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權謀:升遷有道 >正文_權謀第1924章

正文_權謀第1924章 (1/2)

小說名稱《權謀:升遷有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更新時間:2017-09-19 08:21  字數:3324

蕭博翰本想拒絕的,不過想想也成,耿容手上沒錢可能還安定一些,不然怕他心野,出去喝酒閑逛惹出事端,蕭博翰說:「也好,我幫你先保管,將來還是會還給你的。」

耿容又客氣了幾句,就在楊廠長帶領下,到給他安排的住處收拾去了。

蕭博翰這才注意到蒙鈴已經不再辦公室了,他就看看鬼手說:「咦。蒙鈴呢?」

鬼手說:「剛才就出去了,她沒到過這裡,好奇心重著呢。」

蕭博翰說:「我也很少來這,走,我們一去轉轉,今天天氣也不錯,有點春天的氣息了。」

鬼手就和蕭博翰一起到了外面,兩人曬著太陽四處走走,看一看牛羊,掂一掂牧草,活動一下手腳,倒也輕鬆了不少。

這養殖場面積很大的,前前後後的一大圈,足足有二百來畝地,不過建築很少,除了一些牛圈和羊圈,剩下的都是草地,現在天氣還冷,地下也沒有長出什麼綠草來,去年秋季收下的很多牧草倒是整整齊齊的堆碼在那裡,就像電影里演的古代兵營的糧草一樣。

蕭博翰饒有興趣的轉了回來,遠遠看到蒙鈴在提個奶捅也學人家一些女工在擠奶,鬼手和蕭博翰就走進一些,看的清楚了許多。

這裡並不是現代化的擠奶方式,大牧場人家是用機械擠奶,用擠乳機利用真空原理將牛奶從牛*中吸出,與犢牛哺乳非常相似,一般擠奶設施有三種,管道式擠乳,擠乳台和桶式擠乳系統,前兩種均適合於大型乳牛場,後者適合於栓系式飼養條件的小奶牛場和專業戶。

這個牧場是僱傭了一些當地婦女用人工的方式給牛擠奶,她們先要按摩牛乳,使牛*放鬆,避免*充血和充液,*充血和充液引起疼痛,可導致乳牛停止排乳,擠乳和按摩間的脈動頻率,每分鐘為50-60次,等按摩結束,就用一個塑料奶捅接在下面,輕輕的擠壓,擠下的牛奶就流在在桶里,這種效率是不高,但比起買設備什麼的,但是成本降低了不少。

蕭博翰看到額有趣,就多看了一會,那面正在忙綠的蒙鈴也是滿頭大汗的忙活著,她看到了蕭博翰和鬼手,轉過頭來問:「蕭總,這好有意思啊,你也來試試。」

蕭博翰搖下頭說:「我不會啊。」

蒙鈴笑呤呤的說:「這很簡單,看都看會了,還用學啊。」

鬼手對這個沒有什麼興趣,就說:「玩一會就可以了,家裡還有一堆事情呢,我們走吧蒙鈴?」

蒙鈴一想也是啊,蕭語凝剛回來,蕭博翰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問她,自己不要光顧自己玩的高興,忘了正事,她就提著桶站了起來,走到了蕭博翰和鬼手的面前,說:「唉,別人擠的牛奶都裝了滿滿的幾大桶了,我折騰了半天才擠出了一丁點兒,看來做什麼都要技術呢。」

蕭博翰認真的看了看她的桶里,確實只有一點點,而且看著也不怎麼像是牛奶,倒像是其他的什麼液體一樣,蕭博翰疑惑的看看別的擠奶的女工,又看看蒙鈴擠的牛,最後恍然大悟了。

他就忍不住放聲的笑了起來。

蒙鈴和鬼手都很奇怪他怎麼莫名其妙的大笑,蒙鈴莂莂嘴說:「蕭總,就算我擠得少,也用不著這樣笑話我吧。」

蕭博翰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說:「你知道你為什麼擠的這樣少嗎?」

蒙鈴搖搖頭,好奇的說:「不知道啊,你說說,你說說,為什麼?」

蕭博翰就很正經地說道:「小姐,我非常遺憾地告訴你,你擠的是頭公牛,而且還擠錯了地方。」

蒙鈴傻傻的看看蕭博翰,又看看剛才擠得牛,再和別人擠的位置做個比較,一下子什麼都明白了,哎呀,怎麼擠到那個地方去了,那是不是傳說中的牛鞭??

蒙鈴大羞,一張俏臉變得鮮紅鮮的,在蕭博翰和鬼手那壞笑聲中,扔下了奶捅,一溜煙就上了小車,再叫都不下來了。

蕭博翰和鬼手也就打住笑,和楊廠長,耿容又叮囑了幾句,這才一路回了恆道集團。

回去以後,蕭博翰就詳細的問了妹妹這次綁架案的經過,他要確保妹妹語凝沒有受到傷害,但結果還是讓蕭博翰感覺到有點不妙,在整個談話中,蕭語凝不僅沒有對耿容應有的憎惡,反而在說起他的時候,眼中都有了一種奇異的光亮,她甚至還不斷的問蕭博翰:「你把他藏在什麼地方去了,快告訴我,我明天要去看他。」

蕭博翰嘴裡支吾著,應付著妹妹連珠炮一樣的提問,他沒有辦法阻止蕭語凝有點興奮的情緒,她好像對這次綁架一點都沒有過擔心,更多的是感到有趣和新奇,這是很危險的想法,特別是她對耿容的過度讚美和關心,讓蕭博翰已經開始後悔自己把耿容帶回恆道集團了。

蕭博翰最後也沒有告訴蕭語凝關於耿容的藏身之地,他不希望這次的意外,讓妹妹蕭語凝有什麼過多的想法,這一點是必須要警惕的,耿容的確也是有個有魅力的男孩,特別是對妹妹蕭語凝這樣不通世事,浪漫天真的女孩。

等蕭語凝離開了辦公室之後,蕭博翰也有了倦意,昨晚上他熬了一夜,現在精神鬆弛下來,就頭暈暈乎乎起來,但蕭博翰心裡還有一件事情在擔憂,他就強打起精神,打開了電腦,看看林彬那面對潘飛瑞的監視有沒有什麼新的進展和消息。

昨天晚上,蕭博翰就有一種流年不利的感覺,最近的麻煩事情真多,一件接著一件,一想起來就頭疼,這麻煩大有前赴後繼的架勢,讓人應接不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