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修改)第五集 變異

(修改)第五集 變異 (1/2)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4054

?城市裡的霓虹燈次遞閃爍起來,各種各樣的人好像從地上冒出來的一樣,熙熙攘攘的與白天的冷清猶如兩個世界。李雲熙推著車子跌趴撞撞向前走著,一幅失魂落泊的樣了。他對外界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腦里翻來覆去的只有那個淡黃的身影。

李雲熙打開家門,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家的味道。他整個人都鬆弛下來,燈也不想打開,直接走回房間,一頭載在床上,家裡才是他最好的避風港,在這裡他可以肆無顧忌躲在角落裡,尋求想像中的父母安慰。

「媽媽,你相信命運嗎~~我是不是好傻~~你會不會怪我沒用~~老爸怎麼追你的~~喜歡一個人會不會這麼難過的~~頭好疼~~~我好累了~~晚安~~」李雲熙趴在床上,撫摸著柔軟的被子,對著黑暗的角落喃喃自語。

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偏偏還想著去做,就想黑夜中的飛蛾,明知會*而死,但一直向火中撲去。他想著想著,眼睛開始模糊起來,一陣難以形容的倦意升了上來,他兩眼慢慢閉上了,嘴上還是在不停的動著,不過再也沒發出聲音來,眼角緩緩滲出幾滴晶瑩的淚水。

夜很深了,城市裡的燈光也暗淡下,暗淡的月亮時而在高樓背後露出臉來,看著這片變幻無常的大地。初戀失敗的男孩,蜷縮在黑夜的床角,緊緊的抱著枕頭,頭伸進被子里,好像一隻受傷後的鴕鳥。

風急了起來,呼呼地從窗口湧進,像是預示著什麼,四周的物品漸漸在黑暗出呈現出本來的輪廓。

慢慢地,整個房間浮現一種淡淡的瑩光,瑩光慢慢聚集在男孩的身上,小男孩的身體好像與浮光相共鳴,從心臟的部分里煥發出一團灰濛濛的白光,隨著血管全身遊走,所到之處,整個皮膚逐漸變得透明起來,宛如一塊天然的水晶,清晰的看到裡面的血管,血液開始沸騰,洶湧的流遍全身上下,最後集中在胯下和胸口,這兩個地方劇烈變異起來,蛻下一層層東西。男孩的臉一會兒強烈的扭曲著,眉頭越皺越高,最後竟像要破了,全身皮膚泌出一顆顆小水珠,如同身處地獄的煎熬,一會兒又舒展開來,嘴角掛著一絲溫馨的微笑,像是處於無盡的幸福之中……

李雲熙朦朧中看到一身白衣的媽媽把還是嬰兒一樣他抱起來,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些什麼,好溫暖,好舒服的感覺。他正想伸出手去撫摸那個白色的影子,突然發現一切消失了,媽媽,為什麼要走呀?不要丟下我……突然,場境一變,自已躺在冰冷的玻璃瓶子里,外面變成一望無際的虛空,好痛苦呀,為什麼我要這麼痛苦,他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已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突然,一雙火紅的眼睛出現在外面,野獸一樣的瞳孔盯著他。一種孤獨和恐懼的感覺充斥著整個空間,那雙眼睛越來越近,越變越大,幻變成一個猙獰的巨大笑容,把他淹沒。他突然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爸爸,不要……」

「好亮,已經是白天了?」李雲熙突地睜開了眼睛,陽光正射進房間,交織出一片奇異的感覺。李雲熙好像脫力了一樣,全身軟棉棉的,一下爬不起來,好像下面有點濕濕的,有點艱難地轉過僵硬的脖子一看,原來下面的被單完全汗濕了,他有點難為情地說道:「好可怕的噩夢,還好沒人看見,不然還以為我尿床呢。」

他吐了吐舌頭,就這樣躺在床上說道:「我又睡過頭了,不好意思,爸、媽午安。」樹熊掛鐘告訴他已經下午三點了,自己又是睡了大半天,身材都麻痹了,只好慢慢等待身體的復甦。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了,全身經脈跳動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麻木的身軀也能活動了。然而,肚子一陣抽搐,發出一聲響亮的叫聲。肚子怎麼這麼餓?李雲熙摸了摸肚皮,覺得有點異樣,手感也不大對,受不了啦,餓死了,先找點東西吃再說。想到這裡飢餓的感覺越發強烈,最後他終於忍受不了,不顧全身酸痛,跳下床來,光著腳丫跑出客廳,從冰箱里翻出一包餅乾,一個勁向口裡塞。

一口氣吞下大半包的餅乾,他感到有點口渴,又翻出一盒牛奶向口裡倒去。舒暢之際,突然房間里冒出一陣激昂的思馬進行曲,李雲熙嚇發一跳,滿嘴的餅乾和牛奶直衝鼻塞,一陣強烈的咳嗽,差點沒嗆死。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急忙跑回房間,只聽到鈴聲越來越響,不知手機放在何地。他豎起耳朵聽了聽,然後用伸腳進去床底,攪動幾下,撥拉出一隻沾滿灰塵手機來,一看號碼,還不是那個花痴一樣的鄧宇飛還會是誰。

「失蹤夠了沒有,找你三天了手機怎麼也不接,人也都不見,還以為你死了呢……」鄧宇飛洶洶地質問著,想必是泡MM不成功就找他來胡扯發泄一下。

「你沒病吧?不是昨天才見過面嗎?」李雲熙覺得很受氣,白白當了次活包,難道他糊塗了嗎?怎麼會說過了三天呢。話一出口,他立刻就覺什麼不對勁的,好像現在不是自己一樣。

哪裡不對勁?對了,聲音。尖銳清脆,一點也不像自己在說話,這是自己的聲音嗎?怎麼會變得這麼高,難道自己生病了?

「今天晚上八點同學聚會,在紅月山莊,我都找你三天了,電話也不接,也不知死哪去了……咦,你是不是雲熙,怎麼聲音有點尖……」鄧宇飛聽出有點不妥,一連串話發下來。

李雲熙有點發昏了,怎麼會是三天,自己竟然一覺睡了三天,怪不得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