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三十七集 生日晚會

第三十七集 生日晚會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6360

?

張小芸給許韻打了個電話,隱約還聽到電話里傳來李雲希的大叫,她果然早就來到這裡了,不免又是一頓牢騷,還好許韻也知道自己不對,立刻跑了下來,兩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堆零零碎碎的食品搬上電梯。

電梯門剛剛打開,李雲希自己推著輪椅就沖了進來,見滿電梯里大包小包的全是食品,高興地大叫一聲,低下頭就想翻出零食來,但身子坐在輪椅彎不下腰,手又短小,哪裡夠得著,嘴裡只得一個勁地說道:「整個星期來不是喝粥就是喝水,淡出個鳥來了……」

張小芸和許韻不禁相顧一愣,以前男裝打扮的她也沒說過這種話,怎麼變成女的後反而變本加厲了?這個人真有點不可理喻,男裝時性格軟得像個女的,女裝時性格倒像個男的。難道真的是上帝有意做出一個怪異顛倒的人來?

李雲希見兩人像木像一樣獃獃地看著自己,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搔搔頭髮說:「不好意思,我太興奮了,以前鄧宇飛平常就是這樣說的,害得我也學會了。」

張小芸沒有出聲,心中一個聲音在大叫著:不要告訴她,不能讓她知道余楓還在找她。她見李雲希現在這個直爽的樣子,心裡有點內疚,只是淡淡說了句:「走吧,等會就有得吃了。」

走進房間,張小芸見到頂上掛著一串串的彩燈,四周全插滿鮮花,再也沒有病房的感覺了,倒像個舞廳一樣。李雲希得意洋洋地指著那些裝飾說:「全是小韻設計的,好不好看?」

「好看~~就差台音響就是舞廳了~~」張小芸打了個諢,和幾個女孩子一起拿出一包包的零食和飲料放好。幾句話下來,剛剛在車上發生的事情也就慢慢忘記了。

「對了,我要你們幫我拿的東西拿來了沒有?」李雲希忙完手中的活,熟練地把輪椅掉了個頭,對著張小芸說道,臉上一副急不可待的神情。

「你是說這個老古董?」張小芸想了想,從一個大包里掏出一把二胡,對著她說。

「哇,你就這樣對待我的寶貝?它可跟了我10年了。」李雲希見那包里還放滿了刀刀叉叉的,心疼地大叫,轉眼想到剛剛入學時劉志輝那次尷尬的樣子,沒有接過來,狡猾地瞄了瞄她說:「對了,要不要試著拉拉看?」

「得了吧,誰要拉你這個破東西,殺豬一樣的聲音。」張小芸顯然認識這個東西,完全不吃她這一套。

「等會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李雲希咕囔一句,接了過來,撥弄幾下,慢慢地調整音高。

太陽漸漸下山了,當窗口射進的陽光也要收了回去的時候,一眾女孩子終於忙完了準備工作,倒在一邊喘著氣休息。

李雲希抱著二胡,坐在最後一抹陽光當中,晚風一點一點吹動著耳邊的髮絲,她心中突然一顫,手鬼使神差地拉了起來,一首以前亂作的《一意孤行》悠然而出,為什麼會是這個曲子,她自己也不清楚,就這樣任憑雙手引導著拉下去。有點蒼涼的旋律如同在靜靜的湖面投下一小塊石頭,漣漪微揚。潺潺的曲聲與晚風融合在一起,飄出很遠很遠。一眾女孩痴痴地聽著,誰也沒有說話,大概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難解的結吧。

一個青年站在離醫院不遠的小河邊,靜靜地看著快要沉下的夕陽,慢慢地體會著這片最後的美境,身邊的寶馬反射出五彩的光澤。他閉上雙眼,若有所思。

半晌,他轉過身來鑽進車裡,點著了引擎準備離去,突然心靈里感覺到了一絲震撼,空氣依稀在顫抖,像是在和他訴說著什麼。他的手停了下來,側著耳朵仔細傾聽。晚風輕輕從車窗邊上吹過,隱隱帶來一絲淡淡的曲聲。他心中莫名的躁動起來,掉過車頭,追尋那若有若無的聲音而去。

院房中,全部人都沉浸在悠遠深邃的樂聲當中,許韻臉上依稀閃著一點淚光,緊緊抓住張小芸的手。張小芸神情複雜地看著李去希,一動不動。整個畫面好像凝固著一樣。

「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李雲希心神突散,樂曲飄然而滯。她轉過頭來,看著走進房間的人。

進來的人非常的多,房間里都有點站不下了,全是國慶假期里留守崗位的醫生護士們,還有不少同在這裡養病的住客。為首的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醫生搔搔頭,有點猶疑地說:「今天我們都沒什麼事做,聽到有拉二胡的聲音,覺得很好聽,就想過來一起聊聊天……」

李雲希臉上洋溢著歡笑,大聲說道:「歡迎大家參加我的生日晚會,現在晚會正式開始!」

眾人鬨笑起來,把李雲希團團的圍了起來,正要說些祝賀的話,房裡的燈突然暗了下來,房頂上的彩燈依次亮了起來,五彩繽紛,如幻如真。大家不由抬頭向上望去,嘴裡哇哇地叫了起來。

「豬,你生日快樂。豬,你生日快樂……」張小芸和許韻捧著一個大大的蛋糕緩緩地走了進來,嘴裡唱著一首改編過的怪異生日歌,蛋糕上面插著18枝燃燒著的蠟燭,騰起小小的火焰。

「今天的日子很特別,第一剛剛也是國家的生日,第二是雲希小姐的18歲生日,第三是慶祝雲希小姐以後能有一個全新的生活,我們希望她一直都這麼快樂,早日找到她的白馬王子。」張小芸高聲叫著,眼角里流露著捉弄的神色。

「不行,我不要白馬王子,就要你們兩個陪我!」李雲希大叫著,嘴巴伸得老長,就想去吹蠟燭了。

「不要急!」許韻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