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四十七集 文化的差異

第四十七集 文化的差異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211

?課堂被這樣一頓胡鬧,所有人都沒心思上課了,老師也馬馬虎虎講了幾分鐘,丟下一句:「大家自習」就拍拍屁股走了,教室里頓時議論紛紛,幾乎所有的人都扭過頭來看著李雲希。

李雲希心情實在不好,全身也是懶懶的,臉趴在桌子上面,眼睛看著窗外發愣,本想這是第一次在大學裡正式上課,應該好好感受一下大學的學習氣氛,誰知道會鬧出這麼大的漏子,還真是煩人呀。

班上的男生迅速圍了上來,不過倒是很有默契,都坐在離她好幾個椅子的距離外,就像圍了一個大圈一樣,誰也不敢先行一步和李雲希說話,免得槍打出頭鳥。

李雲希也懶得理他們,依舊把臉趴在桌面上,獨自一個人想著。許久,其中一堆學生吱唔了幾下,推出一個還算有點順眼的男生出來。他吸了一口氣,甩了甩頭髮走上前來。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他的身上,有點像是全世界的人民注視著楊利偉一樣,但不知多少人希望他成功,又不知有多少人想他失敗呢?

「小姐,我能坐這個位置嗎?」他做了一個自認為最迷人的微笑,優雅的指著李雲希旁邊的一個座位說。

「隨便。」李雲希頭也不回地說,今天她的心情實在太差了,差到連身子也不想動一下,腦袋也不想思考了。

那人大喜,右手偷偷伸到背後對著班上同學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其餘的男生臉上立刻露出追悔莫及的神情,他們以為對此佳人,必要勞其筋骨,空乏其身,歷經千辛萬苦,上刀山下火海才能得一芳鄰,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到她的首肯,心中的懊惱和怨恨簡直像長江水一樣濤濤不絕地用目光發泄出來,萬劍般刺向這位敢於第一個吃「螃蟹」的「勇士」身上。

「勇士」同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皮鼓厚,盡把襲來的目光一一擋開,樂顛顛地坐在李雲希旁邊的椅子上,只覺得從這麼近的距離里欣賞美人的吐氣如蘭,幸福得整個人都陷入半昏迷的狀態。

李雲希白了他一眼,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走到另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下來,繼續枕著桌面,看著另一邊的窗戶嘆氣。

一眾男生見狀,哄地散去,心滿意足地議論著,再也沒人自告奮勇來充當其它人的笑料了,果然這個美女沒這麼容易與人親近的,一定要慢慢的來,從長計議才行呀。

回到座位上的大家,不時還朝著那化石狀的男生髮出鄙視或可憐的目光。那人呆住了好一會,終於清醒過來,拍拍後腦,自嘲地說:「泡美女是要毅力的……毅力!!還要厚臉皮……」

剛剛和他吱唔的幾個男生卻馬上圍了上來,幾隻手同時伸到了他的鼻尖上,一個勁地催促著說:「你輸了,賠錢………」

那男的繼續化石中……

鈴聲響了起來,這節半自修課總算是下課了。班上的同學今天特別的文靜,沒有了以往的那些「XXOOXXO」的髒話笑話和打打鬧鬧,個個變成了彬彬有禮的君子先生,有意無意地在李雲希眼前晃來晃去,不為其他,只求能吸引一下她的注意力。

李雲希拍了拍嘴巴,長長的打了個呵欠,露出潔白的牙齒,一點淑女的樣子也沒有,直讓一眾男生看得心痒痒的,但前車之鑒,一時之間沒人敢再來做騷擾這位懶懶的冰美人。

一個小小的身影走了過來,也不和她打個招呼,就一屁股坐在她的身邊,身體和她貼得很近。李雲希對這個不速之客侵犯了自己的空間感到有點生氣,皺著眉轉來頭來,卻見一雙大大的眼睛向自己眨巴眨巴的,不是葉靈這個小妮子還是誰?

李雲希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對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頭大為頭疼,俯下頭來貼著她的耳朵小聲說:「你來這裡幹什麼?還怕這裡不夠亂嗎?」

「難道我就不能來嗎?你的宿舍里一點好玩的東西都沒有,都悶死了,就想出來走走。還有我也想來聽聽國內的大學課程是怎麼樣的?究竟和國外的教育方式有什麼不同?」葉靈眼睛滴溜溜的亂轉,卻裝出一臉的正經地說。其實她就是想貼身跟著李雲希,讓她沒機會和余楓在一起罷了,還有,自己對她這個人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和親切感,總覺得她有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就是有挖出她心中的秘密的衝動。

「是嗎?那你給我收斂些,不要在這裡亂來,這裡可是大學課室,是學生們最神聖的學習地方。」李雲希也有點相信了她的話,不過還是叮囑一番。

「嗯,我答應你,不會在這裡亂來的!」葉靈把右手舉起來說道,不過心裡卻加多了一句:有人惹著我就例外了。

李雲希點了點頭,轉回頭不再理會她了,沒注意到她左手尾指翹了起來,做了個不知所謂的小動作。

上課鈴響了,全班的同學看見她們兩人並排坐在一起,都是以前沒見過面的,有點驚訝,但也沒說什麼,各自歸座。但與剛剛的坐法有點不同了,整個教室的人口布向著李雲希的方向移動了好幾個位置,看上去很不自然的樣子:課室以中間為界70%的學生坐在左邊,所有的座位都擠得滿滿的,30%的學生坐在右邊,是剛剛手腳慢了點沒占上好位置的人,臉上全是不高興的樣子。

教師進來了,是一個戴著厚厚眼鏡的,70多歲的老教授,應該是退休了的吧,這節課是公眾課,是說大學生的道德培養的,不少學生早早準備了幾本厚厚的書,準備當個枕頭,好好睡上一覺,要不是李雲希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