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四十五集 校園之夜

第四十五集 校園之夜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523

?

張小芸拖著軟綿綿的腳步走進自己的房間,只覺得今天開的會又長又無聊,一些男生對自己的布置不滿,跟著就是無窮無盡的爭論,最該死的是整個學生會裡沒有一個幫自己說得上話的女生,全靠自己一個人舌戰群儒,真正是孤家寡人一個,那群男生說來說去就是腦袋不開竅,真是把自己搞得頭昏腦漲,累死了。

她隨手關上門,想躺到床上休息一下,突然一隻小腳伸了進來,卡在門縫裡,門就關不上,跟著被推開了。

「小芸,你今晚是不是一個人在這裡睡覺?」李雲希沖了進來,叉著腰問道。

「當然是了,你以為我房間里會藏一個男人嗎?你的東西漏在車上了。」張小芸丟了一個背包過來,趴在床上有氣沒力地說。

「正好,我房間里來了個奇怪的女孩子,說是余楓的表妹,死都不肯走,今晚就讓她在你這裡睡好不好?」

「做夢,想起余楓我就生氣,你那邊比我的房間太寬,幹嘛不在你那裡睡覺?」張小芸頭也不轉一下,一口就拒絕了。

但是,這個不太方便吧~~~我沒試過和女孩子睡在一張床上的。」李雲希尷尬地說,撓了撓脖子。

「許韻呢?你以前不是和她一起的嗎?」張小芸終於翻了個身,仰頭看著她,眼睛裡有一絲怪異的光澤。

李雲希默然了,現在這個時候偏偏提起許韻來,分明不就是再揭傷疤嗎?

張小芸看著她垂頭喪氣的,大約也明白了一點,心想這樣下去總也不是辦法,長痛不如短痛的好。她身體坐了起來,小聲地說:「今天我遇到許韻了,她很好,也很高興的樣子……」

李雲希抬起頭來,也輕聲地說:「是嗎?我好像很久沒見過她了。」

「嗯,她和一個挺不錯的男孩子走在校道上,手……牽在……一起了……男的是學校籃球隊的隊長,很高大,也很帥氣,我想這樣對她也是最好的……」

「是嗎?這倒也是,她終於能找到完全適合自己的男孩子了~~會忘記這段不應該出現的感情……見到她時幫我問候一下,我祝他們幸福……」李雲希扭頭沖了出去,最後隱約傳來一句:「你早上說的事……我答應你……」

「她果然還是忘不了許韻,只能這樣了……對大家都好……」張小芸撫著額頭,眉毛皺得老高,重新倒在床上。

本書由起點中文網首發,請多多到原創網站支持,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24280

李雲希一口氣跑出公寓外面,一直跑呀跑呀,整整繞著學校跑了大半圈,全身再也使不出一分力氣,好像不屬於自己的一樣,才慢慢停了下來,悲傷稍減,扶著草地里一塊高高的大石一邊喘氣一邊打量著四周。

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校園裡黝黑黝黑的,在昏暗的燈光之中,草地上面,大樹下面,全是一雙一雙的身影摟摟抱抱的,一些甚至無顧忌地當眾接吻,個別膽大的趁著夜色,手摸索著伸進對方的衣服裡面。

李雲希心中火起,堂堂神聖的校園竟然淪落成一個風月場所,這難道就是現代大學生的生活方式嗎?而且今天的她心中有太多太多的鬱悶了,越想越氣,繼續想到許韻可能也會和某個男生在一起,一股壓抑多時的衝動不由得當場爆發出來,尖聲大叫起來:「全部人不許動,學校檢查!!!」

「呼啦~~~啊呀~~」一陣陣的驚叫聲立刻從四周每個角落傳了出來,不遠處一堆灌木叢中迅速躥出一大群人影,數目之多,速度之快讓李雲希嚇了一跳。草地上,大樹下,都是一對對亂躥亂撞的人影,所有的人們你拉著我,我推著你的,慌不擇路地向各大樓方向跑去。幾雙眼睛不好使的男女,跌跌撞撞看不清道路,腳下被不知名的東西一絆,稀里嘩啦地倒了一片,嘴上又不敢吭聲,爬起來繼續亂沖。整個場面十分壯觀,像是幾百個無牌小販正在被城管的追趕逃避一樣。

李雲希見了這麼狼狽滑稽的畫面,不由得「哈哈」地笑了幾聲,僵硬的身體終於有點鬆弛下來,身體一軟仰面躺在草地上,眼睛直直的看著天上模糊的月亮。一朵黑雲慢慢地向它逼近過來,一口一口地吞噬著那塊朦朧的月光,月亮在黑雲之中拚命掙扎著,不時在黑雲的外緣透出絲絲清輝,像是在向外界證明它的存在。果不多時,頑強的它終於從雲縫中鑽了出來,經歷了黑雲的洗滌,它又彷彿更加皎潔了,溫柔地與李雲希互視著。

李雲希把手放在眼前上下移動著,像是在比劃著自己和月亮之間的距離,更像是在衡量著現實與虛幻的界限。慢慢的,眼睛開始模糊起來了,月色漸漸消逝在城市上空的滾滾煙塵之中。

「好漂亮的星球呀,又好像有點虛幻,上面會是怎樣的世界呢?是不是好冷靜,不知嫦娥有沒有後悔一個人跑上去呢?」她喃喃自語著,一陣晚風吹過,打了個哆嗦,該是回去的時候了。

她站了起來,四周靜靜的沒有了人跡,只有小路前面一間校園士多店裡還亮著燈。

這時,肚子「咕嚕」叫了一聲,李雲希摸了摸肚皮,走到那裡,見門前的小煤爐上熱著一鍋棕子,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荷葉清香。她指著鍋子向裡面的人影說:「老闆,幫我打包兩條棕子。」

燈光裡面,是一個40多歲的男人,正清點著貨物準備打烊了。他聽到叫聲,「嗯」了應了一下,頭也沒抬起來,麻利地用塑料袋子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