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修改)第六集 同學聚會

(修改)第六集 同學聚會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821

?

天慢慢暗下來了,他本想通知鄧宇飛說有事不去參加聚會了,但剛剛那一下,手機已經進水壞掉了,怎麼也開不了機,電話號碼也拿不出來,現在人的悲哀呀,手機壞了就什麼也幹不成了。

「還是去一下吧,順便把頭髮也剪了,」他對自己說。其實還是喜歡和朋友聊聊天的,特別是最後一次了。不過當務之急是怎麼騙過那些老同學,要是讓那幾個大舌頭知道了,不用明天,第二中學的XXX是一個人妖的消息就傳遍市區了。對了,要打扮一下再出去。

該怎麼打扮呢?他慢慢回想起漫畫里那些女生打扮成男裝的辦法。先是肌膚,這個好辦,穿長袖衣服和長褲就行了,熱是熱了點,將就一下就行了……面上?這個有點難度,對了,電視上不是常說帶上墨鏡嗎?這個可以試試。頭髮?剪掉就好了。

他仔細挑出幾件認為最的男性味道的衣服穿上,下身再穿一條牛仔褲,腳上一對運動鞋,再把頭髮盤起來,對著鏡子轉了轉,然而鏡中依然是一個穿成男裝的女孩,俏麗的面容早把他出賣了,他有點泄氣,想到:要把頭髮剪了才知道,還有帶墨鏡……

時間快到了,他終於從鏡子里回過神來,衝出家門,去實行那個男裝計劃。

傍晚時分,街上正是最多行人的時候,李雲熙走在大街上,左思右盼的尋找一間感覺有實力的理髮店,打扮的事還是讓有實力的專家才能弄出效果來的。

走著走著,他感覺有點不對勁了,前後左右都是刺人的眼神,一道道目光好像要穿透他的衣服一樣,雲熙哪裡受過這麼萬眾注目,臉上像火燒似的,低頭拚命向前疾走,耳朵還隱隱聽到那些人對自己評頭論足的。

「不錯,真帶勁,可惜還是飛機場,不知摸起來手感怎麼樣……」一個流里流氣的年輕人說。

「現在的女孩子呀,好好的這麼多東西不穿,就喜歡穿男人的衣服,真是什麼世道……」一個上了60歲的老頭說,聲音最大的就是他。

「你懂什麼,看你都白活一把年紀了,這才是現在最流行的中性打扮……」旁邊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學生楞了他一眼,有點羨慕地說。

李雲熙沒想到自己成了自己的議論中心,恨不得鑽進地下,腳步越走越快,最後是幾乎是跑起來了。終於,他遠遠看到一間裝修得還挺有特色的理髮店,就逃難一樣跑了過去,站在玻璃門前,打量著這間店子,推測他的實力如此。

「歡迎光臨,美麗的小姐,有什麼可以為你服務嗎?」一個穿著有點誇張襯的青年看到生意到了,趕快跑出來幫他拉開大門。

「嗯……給我把頭髮剪掉!」李雲熙看了看他頭上古怪的髮型,有點猶疑,但人家這麼熱情,總不好意思拒絕。

「剪掉!?」那個年輕的理髮師大吃一驚,連忙勸告:「據我看來,你這可是我見過中最漂亮的長髮了,像絲一般的柔滑,像大海一樣的…………」

「不要囉嗦了,有生意送上門也不做?我很趕時間的。」李雲熙打斷理髮師的話,堅決地說道。

「不行,我是美髮家,只會美髮,不會毀滅這麼一件珍品的,這樣美麗的秀髮,應該用最好的洗髮露和護理液,還要經過最專業的油,才能真正散發迷人的光彩,小姐要不要試試?」理髮師耐心地推薦各種名貴的護理產品。

「我只想剪掉,雙倍價錢好了,要快呀……我很急」李雲熙有點不耐煩他的囉囉嗦嗦,天都完全黑下來了。

「不可能的,雙倍價錢就想讓我放棄護理這麼美麗的秀髮……」理髮師立刻落井下石,越是著急的人越要大大的宰上一頓。

「那……四倍行了吧,你不動手我自已剪好了。」李雲熙對外面圍著越來越多的人越感到害怕,不想再這樣跑出去了。

「成交!」他這次非常乾脆,立刻拿出工具,示意他要開始了。

李雲熙馬上坐到理髮椅子上,任他狠狠的蹂躪長長的頭髮。

半小時後,他左手叉腰,右手持剪,一聲大叫:「行了。」語氣中好像對自已的作品非常滿意。

「這是什麼頭髮…」李雲熙站起來,對著鏡子轉了轉身體,鏡中的女孩頭髮是短了,看起來卻有一種很甜很清純的感覺,完全不是他開始想像的那樣。

「我對四倍價錢的工作當然是盡心儘力的,這是今年女生中最流行的短碎發。」理髮師微笑著捏著他耳邊上一縷頭髮說道,並對「四倍」這兩個字拖得很重,提醒李雲熙該結帳了。

李雲熙一臉的憤怒,這人竟然把自己的頭髮弄成女性樣子,這下子怎麼去參加聚會?一時氣極反笑,陰陰地說:「以後你們這個店子還可以開個兼職,賣賣其它東西的!」

「是嗎?有什麼好介紹的?」理髮師對美女的提議很有興趣,依然微笑地問道。

「賣帽子。」李去熙從衣架上扯出一頂帽子,「啪」的一聲戴在頭上,丟下一張紅紅的鈔票摔門而去。

他走在大街上,戴了頂帽子,周圍的眼光果然是少了很多,很議論自己的聲音更大了,有幾個不知死活的還在高聲吹起口哨,跟在後面。李雲熙實在受不了了,在一邊的小攤上拿了一副墨鏡,丟下十塊錢狠命跑開了。

他專挑人少的路上走去,拐了幾個街道後,一個大大的霓虹招牌出現在面前,正是他本要來參加同學聚會的地方。

該不該進去呢?他隔著玻璃看到同學們都在裡面大聲喧嘩著,心裡一時拿不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