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三十六集 相見也要緣份

第三十六集 相見也要緣份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5968

?李雲希這幾天可以說是恢復神速,幾天的光景,就能自己坐起來了,歡嘣潑跳的與護士小姐們打鬧搞怪,連每天一早前來檢查的主治醫生也感到非常驚訝,但無論他怎麼檢查,也看不出有李雲希身體再有什麼異常的地方,今天也是一樣。

醫生忙了一輪,又是驚訝又是失望地走了。和以前一樣,幾個護士小姐在外面等醫生走後,進來打了個招呼,準備換藥和清潔房間。李雲希看著床邊幾個吱吱喳喳的女孩子們,都是幾個熟面孔,今天正是國慶了,晚上的計劃還需要她們幾個的幫忙才能真正實行。想到這裡,她裝出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說道:「護士小姐,能不能過來一下?我有點事情要想要你們幫幫忙的?」

幾個女孩看到她臉上露出焦急為難的神色,紛紛停下嘴來,小聲的討論了幾句,一個看起來年紀稍大、二十四、五歲左右的護士看了看其他幾個,轉身走出門外,剩下的女孩全都捂著嘴在偷笑。李雲希被她們的反應弄糊塗了,自己只是想叫她們幫忙找張輪椅和晚上通容一下,一同準備和參加今晚的活動計劃,怎麼她們全都神秘昔昔的,倒像自己做了虧心事一樣。

不過,但快那個走出門外的護士小姐就回來了,臉上的笑意更濃,手裡還拎著一個古怪的東西,長長的嘴巴有點像花灑,但沒這麼大、沒這麼長,李雲希立刻想到一件東西,病房裡常用在走動不便的病人身上的方便的哭具----便壺,怪不得她們笑得那麼噁心,原來還以為自己要上廁所了。

那位護士把手上的東西往這群女孩懷裡一塞,挪挪嘴巴叫她們自己動手,這些女孩子又嘻嘻哈哈的把東西推回給她,嘴上還說:「還是瑤姐你的經驗豐富,你來好了,我們在旁邊見習學點經驗……」

李雲希見狀,心想這下可要當眾出羞了,自己可沒試過在這麼多女孩子面前脫褲子的。她雙手拚命搖動,嘴裡喊道:「不是……我不是……」

那位瑤姐嘻笑著,慢慢走過來,一邊舞弄著手上的傢伙一邊說道:「還有什麼好害羞的呢,你昏迷時我們都不知幫了你多少次了,不要客氣……」

李雲希一時無法和她說清這件事情,雙手只管揮舞著,不讓她過來,同時咽了口唾沫,正想說明一下自己的原意。

瑤姐見不能得手,向後打了個眼色,幾個嘻嘻哈哈笑作一團的女孩全都撲了上來,一人按手一人按腳一人壓身子,把李雲希壓在床上。李雲希頓時感覺到自己全身酸麻麻的,被她們軟軟的身體強烈地摩擦著,個個都是身材火爆,觸手之處更是高高聳起的重要部位,一時心神大亂,一股香水味直衝鼻塞,簡直讓她昏過去了。朦朧中看到那位護士好像獰笑著,把東西伸向下面,她不由大叫:「不要呀,我不是這個意思……」

幾個女孩子停下來了,鬆開手疑惑地看著她,不知她到底想說什麼。李雲希終於脫離了幾個女色狼的魔爪,軟軟地靠著枕頭喘氣,心中有點對剛剛的感覺竟有點戀戀不捨,女孩子的身體就是好呀!怎樣摸起來都這麼滑溜。

她定了定神,理順了氣息,慢慢說出她的今晚的計劃,幾個女孩一聽,亂鬨哄地議論著,躍躍欲試,眼睛全看著那個手還拿便壺的瑤姐,估計她就是這群護士的頭頭了吧。

「這樣也好,你也算撿回一條命來,應該慶祝一下的,不過等會不能太過火了,我只能在這層樓說得上點事,要是驚動了領導就麻煩了。」瑤姐想了一會,點了點頭說,但知道今天放假,那些領導們早就走光了,不過還是囑咐了幾句,看來還是挺關心李雲希的。

李雲希心裡大呼萬歲,果然女孩也是喜歡熱鬧的,計劃果然成功了。她心念一動,倏地伸過頭去,在瑤姐的臉上啄了一下,笑著說:「謝謝姐姐,我最喜歡姐姐了,這個算我報答你好了,到時我一定會注意的,有什麼事情包在我身上好了。」

瑤姐心花怒放,她一個月來都在李雲希的身邊照料她,心中早就喜歡上這個舍已救人又長得可愛開朗的小女孩。她輕輕撫著李雲希半長的秀髮,在她耳邊悄悄地說:「我也喜歡有你這個妹妹。」

李雲希一陣感動,自小缺少親情的她,這一刻才真正感覺到有親人的溫暖。她心中再也沒有歪念,伸過手去,抱著瑤姐的脖子,輕輕把頭枕在她的肩上,微微向她臉上吹氣說:「姐姐真好……」

剩下的幾個女孩子眼裡同時放光,搶上前來,緊緊抱住她的腦袋,大叫:「好不公平,只叫瑤姐一個人,不行,我也要當一次姐姐……」

李雲希的臉蛋夾在一片波濤洶湧之中,只覺得驚濤拍岸,觸手皆春,她長這麼大哪裡受過如此熱情強烈的刺激,一時全身的血液湧上頭部袋,一聲不吭就昏過去了。

-----------------------------------------------------------------------------------------------------------------------

余楓今天心情好了很多,站在辦公室里,目光透著厚厚的玻璃窗,蒼鷹一樣俯視著外面的大地,一望無際的城市在他眼裡看來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空殼。蜿蜒的車流就在腳下來回徘徊,就像一群小小的螞蟻,只要自己一出腳就能踩死它們。附近再也沒有更高的樓宇,這裡只有他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