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不會坑的

不會坑的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7-04-11 15:50  字數:2424

親愛的們,我胡漢三又回來啦,今天上午終於考完試了,真的是最後一次了,今天起複更,真的很抱歉,卻也感謝每一個還在等我的親們,只能加油寫出更好的故事回報大家了。

***

林芷萱已經放下勺子,與一屋子的丫鬟一樣,上前去給他見禮,冬梅、秋菊幾個都嚇壞了,這還不到拜堂的時辰,照理說魏明煦是不該見林芷萱的。

也是因著這一會兒功夫眾人都去用飯去了,林芷萱著實餓得厲害,才連王府的兩個嬤嬤都趕去吃飯,說身邊只讓秋菊幾個伺候,又攛掇著她們幾個自去尋吃食來,畢竟難為了誰都不要難為了自己。

只是林芷萱分明讓阿如守著了門,想來也只有魏明煦,能讓阿如不與自己通稟,就放了人進來。

林芷萱上前給魏明煦見了禮,魏明煦道了句不必拘禮便讓她起來,又看她吃了什麼,才讓身後的丫頭將食盒裡的東西擺了上來。

林芷萱也沒有與他客套,說什麼不好不應該的言語,只謝過他的好意,與他一同在桌邊坐了,魏明煦在外面吃過了,也喝了些酒,身上還帶著些許酒氣,但是他的眸子卻越發黑亮深邃,顯然他清醒得很。

魏明煦沒有動筷子,林芷萱夾了一點龍井蝦仁嘗了嘗,如今是餓極了,吃什麼都是好的。

魏明煦只靜靜看著林芷萱先吃了兩口飯,這才擺了擺手讓屋裡的丫鬟們都退了出去。

林芷萱自然知道魏明煦是有話要跟她說,墊了兩口便放下了筷子,等著魏明煦與她說話。

魏明煦卻道:「你吃著。」

林芷萱想了片刻,復又拿起了筷子。

魏明煦瞧著那個舉止自若的丫頭,心中越發的肯定自己的選擇沒錯:「不怕嗎?」

林芷萱本以為他是有事情要與自己說,或是吩咐自己什麼,見問卻停了停筷子,心中暗想,讓我吃飯卻還來問我話。只得咽盡了口中之物,放下了筷子,抬頭看著魏明煦的眸子道:「有幾分擔憂,卻不怕。」

魏明煦原本也是怕那丫頭因為天花之事驚慌失措,再為了林家親眷做出什麼輕舉妄動的事來,畢竟如今因著要與自己大婚,林家上上下下備受矚目,一旦忙中出錯,極容易壞事。故而天花之事他猶豫再三,那夜也不曾與她說,卻不想這丫頭聰明得很,竟然已經猜到了。

再看昨夜他來問自己要人,和在林府那一行安排,何其妥帖穩重,讓魏明煦不得不再次對這個丫頭刮目相看。

魏明煦知道林芷萱擔心什麼,此番便是來給她吃定心丸的:「我已經安排好了西山別院,等京城事發,即刻便會有人送林大人和夫人小姐離京避痘,暫且與王府的人住在一處,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林芷萱聽了魏明煦的話,心安了大半,她最擔心的,不過也就是林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而已。林芷萱起身謝過魏明煦,魏明煦卻道:「今日過後,你我便是夫妻,林家便是我的外家,自然該照拂。我如今來也是來叮囑你,在西山別院,王府和林府上下諸事打點可與孟側妃和肅羽商議,我已經交代過他們了。」

林芷萱心中一緊:「王爺要進宮?」

魏明煦看著林芷萱沉著安寧的臉上忽然閃出的一絲驚慌,那明明是在為自己擔心,魏明煦心中一暖,卻也只得沉聲道:「是。」

林芷萱一時間心有些亂,也怪自己多此一問,他自然是要進宮的,一旦宮中事發,他怎能不坐鎮宮中,去爭這場天下之大爭。這其中該有多少風險,誰有算得准,數的清,如今朝局紛亂複雜,明刀暗箭,可他卻要把他的左膀右臂的肅羽留下來給自己。

自己今日剛嫁入王府,甚至連堂都還沒有拜過,他怎麼就敢如此的信任自己,將整個侯府交到自己手上呢?

林芷萱心亂如麻:「此一去,王爺有幾分勝算?」

魏明煦漠然看了林芷萱一會兒,才肅然道:「三分。」

林芷萱整顆心都沉了下去:「太少了。」

太少了,才三分勝算,真的太少了。

但是,難道能讓他因為勝算少,就不去爭了嗎?

以魏明煦如今的身份地位,無論將來誰登基,都會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以絕後患,不爭便是等死,哪怕勝算再低,無論如何也要去爭上一爭。

林芷萱忽然想到了什麼:「王爺如今既然已經知曉天機,為何不先人一步,儘早進宮控制局勢?」

魏明煦唇角帶了一絲笑意,示意林芷萱繼續再吃點東西,一邊淡淡道:「還不到時候。」

林芷萱看著魏明煦拿起筷子,給自己布菜,只得再吃了兩口,卻食之無味,心中思緒萬千。

宮中既然還沒有消息傳出來,那想來宮中局勢尚在沐貴妃的掌握之中,在與皇上的博弈上,依舊是沐貴妃佔了上風,但是想來此刻皇上依舊在做垂死掙扎,而他最可靠的依仗,就是王景生一行朝廷重臣,而此刻因著魏明煦大婚,這些人盡在王府。

魏明煦明知宮中有變,卻故意留在婚宴上,為的怕也是幫著沐貴妃拖延時間,讓皇上再無見到王景生的可能,如此便也留不下遺詔,將來會少不少的麻煩。

而顯然,對魏明煦來說,沐貴妃是個比皇上和王景生要容易對付得多的人。

如今,且看鷸蚌相聲,魏明煦才不會此刻進宮,打草驚蛇,引起王景生等人的警覺。

且讓婚禮按部就班地繼續下去,也耐心等著老皇帝慢慢咽氣吧。

「可是太后……」林芷萱復又提了一句。

魏明煦聽見林芷萱擔憂太后,看向林芷萱的眸子復又柔和了幾分:「母后身邊自有人暗中相護,況且母后年幼時曾生過天花,想來無礙。」

如此,林芷萱才終於放下心來。

魏明煦又叮囑了她兩句便走了,前頭還有宴,他離開太久難免會惹人懷疑。

待他走後,林芷萱看著滿桌子山珍海味,卻再沒了胃口,只讓秋菊他們進來收拾了,便一個人歪在榻上閉目養神。

冬日陽光慘白,映在絲綢糊的窗戶上,整整一個下午,人來人往,熱鬧著一場親王的婚禮,觥籌交錯,即便是隔著這麼遠,林芷萱都能聽到戲台上的鑼鼓一日未歇。

人人臉上都帶著歡喜,什麼不好的消息都沒有傳來,可林芷萱只覺得四周寂靜得可怕,彷彿一場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