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二十集 冰封之夜

第二十集 冰封之夜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5560

?李雲熙……許韻……」

劉亮他們三人不可思議地看著李雲熙和許韻急速下墜,上涌的氣流把許韻和李雲熙的秀髮吹得向上筆直。李雲熙用手扶著向上筆直的秀髮,好像是在和他們告別~~「怎麼會這樣?」三個人趴在洞口,伸出去的手臂無力地垂下,半晌才說出這樣一句。

「對了,他們身上還帶著手機,快打打看能不能找到他們。」一個人好像想到了一點。

「手機?」劉亮連忙翻出自己的手機,還好上次剛到香格里拉時他把所有團員的電話號碼都記下來了,這是他當導遊的一貫做法,聯繫方便。

電話里是一陣短促的嘀嘀聲,機械的女音提示:你要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真見鬼,最想要它幫助的時候總是會這樣。」劉亮狠狠的咒罵著,不知是說那個通信公司還是這個要命的地方。

他明明知道冰川下面的冰洞錯綜複雜,現在霧氣又大,信號根本不可能傳送到李雲熙的手機上,可嘴上還是忍不住罵出來。

「現在怎麼辦?」兩個團友已經是面無人色,面面相噓,嘴吧動了幾下,膽驚心顫地看著他。

「現在回去,告訴雪山旅遊區的管理人員,立刻前來搶救。」劉亮還是比較鎮定,看了看黑漆漆的冰洞一眼,馬上做出正確的決定,並安慰他們說道:「這件事大家都儘力了,不是你們的錯,而是我的問題,沒有指揮好這次活動,沒有充分準備好,我會處理好這事的,先帶你們回去,以後的問題就讓救援專家們來接手好了。」

夜幕慢慢降臨了,霧氣紛紛從樹林草叢裡湧出來,天空變成一張不透明的白紙一樣,冰川隱匿在白色的海洋中,散發出冷冷的光澤,多了幾分詭異。

※※※

李雲熙一手死死捉住許韻,許韻一手死死抱住小鹿,兩人一鹿順著黑黑冰洞向下速溜,誰也不知終點在何方,結局會怎樣,心中同時想到這次只怕要變千年殭屍了,李雲熙緊張之餘,竟有點解脫的感覺。過不多時,冰洞由豎變橫,下滑的速度也慢了起來,前面不遠處驀地出現一絲亮光,兩人心中一動,要到頭了。剎那間,兩人衝過這點亮光,騰空划出一道完美的平拋曲線,砰的摔到一層厚厚的雪堆里。

李雲熙心中大喊,原來還我沒死到呢,跟著吱吱哼哼的爬起來,低頭一看,自己正壓在許韻身上,全身上下只是要命的疼痛,但沒有那種刺骨的骨折感覺。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呀。

許韻就比較可憐點,因為她在下方,這次正正的當了他的肉墊,雖然身下有鬆軟的積雪,但這麼高的地方滑下來的衝力非同小可,加上她身體又比較虛弱,一下昏了過去。

李雲熙見她躺在雪上不醒人事,大吃了一驚,不知她生死如何,連忙把她抱起來,手指放到她的鼻子下面,到她還在呼出熱熱的氣息,雖然較慢但相當沉穩,心裡稍稍安定。

挑了一塊平平的地面把她舒舒服服地放置好,李雲熙才有空觀察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條冰川圍成的小冰谷,大約100多平方大小,外面全是高高的冰壁,把這個冰谷圍得鐵桶一樣,看來這是夏季冰雪融化時沖刷出來的。整個冰谷就像水晶做到的宮殿一樣,到處都是晶瑩的冰柱,琉璃變幻,白瓊玉砌,竟似人間天宮。李雲熙看了看頭上,天已經暗下來了,遠遠的景色變得模模糊糊,一片寂靜,連動物的叫聲也聽不到,說不出的高寒寂寞。他不敢亂走,生怕又掉到另一個冰洞里,到時真的要長留在地下了。

突然「吱」的一聲從許韻那邊發出來,李雲熙趕快走回到她的身邊,見她雙眼緊閉,臉色蒼白,依然還沒醒過來的跡象。

一個小腦袋從許韻後面的雪堆中探出來。兩隻小眼睛靈活地左右轉動,正是這次事故的罪魁禍首。原來它剛剛就掉到這個雪堆中,身材又小,掩埋在雪中一時倒沒發現。

小鹿的腦袋轉了幾下,身子也冒出來,最後是兩條細長的後腿。李雲熙直到現在才認真注意到它的模樣,四肢相當靈活,腦袋一搖一晃的,發出幾聲「咩咩」聲,挺可愛的。

李雲熙對它可是又憐又恨,故事低下頭不理睬它。伸手慢慢抹去許韻發上的雪花,過了一會,前面又沒了動靜。他抬頭一瞧,見那隻小鹿也在盯著它,兩隻寶石般的眼珠一動不動。

李雲熙有些失笑,一隻小小的幼鹿能知道什麼呢,又不是全是它的錯。舉起手向它招了招,它像是懂得李雲熙的意思,緩緩走過來,身子在不斷抖動,應該是絨毛還沒長出來,抵禦不了這裡的冷氣。李雲熙脫下外面的衣服,披在它身上,它也沒掙扎,慢慢的躺在許韻身邊睡著了。

這時候李雲熙才感覺到臉上濕濕的,用手摸了一下,卻是火辣辣的痛,應該是滑下來時刮傷的,剛剛被冰片凍住沒痛,直到現在才感到臉上像一條火蛇在延蔓,傷得好像不輕,這下可真的是破相了。

過了一會,許韻動了動,呻吟了一句,李雲熙把她的頭抬起來,枕在自已的腿上,讓她睡得舒服點。許韻哼了幾句,轉過身又睡著了,看來沒什麼大問題。

好平靜,李雲熙也躺下來,閉上眼睛享受這份萬籟俱寂的味道,耳朵里升起一陣熟悉的音樂,往事潮水般掠過眼前,是8歲那年,他獨自一個在村子後山裡拉二胡時的那種孤寂。那首曲子隨著往事,慢慢變得完整起來,遊走在他的耳膜,他逐漸緬懷在往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