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修改)第七集 仲夏夜語

(修改)第七集 仲夏夜語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3699

?已經是子夜時分了,大街旁邊的店鋪幾乎都關門了。只有路邊的幾個擺賣宵夜的小販,還在忙碌著。也準備收拾東西離去。

李雲熙和許韻並肩走著,穿過大街,拐了個彎,燈光暗淡了許多。李雲熙心中是百感交際,和漂亮的女孩子一起走在昏暗的回家路上,正是他一直夢想著的事情,但現在看來,卻有點不是那麼回事了,自己該用什麼態度面對這一切,抱著她?摟她,還是背著她,與她太親密會讓自己無所遁形的。想著想著,他越走越慢,漸漸落在許韻的後面。

許韻穿的是單薄的無袖子連衣裙,晚風一吹,好像有點冷,縮了縮脖子,跑回他的身後說:「晚上這裡很黑的,我一個從不敢走這邊的。」

「最近的治安不怎麼好,城市大了,人也就複雜多了。」李雲熙望了望昏黃的街燈,心裡想到每天的媒體里全是說偷竊、搶劫、勒索、殺人放火什麼的,城市的陰影真是無所不在。

「現在的生活有點像沒有安全感。特別是我一個女生,要出人頭地很難的。」許韻也想起一直以來的生活,她考慮的是女性方面的艱辛,特別是要做一名成功的女性是她小時候的夢想。

「嗯,這幾年經濟是發達了,但真正起來的只有一小撮人,窮人更多,每天新聞說的全是下崗問題,外地民工不斷湧進,在這個地方要生活很不容易的,貧富懸殊太厲害,很多問題就暴露出來了,特別是女孩子,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要想成功,真的是千難萬苦,你還好說,長得漂亮,做什麼都容易,要是連樣子也沒有的女孩,真的不知怎麼發展了。」李雲熙看著她的面容,搖搖頭遺憾地說。

「你怎麼知道我就容易成功,世界上根本沒有容易這兩個字的,漂亮的女孩要成功,負出的只會是比平常人更多的辛酸,除非是用自己的臉蛋或身體作賭注。」許韻深有感觸的反駁說。

李雲熙也點了點頭,說道:「說的也是,女孩子的滋味確實不好受,要想靠自己的能力不受外界的擺布,真是很難。」

許韻驚奇地「咦」了一聲,說:「你也知道這些?是不是也試過扮成女孩子?味道怎麼樣?其實看你這個樣子,你只要不說自己是個男的,別人絕對認為你是個女孩子,還是很漂亮的呢。」

言多有失,李雲熙猶疑了一下說:「有些事經歷過就自然知道了。」然後再也沒有出聲,立心不談論這個問題了。

兩個人靜靜地走著,李雲熙又慢慢的落在後面,讓出一段小小的距離。

許韻眉頭一皺,跑回來,拉住他的手輕輕的說:「能不能告訴我多一點你的事嗎?為什麼以前冷冰冰的?為什麼這麼像女孩子?」

李雲熙看著她一臉渴望的眼神,不忍拒絕,也想自己家庭的事告訴她也沒什麼,看她不像一個大嘴巴的女孩。

在她的引導下,李雲熙的回憶慢慢打開了:「原本我家裡環境相當不錯的,父親很愛母親,那時的生活很幸福,兩個人住在一個平靜的地方,後來我出生了。聽外婆說我是早產的,母親生下我後一直很虛弱,從這時開始,家裡的氣氛就變了,整天都在白色的病房渡過的,後來不久,母親就去逝了。我對那段日子沒有印象,只記得白白的顏色。」

父親是從外國留學回來的,是一個研究所的教授,可以說是相當年輕就當上教授,所以工作很忙,母親去逝之後更是傷心,整天只顧工作,也不考慮身體,終於在我六歲那年也跟著去了。」李雲熙對雙親沒有印象,都是從他外婆那裡聽到的,爸爸媽媽的相逢,應該是很浪漫溫馨的吧。」

許韻認真地聽著,神色越來越悲傷。李雲熙咽了咽口水,休息了一下,繼續說下去。

「自從那以後,原本關係很好的親戚也開始避開我了,都說我的命不好,專剋死親人。父母都在的時候,一直都很照顧他們的,人走茶涼呀。年紀太小的我在這裡沒人照顧,不得不搬去農村外婆家居住。外婆很疼我的,真想念那段日子……」

「後來那些親戚不知從哪裡得知父親留了一筆遺產給我,還有一套房子,結果又全跑出來就要照顧我,還指責外婆吞了那些遺產。外婆很生氣,三年後也去逝了,我就又回到這個城市,到現在都是一個人生活。」李雲熙沉浸在往事之中,不知不覺全部產了出來,其實他只打算簡單地說一點罷了。

「你好堅強,這麼悲慘的童年都熬過來了。」許韻感嘆地說,李雲熙的胳膊被她雙手抓得更緊了。

李雲熙笑了笑,跟著說:「悲慘?或許吧。長大之後,我才明白,事情都是相對的。你看我現在,無憂無慮的,多自在,家裡還有一點積儲,足夠我讀完大學,不用為一天三餐奔波。這種生活很多人作夢也沒想到。」

許韻又是嗯了一聲說:「說是這樣,但是家庭的溫暖是很重要的呀,你會不會太寂寞呢?」

「以前我覺得這個世界充滿了灰暗,所以整天冷冰冰的,這段時間以來,我突然感覺到,要是你自已都認為世界灰暗,那看到的永遠都是醜陋的一面,要是覺得世界是還是美好的,就能發現很多開心的事。所以,我現在也有了幾個很好的朋友,生活也很開心。」李雲熙的表情慢慢開朗起來,確實是因為鄧宇飛這個活寶,自己才覺得有了點樂趣。

最後,李雲熙慎重的說「你可是第一個當我聽眾的人,可不要和別人說起。」

許韻靜靜的聽著,心裡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