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三十九集 女生籃球賽

第三十九集 女生籃球賽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499

?

護理學校把那個受傷的主力換下去休息,換上來一個比較小個但相當靈活的女生,看來認為對科大這種極度缺乏女生的學校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弄個二流的隊員上來也是綽綽有餘了。

比賽繼續進行,由於剛剛那個護理的主力隊員是自己摔倒的,沒有對方球員接觸過她,帽子只能算是一個意外,肇事者李雲希早就藏了起來,球也滾出了界外,再加上主場因素,裁判就判了由科大發球,對方也沒多加爭論,只是圍在一起說了幾句話就繼續上來比賽了,李雲希眼尖,感覺她們臉上有點憤憤不平,陰陰的有種不好的兆頭。

科大的7號從裁判手中接過球,站在邊界外面直接扔給已方4號。4號手忙腳亂地運球走了幾步,上了前場,見對方一個隊員上來堵截,連忙把球抱住,稚劣地亂晃幾下,見不能晃開對方,也不管是什麼人了,見到身前有個同樣衣服的隊友跑過,趕快把球向她扔去。

那個女孩身穿5號球衣,可能就是科大的主力了吧,對方派出兩個人包住她,算是比較優待了,所以她處的位置實在不好,圍住她的對手身體又高大又兇猛。5號見球慢悠悠地向自己飛來,力量方向完全不對頭,只好搶著擠開兩女,迎上前去接球。但包抄她的兩名護理隊員早就知道球會傳給她的,一個卡位,一個沖搶,抱作一團,三個人都沒搶到球。籃球在她們身上一陣亂跳,掉了出去。一下就被另一個護理隊員斷掉了。

對方搶到球後,立刻像剛剛那樣搖搖晃晃地運著向籃框下運去,背後一個大大的15號字樣。科大的幾個女孩子亂鬨哄的嚷了幾句,轉過身回防,根本不懂什麼戰術防守的,也不懂得一個盯一個,只是一窩蜂地追著運著球的15號,一時之間,一個黃衣女孩帶著球磕磕趔趔,後面一群紅衣女孩大叫著追上來。

那個運球的人看來也是馬馬虎虎,跑了幾步,球就有點脫手,連忙雙手抱住球不敢動了,任憑紅衣服的科大隊員追上來,把自己團團圍住,手腳並用,幾番搶奪。籃球終於脫手了,意外地從幾個女孩胯下滾過,被後面衝上來的護理隊員撿到,順手丟給早在籃框下站了很久的黃衣隊友,跟著就是超近距離無人看守籃,簡單得分,18:4。從自己開球到被斷掉球對方得分,不到30秒鐘。

李雲希只看了幾分鐘,完全不想看下去了,這哪像是一場正式的籃球比賽,簡直就像是一堆女生打橄欖球,全部只會追著球去堵搶,常常是一堆人亂鬨哄地圍在一起抓來抓去。拿到球後就知道跑到了籃底向上扔,也不管是向籃框里扔還是籃框背面扔。技術是不用說了,偶爾一兩個能運球跑一段而不脫手的隊員已經是絕對主力了,更不要說其它人了。速度也不用看了,個個在場上跑得搖搖擺擺,像鴨子走路一樣,運著球的全是手忙腳亂,錯誤大出,不是雙手互拍,就是走步違例。

一時之間,最忙的人就是吹哨的裁判。他不時跑上跑下,大汗淋漓。剛剛跑到前場,那邊進攻方的球就被人斷了,對方立刻反衝鋒,10個人又一骨碌碌的跑到這邊,運球的人跑得不快,幾下又讓防守的人追上來圍住,亂耙亂抓之際,球又讓那邊的隊員扒去了,又是一陣衝鋒,裁判又得跑回來,幾個回合下來,裁判的運動量比隊員還大。而且他的眼睛還要時刻瞪得大大的,因為只要非主力隊員運球,十有八九的都會犯規違例,他吹了幾次哨子後,也是無可奈何,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不管什麼犯規違例了,只要場面好看連續不出界就行了。

一時間場面相當火爆,球來球往,球往球來,圍觀的學生幾乎全是男生,大聲叫好起來。護理學校的女生確實比較漂亮,身材更是凹凸分明,科大的男生好像在為對方的隊員打氣一樣,只要護理校隊里身材最火爆的20號拿到球,就會大聲討論起來,估計要不是張小芸坐陣隊中,他們立刻就會倒戈而去為對方加油了。

場面雖然激烈,但沒實際的意義,科大的隊員與護理隊員相比,身材明顯相差得太遠,反應速度也不是同一層次的,而且科大隊根本沒有一點配合可言,護理隊還算會一點點,兩隊慢慢的差距更大了。一時讓護理學校那邊亂塞了好幾個球進去後,自己也更亂更慌了,多次近距離投籃都是百發百失,籃球只會在框邊亂跳,就是不肯進去。離上半場結束只有2分鐘了,比分變成是28:12,大敗看來是理所當然了。

張小芸咬著牙,狠狠地看著場上的隊員爭來爭去,一不小心,又讓護理校隊投進一球,30:12了。李雲希看見張小芸這麼緊張的樣子,偷偷地好笑,問道:「看來我們學校的女生比人家差多了,你是不是也想上去打?」

「我從沒打過籃球,只能在這裡當後補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人家學校的女生比我們多上10倍都不止,當然會是這個結果了。」張小芸頭也不回,繼續看著場上的動態說。

這時科大的4號一次近距離投籃,球在框了彈了好幾下沒進,掉了下來,剛好又掉回她的手裡,她繼續投,還是不中,再投,又是不中,這時對方已經封好身位了,一伸手就斷掉球了。圍觀的科大學生同時發出一聲響亮的嘆息,張小芸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李雲希小聲地對自己說:「明明就是不想輸的,又裝著一切都很看開的樣子,騙自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