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二十八集 兩人的差距

第二十八集 兩人的差距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3532

?今天李雲熙幾乎被醫院氣死了,剛剛還說要它見鬼去,現在就又回來了,還帶著一隻快燙熟了的手,真是鬱悶極了,自己前生應該沒做過什麼壞事,怎麼今生災難不斷的,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拜過佛沒信過上帝?不對呀,自己明明在松贊林寺讓喇嘛大師摸過頂賜福的,怎麼還是這麼倒霉的,簡直是走在路上也會被石頭砸中,喝口水也會被嗆到。

李雲熙的傷並不嚴重,只是給燙到手而已,本無大礙。醫生只是隨便問了一下,也就塗上藥膏,再用紗布包紮起來,就這麼幾個簡單的步驟,就花費了他八十大元,這已經是他錢包里的一半財產。現在的全部身價只夠半個月的生活費了。

自己不再適合再做男生了嗎?這樣真的會引來天怒人怨?李雲熙悲哀地想到自己的理想,已經慢慢地頹變成遙不可及的事情,十七年的男生生涯,真的不可能再往回頭了嗎?再說許韻怎麼怎麼辦?他突然發現已經有點喜歡和她一起的日子了。

李雲熙一邊想著自己的倒霉史,一邊捧著熊掌一樣的手回到新搬進來的公寓宿舍。余楓看他一隻手辦事都不方便,搶著幫他打開房門。看著余楓熟練地擰開那把怪異的大鎖時,他又不禁想到:這把鑰匙好像是他拿過來的,恐怕明天就得換個鎖了,看他今天這麼衝動,應該是個行事無顧忌的人,難保不會晚上偷爬進來的?

想著想著,他又有點害怕,余楓對自己確實很好,什麼事都可以為他做的樣子,但他對自己是不是有點過於執著了呢?他可以為了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女孩就轉學來這裡,也可以因為有人說自己幾句刻薄的話就當眾把別人揍個半死,過於執著的人,要是不能事事滿足的話,最容易出矛盾了,自己能管得住他嗎?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其實是由男的變過來的,他會怎麼想呢?他只是以為自己只是喜歡男性打扮罷了。

還有,難道有錢的人總是這麼肆無顧旦,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嗎?這樣的生活習慣自己一點也不適合,時刻把自己放在眾人之上的高傲作風自己也不喜歡。他喜歡的是一個平平淡淡的生活,需要的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爭名奪利,玩弄權謀正是他所討厭的。不知他是不是這樣想的呢?

余楓走進房間,仔細的把裡面清理了一番,又倒了一杯開水給他,儼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樣。

李雲熙接過杯子,又放回桌面,兩眼只管盯著他看。余楓慢慢有點不自然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說:「你沒見過我打架嗎?還記不記得上次晚上,我幫你揍的那兩個想侵犯你的匪徒,不是打得更厲害嗎?」

李雲熙想了想,好像也是,只是那時沒太多的感覺,那兩個作惡多端的人確實應該這樣對付,但今天的情況有點不一定,對方也不是可惡到要一定要用武力解決,而且是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引起那麼多人注視,要是自已在那裡暴露了身份可就麻煩了,他怎麼不不從我的方向替我想一想,自己本就是不想太引人注目了。

李雲熙點了點頭,裝作隨意地問他:「你是不是對傷害到我的人都是這樣子的呢?」

余楓點了點頭,說:「是,以後也是。」他說著又舉起右手來,就像上次發誓一樣。

李雲熙立刻按住他的手,搖搖頭說:「你不會見到任何人就是這樣的吧?記住了,不要亂髮誓,男人發的誓是一定要做到的。」

余楓心裡一陣感動,反手抓著李雲熙沒傷到的手,溫柔地說:「我一輩子只對兩個人發過誓,一個是我爸,一個就是你了。」

李雲熙心裡亂糟糟的,掙了幾下沒掙脫,不小心扯動傷口,「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余楓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尷尬地鬆開他,一臉歉意,拚命在他痛楚的手心吹氣。

李雲熙本不想讓他這麼難堪,只好找點事情分散一下現在的氣氛,一到剛剛他余的話,好奇地問道:「你家好像很有錢的?到底做什麼生意?你對你爸發過誓?能不能說來聽聽?」然後趁他心神微動,慢慢把手抽了回來。

余楓聽提到和父親的約定,臉上充滿了自信,躊躇意滿地說:「我在上大學之前曾向他保證,大學畢業之後,我一定可以幫他打下A市這片江山,現在我已經做到了七成了,只要再有一年,我的夢想就可以成功了,至於我家的情況,我想你以後有機會一定會知道的,到那時才對你說,你才明白。」

「也是,我對金融商業真的是一點也不懂,那你以後是不是要做總裁或董事長什麼的?做公司的老大?」李雲熙繼續漫不經心地說,心中有點不經為然,人做到這個地步了還有再拼下去的必要嗎?金錢再多也只是一種數字遊戲罷了,不能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又有什麼意思。

「當然,我的目標不只在A市和全國,而是在世界領域裡也能爭上一席之地?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的!!」余楓說著說著,臉上升起一種前所未見的驕傲,不知不覺地站了起來。

李雲熙「卟」的一聲笑出來,指著他的鼻子說:「你呀,未來世界著名企業的大總裁,今天竟然和兩個乳臭未乾的學生在飯堂里打架,還把飯潑得人家一身都是,還不知害羞。」

余楓「嘿嘿」兩聲,收起了剛才得意的神情,認真地看著他說:「我剛剛說了,只要有人傷害了你,我都不會放過他的。」

李雲熙一顫,再也笑不出來,看著他一臉的虔誠,不禁想起以前有人說過的一句話:相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