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前夕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前夕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10-05 17:07  字數:2373

「你不是去王妃府上了,明兒才回來嗎?怎麼現在回來了?可是出了什麼事?」

阿如瞧見是肅羽,這才不再橫衝直撞,止住了步子,道:「王妃說有急事,我們已經等了半天了,你去通傳一聲,別耽誤了事。」

肅羽面露為難之色,如今怕是沒有什麼事比如今王爺正在商議的事更要緊的了。可肅羽猶豫再三,終究對阿如點了下頭,往樂善堂去了。

秋菊站在阿如身側,一語未發,只瞧著肅羽一身靛藍色的錦衣,袖口鑲著流雲紋,腰間束著一條青色祥雲寬邊錦帶,面容乾淨俊朗,似是身份不俗。

第一眼見到覺得該是個與魏明煦一樣的冷肅之人,可是偏偏對阿如,又彷彿生出一絲暖意來。

秋菊與阿如站在原地等著,只瞧著肅羽上前去站在樂善堂門前,依舊猶豫了半晌,才要敲門,正瞧著樂善堂的門打開,裡頭的人陸陸續續地出來,均是面色凝重。

阿如和秋菊退到一側,低頭頷首候著那眾大臣王爺們離開,肅羽已經進了樂善堂,樂善堂中尚有幾位幕僚沒走,還在和魏明煦說著話,怕是一會兒要去書房,肅羽瞅著功夫,與魏明煦耳語了兩句。

魏明煦一聽是林芷萱派來的人,只當是林府出了什麼急事,便讓幾個幕僚先去自己的書房候著,他先見了阿如和秋菊。

秋菊隨著阿如進了樂善堂,與魏明煦道明了事情始末,魏明煦聽著林芷萱的一套安排,也是緩緩點頭,對肅羽道:「去找禮部侍郎娶明日典議的單子,再讓馮嬤嬤帶兩個得力的人婆子過去。」

肅羽躬身應下,魏明煦想再讓秋菊幫他給林芷萱帶兩句話回去,可是猶豫再三,卻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對秋菊道:「好生護著王妃,讓她萬事小心。」

看著秋菊離開,魏明煦卻依舊坐在樂善堂的椅子上,看著外頭空茫的夜色,沒有動。

他信她不是個脆弱無能的瓷瓶兒,不是他後花園中嬌嫩無力的花兒朵兒,否則,他也不會這般待她與眾不同。

風雨將至,她既然要成為自己的王妃,就有太多的事必須自己去承擔,她必須得有這個本事,能站在自己身邊。日後,他們註定還要一同經歷更多的風雨。

而如果她做不到,那自己會保護她,像保護別的女人一樣,讓她一生安全無虞。

但是,他相信他的丫頭,在這樣翻天覆地前路未知的關頭,他竟然會比相信自己的門客幕僚,更相信她。相信無論在金陵,在曲陽,還是在京城,他看重的那個丫頭都不會讓他失望。

夜風蕭索,林芷萱看著窗外,卻不曾想在大婚的頭一日,自己惴惴不安的竟然不是為了明日自己的婚事,而是為了大周王朝的氣數。

林芷萱的腦子亂得很,她一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麼。此時難道不應該去擔心天花之亂,擔心父母、姐姐、兄長的安危。

可是在她心底,竟然有一股那樣模糊又強烈地期望,希望,這一切都至少能再拖兩天,讓她和魏明煦的婚事能夠禮成。她如今最擔心的,竟然是萬一事情早早鬧了出來,她和他的婚事,也就再也無望了。

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荒謬絕倫的擔憂呢?是從什麼時候,不知不覺地,他在自己心底,竟然已經重到了這種地步。

秋菊和阿如領著馮嬤嬤和兩個婆子過來,那馮嬤嬤年邁,竟已有五六十歲,老態龍鍾,眸光卻犀利深邃,給人一種不好相與的倨傲之感。

阿如對林芷萱說,這位馮嬤嬤是魏明煦的乳娘。

她是左太后的親信,年邁出宮之後,就一直被魏明煦養在府中,極受王府中人的敬重。

但是這位馮嬤嬤看起來卻並不怎麼敬重林芷萱。

林芷萱微微蹙眉,但是面上對馮嬤嬤依舊十分客氣,但值此非常之時,林芷萱也不曾對馮嬤嬤隱瞞什麼,她是宮裡的老人,對這種事情怕是比自己更加懂得如何應對。

待林芷萱將天花和宮中引禮嬤嬤的事與馮嬤嬤一說,聊是馮嬤嬤也面露吃驚神色,可不過片刻,便收起了倨傲之色,躬身對林芷萱道:「王妃少安毋躁,明日典儀老奴自會幫王妃周全,王妃不必擔憂。」

林芷萱含笑謝過,便見馮嬤嬤已經著手那個著禮部的單子,開始與其餘兩位嬤嬤交代儀程。

天色漸明,林家裡里外外開始熱鬧忙亂起來,馮嬤嬤雖然面色冷肅,年紀大了也略有些體力不濟,但是安排起事情來,卻是十分的穩重妥帖,倒是讓林芷萱安了不少的心。

寅正初刻,天還沒亮,王景生與魏應祥便攜彩禮、寶冊、金印、玉帛到了林府,林芷萱在正堂與林鵬海王夫人一同跪接。

正堂設案,王景生和魏應祥分別立在桌案左右,林芷萱大婚的喜服華冠都拜在桌案之上,禮部的禮官見人都來齊了,才宣禮道:「奉制,命正使領侍衛內大臣王景生、副使庄親王魏應祥,為敬親王行納徵發冊等禮。」

禮部的引禮大臣領著林芷萱等人一同在香案前,拜了四拜。

魏應祥捧玉圭玄纁。王景生先授予林芷萱玉圭、又捧上玄纁。再行四拜,才算禮畢。

馮嬤嬤早已經囑咐好了帶來的周嬤嬤和白嬤嬤,領著林芷萱升堂而坐,林家上下對林芷萱行四拜。

禮畢,兩位嬤嬤才急忙扶住了王夫人和林鵬海。

受聘、醮戒、袞冕、親迎,來來往往禮節極其繁瑣,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林芷萱被馮嬤嬤和兩個王府假扮的引禮嬤嬤指使著,這裡磕頭,那裡朝拜,心中倒是暗嘆,好在昨兒去跟他要了兩個人,要是自己的人,今日是定然要出紕漏的。

有好些個吉事、吉言,林芷萱跟著說跟著做,卻至今不知道這究竟是個怎樣的就講究,有的就連馮嬤嬤也知道得不那麼齊全。

走完了外頭的也儀程,林芷萱換好了燕居冠服,與王夫人和林鵬海一同進了宗祠,奠酒讀祝。

事畢才復又回了正堂,聆聽父母戒辭,再拜。

又辭尊長,接著又回去換了一身兒衣裳,這回才穿上了過門的喜服。

感謝鑽石海1314和懸崖百合的月票,感謝你砂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