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三十八集 重返校園

第三十八集 重返校園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363

?

國慶節過後,李雲希的身體恢復速度更加迅速了,只用2天的時間就奇蹟般站了起來,再過了兩天就可以隨便走動了。當然,這一切依舊讓那個檢查的老古董驚訝不已。每天在她病房裡呆的時間越來越長,簡直就要監視她一樣,讓她無比氣悶,連和護士MM們嘻鬧的機會也少了很多。

直到她恢復正常的行動能力後,第一件事就想到把那個每天進來不厭其煩地問東問西、左看右看的老古董大大捉弄一次。她趁老古董上洗手間洗臉的空隙,偷偷溜進辦公室里,拿走了他的高度近視眼鏡,丟到裝滿消毒藥水的大瓶子里,然後在一邊看戲。想到他眯著眼睛滿房間摸索著,最後當然是空手而歸。自己卻坐在輪椅中裝做毫不知情的樣子,真是太好笑了,活該他以前每天都眯著眼睛看自己,就像看小白鼠一樣。

第二件事當然要開溜了,悶在一個地方一個多月,她快要瘋掉了,恨不得立刻就飛出這個監牢一樣的房間。她一邊調養身體,一邊注意醫生護士們的換班時間。今天終於等到一個機會了。因為國慶假期剛過,正是回來上班和值班的醫生護士們換班時間,他們全部要在辦公室開會,交接工作。她就利用這一半點點的空隙,悄悄地離開了醫院。臨走的時候,用眉筆在雪白的牆上大大的塗了幾個字:我出去玩一天,晚點就回來。不用擔心。

這幾個大字夠她們清洗大半天了,自然就顧不上尋找自己,她也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上一天。不過現在的她不但身無分文,還穿著難看的病員服,只能回學校換了。

好不容易才在半路上攔到一輛女裝摩托車,主人是個40多歲的大嬸,李雲希胡亂扯了個謊,再加上清秀可愛的臉蛋和病號服,一下子就獲得了大嬸的同情,二話不說就載她回到學校宿舍下面。

公寓一點也沒變,還是和以前一樣鶴立雞群。不過出奇的有點安靜,整個公寓外面一個人也沒看到。李雲希站在房間門前,一臉的感慨。才分別了一個半月的時間,自己就從生到死,又從死回生轉了一圈,從向許韻坦白到余楓向自己告白,一切就這麼不知不覺地發生了。

她打看房門,一眼看去,寢室裡面的擺設都沒有變動,而且一點灰塵也沒有,好像是剛剛才有人打掃過一樣。床上那幾十張鈔票還放在枕頭底下,看來不是梁上君子好心幫忙的。肯定是余楓、小芸、許韻三個人之一所為,不過不大可能是余楓吧,像他那樣的男人怎麼會跑來這裡打掃衛生呢,最有可能是許韻,不過她哪來的鑰匙?

不管是誰進來的,這個門鎖一定要換了,省得她們幾個毫無顧及的跑進跑出,當自己不存在一樣,連一個私隱也不能保持,自己的房間應該有自己秘密的嘛。

這身難看的衣服也要換了,李雲希翻遍了整個行李箱子,全是男孩子的衣服,以前看來挺順眼的,可是現在覺得一點也不適合自己穿,總有點不舒服的感覺,好像穿這些衣服和穿病號服沒什麼分別,都是這麼古怪。看來經過這次意外後,自己心理真的有一絲改變了,有點期望身為一個女孩子會是怎麼樣呢。

她眼睛轉了一圈,落在中間的大床上,那裡靜靜地躺著一套天藍色的長裙,正是以前張小芸逼著她穿的那套女生衣裙,款式布料相當的不錯,看來也很適合自己現在的穿著。

自己穿起裙子來會是怎麼樣的感覺呢?好像有點難為情。李雲希有點猶豫,拿起這套衣裙比划了大小,剛剛合身,看來自己做為一個男孩子確實是太矮了,連女孩子的衣服也能穿上。

這是一襲不算靚麗但清新淡雅,做工精緻的藍色長裙,上身是月白色蕾絲花邊的鏤空短袖衫,清風浮動,一層輕紗一層軟綢。看著這套衣裙,李雲希的心靈便如泉水一般清澈明凈。

李雲希慢慢褪去身上的衣物,穿上這套精緻的衣裙,在鏡子里照了照,一個絕美的女孩出現在她的面前,粉臉素素,衣帶飄飄,完全像是仙塵中的精靈。想不到大傷初愈,膚色更加的白嫩,粉黛不施,反映出原性的素美,眼中一抹跳動的流光,比起張小芸來多了一分可愛,比起許韻又多了一分淘氣。

李雲希也呆住了,喃喃地說:「這樣是不是太過火了一點?怪不得女孩子就是喜歡買衣服!」

她別無選擇,又不想呆在沉悶的房間,只好就這樣走了出去,天氣正熱,剛好可以戴上一頂帽子,顯得沒這麼引人注目。

天那是那麼藍,草地還是那麼綠,李雲希在校道上自由自在地走著,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校園裡的空氣,沒有刺鼻的消毒藥水的味道,也沒有束縛自己的病床,真的很舒服。她不時跳起來摘下一把樹葉,挑出一片嫩的,放在嘴邊「BB」地吹起來。

她今天的心情特別的高興,從來沒試過這麼輕鬆地在學校里大鬧,也不管什麼目的地,見路就走,慢慢地在學校的主要地方走了一遍。最後走得有點累了,看見前面不遠處一汪油油的草圃,暗暗地說道:這地方用來休息不錯,躺著就最舒服了。

她瞄了一下左右,沒見到什麼行人。今天是有點奇怪,校園裡很少學生走動,正好不用顧忌這麼多。她瞧了一個完全沒人的空檔,一把拔掉草圃前面那個「嚴禁踐踏草地」的牌子,遠遠的丟到灌木叢底下,然後躺了下來,手腳不停地蹂躪著嫩嫩的小草,小草軟綿綿的摩擦著皮膚,十分遐意。李雲希長長地伸了個懶腰,張大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