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變身情緣 >第六十九集 最終記憶

第六十九集 最終記憶 (1/3)

小說名稱《變身情緣》 作者:深藏blue  更新時間:2016-04-16 20:06  字數:5846

?李雲希地把照片翻來覆去,還跑到陽台上對著陽光透視起來,最後皺眉奇怪地說:「什麼東西也沒有呀?」

余楓笑了笑,接過相片說:「要這樣才看到的。」

他把陽台的窗帘全拉起來,所有的房門全關上,剛剛還一片亮堂的廳立刻陰暗下來,幾步之外的李雲希看上去也有點朦朧不清。他拿出一支小手電筒擰亮,電筒是經過特殊製造的,發出紅紅的冷光,照在相片上。

李雲希好奇地湊過頭去,果然見到在紅光的照射下,相片的右下方隱隱出現一行字跡。

「我朋友在沖洗的時候發現的,當時在暗室里看得更加清晰,覺得奇怪就告訴我了。」余楓也把頭湊上去,兩個腦袋快頂在一起了。

「是用特殊的藥水寫的吧,不行,這樣看太模糊了,根本認不出字來。」李雲希眼睛睜得老大,就是無法從那一堆發散的了跡中看出什麼東西來。

余楓猶豫一下,把手電筒熄滅。

「為什麼不繼續看下雲?」李雲希不滿地說。

「沖洗後第二天我就知道了,但我考慮了兩天,才決定把它告訴你,不過我希望你還是不要去追究的好。」余楓感覺像是很為難。

「這是我父親留下來的東西呀,他一定是想告訴我什麼,為什麼不查清楚?」李雲希一把搶過他手裡的電筒繼續看。

余楓嘆氣說:「我總覺得你父親把它藏得這麼隱蔽,應該是不想你知道的。」

他見李雲希根本沒有抬頭聽他的話,只好繼續說下去:「據你說的,你父親是一個生物學家,他可能是留下一些當時技術上的秘密,這些秘密可能有很複雜的背景,是很危險的東西……」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相信這一定是和我有關的。」李雲希終於抬起頭來,滿臉的興奮,她想到這可能就是自己為什麼會變成女生的原因和回復男生的方法了,「至於危險,就算是當時非常先進的技術,都過了十多年了,也會變成過時的東西了,應該沒有會注意這些東西了。」

「你真的是這樣想嗎?」余楓的臉色越來越嚴肅了,他也算在社會上打滾過幾年,人世的陰暗好待也知道幾分,況且這件事關聯到李雲希,不能不讓他鄭重考慮。

「算了,你不想一起我自己來,反正我去照相館叫人幫洗一下就知道了,不過這樣你可不要再插手這件事了。」李雲希看來是有點氣了,把電筒丟回給他。

余楓咬咬牙,終於說出來:「就這說定了,不過一切都聽我的指揮……」

「這樣才是聰明人。」李雲希敲了敲他的腦袋,「要是你頭上也挨一棒子可能會更聰明些吧。」

……

第二天,李雲希和余楓出現在銀行的保管庫里。

「輸入你的生日數字就行了。」余楓指著其中一個保險箱說,不過臉上的神情也是半信半疑,同時也緊張不已,眼睛不時東張西望,好有做賊的天賦。

十分平常的保險箱,應該有好多年頭的古董貨了,還用老式的轉盤鎖,就算丟在街上也不見得有人會開的那種,放在這一片保險箱堆中完全不起眼,如果有盜賊進來洗劫的話,唯一看不上眼的絕對就是這個。

「就這麼簡單?」李雲希撇撇嘴,彷彿在嘲笑他的小題大作。

「可能還有機關,你走開一點,」他推開李雲希,一本正經說:「把號碼告訴我,我來開。」

「用不著吧?」李雲希隨手就轉動密碼盤,不以為然地說。

「小心呀!」余楓臉色一綳,緊張地撲起來搶在她面前,按常理說隱藏這麼深的東西不應該這麼簡單,一定會有什麼機關,是槍口還是毒氣,又或者是炸彈?他越想越變成恐怖的東西,臉色也發白了。

「開了,」李雲希得意地瞄了他一眼,「這是我父母留給我的東西,怎麼會有問題?」

「還是小心點好!」余楓擦了擦汗,和她在一起真是會少好幾年的命吧!

箱子里只有一本黑色的筆記本,還有一盒錄像帶。筆記本看起來用了相當長的時候,封皮都磨損邊了。

「就算多重要的東西,過了這麼多年也變得無關輕重了,人和時代都在變著呢!」李雲希撫摸著筆記本低聲說,聲音說不出的寂寞。

「不過有些感情是不會變的。」余楓安慰說。

「嗯,我們回去吧。」

……

車停在樓下,李雲希讚賞地拍了拍余楓的肩說:「今天辛苦你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但是……」余楓還想說什麼,被她阻止了。

「回憶還是讓我一個人慢慢感受吧。」她揮了揮手走進樓梯間。

余楓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樓間,苦笑著自言自語:「看來我還無法走入她心裡吧!」

李雲希的心跳得厲害,和余楓在一起時還能保護鎮定,但一旦一個人靜下來,手裡的兩件東西就立刻能火燙著幾乎拿不住。

自已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父母留下來的東西,為什麼父親會用這麼神秘的方法把筆記留給自己,這本筆記是不是該看?每一個問題都如針刺一樣在她心裡鑽著,讓她無所適從。

算了,還是先看錄像吧,她心虛地放下筆記本,拿起錄像帶放進錄像機,但手一直顫抖著,放了幾次都塞不進去。

她才發現自己是如此的無力,真後悔剛剛把余楓趕跑了,和他在一起彷彿有一種堅強的感覺,縱然只是表面上也好,也是自己的唯一的依靠。

一陣沙沙的倒帶聲,電視畫面一片讓她心驚肉跳的空白,就像黎明前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