋了嗎?!你以為我就能這樣忘記你了嗎?你這個大騙子,負心鬼,笨蛋,傻瓜,你怎麼能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許韻一邊大哭一邊捶著她瘦削的胸膛,眼淚洶湧而出,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