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六十一章 動作

第三百六十一章 動作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10-04 20:42  字數:2254

先皇竟然以左磊綜是左太后親兄之由,不僅沒有殺他,還將他帶回京城,賜姓易族,加官進爵,左磊綜又驍勇善戰,十多年後,得先皇信任,再加上宮中的左太后相助,左磊綜京能坐上九門提督一職,掌京畿重地軍權,已然成為先皇心腹。

後先皇去世,魏明泰登基之時,左磊綜也曾又有異動,曾被魏明泰以心懷不軌為名,革除此職,後來又因為魏明煦得魏明泰寵信之故,閑賦在家數年後又官復原職。

可是宦海浮沉,他的性子卻一如既往,沒有多大長進。好在這些年,他對自己的這個侄子還是十分的滿意,也頗為信服,瞧著魏明煦這般看著自己,左磊綜才輕輕咳了一聲,復又坐了回去,聽魏明煦將話說完。

魏明煦見左磊綜安靜下來,才繼續道:「此時皇上已是強弩之末,他依舊只當自己偶然風寒,但是一旦他察覺事情真相,定然會做垂死掙扎,第一個要見的淡然就是王景生。」

眾人心中一緊,卻依舊默然看著魏明煦,無人插話,只聽他將話說完。

「沐家的人既然敢對皇上動手,想來在宮中是有幾分把握能控住局勢,只要控制住皇上貼身的內監,傳召王景生的旨意就傳不出來。

但是,若當真宮中出現異動,或是天花事發,十二哥派人即刻將他暗中拿下,軟禁起來。」

魏明濟聞言才要點頭,魏明穆卻看著魏明煦出聲道:「這事兒我來辦。」

魏明濟是個武夫,起脾性與左磊綜十分相仿,但魏明穆不同,他天資聰穎,有勇有謀,三兄弟中,幼時是他最得皇上寵愛,一度有將他立為太子之想,只是無奈魏明穆年紀太小,當時魏明煦兄弟三人都未成年,根本無法與幾個戰功卓著的兄長們相抗。即便是立為太子,傳位於他,這個皇位他也坐不住。

魏明穆的意思,魏明煦自然清楚,此時若是交給魏明濟去辦,定然能辦妥,但是王景生在魏明濟手中,就只是軟禁。

而如果在他手中,或許能被他說動,臣服於魏明煦,站在自己這邊。

可魏明煦對此事並不看好,王景生是個明白人,在自己事成之後,良禽擇木而棲,王景生定然不會負隅頑抗,會順應大勢。

但是在如今這個情勢晦暗不明,他又佔據左右大局地位之時,他輔佐誰都不會輔佐自己。

但是魏明穆既然主動請纓,魏明煦也不好拂他的面子,況且,以魏明穆素來的行事,也比魏明濟更周全些,此事事關重大,魏明煦也只看著魏明穆點了下頭,道:「也好。」

魏明煦才對左磊綜道:「天花之事一旦泄露,京中達官顯貴定然紛紛安排家眷離京避痘。御林軍不許有半分阻攔,一律放行,對於朝中三品以上朝廷官員,及皇室宗親家眷,均派兵護送。

派去的人不必多,只要知道他們在何處落腳即可。御林軍非得我命,不得輕舉妄動,若是皇上先得了消息,派人來收繳京畿兵權,只管將來人軟禁!記住,軟禁即可!」

李淼生聽得心驚膽寒,魏明煦的手段比左磊綜更圓滑老練,這種時候若是大動干戈興兵圍府,定然會引起軒然大波,但是御林軍此番一番好意,以護送之名,行監察之實,卻更意在震懾,魏明煦手中有私屬,若是想知道他們妻兒老小落腳何處,完全可以不動聲色地做到。

但是此番,他讓御林軍護送,是想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們,他知道他們的妻兒老小在何處落腳,至於動不動,如何動,就看他們的立場和言辭了。

左磊綜應下了。

魏明煦復又吩咐孟建秋道:「在皇上昏迷之前,盡量瞞住天花之事。留意沐家的舉動,必要時可助沐家一臂之力,但最要緊的是切實拿住沐家把柄。」

坐在最末位的孟建秋起身躬聲應是。

心中卻是驚濤駭浪,魏明煦的話說得很隱晦,因為在坐的人當中,知道魏明煦當初打算的不過五指之數。即便是魏明濟與魏明穆都不知道魏明煦養瘟疫,打算暗害魏明泰之舉。尤其是蔡永嚴這樣耿直的老臣,魏明煦信他們,用他們,但也不是所有的事都會讓他們知道,就譬如血滴子暗殺之事,在坐的人也知之甚少。

魏明煦要孟建秋做的不僅要在藥劑脈象表徵上幫沐家瞞住宮中天花之事,更有甚者,萬一沐貴妃想更進一步,藉機對皇上投毒,他可以幫,也可以不幫,但最要緊的事拿住沐家弒君的把柄。

孟建秋冷汗連連,面上卻依舊強撐著泰然自若,復又坐下。

魏明煦才對左磊綜道:「加派兩倍人手封鎖昌平,將病患隔開。再派濟世堂的大夫去昌平,想方設法控制住天花,不要危及京城百姓。

事發之後,加派人手,全城戒嚴,以免京城因天花而發生恐慌動亂,無法收拾。」

左磊綜點頭應下了。

寒冬已至,京城即將風雲變色,卻不知道能在這場翻天覆地中屹立不倒的,究竟會是何人。

阿如領著秋菊過來的時候,魏明煦還在樂善齋與眾大臣商議計策,派遣命令,管家不敢打擾,只讓阿如和秋菊姑且在茗園候著,等魏明煦那邊散了再過去。

可這一等,就是漫漫無期,秋菊知道林芷萱那邊事情緊急,急得坐立不安,阿如瞧著她的模樣,也是站了起來,道:「不等了,我領你過去。」

說著,便領著秋菊出了茗園,問了個小廝王爺在哪兒,那小廝卻只搖頭說不知道,阿如便想領著秋菊自己去尋,卻不想才走到雅園,便瞧見大半夜的,樂善堂里竟然燈火通明,私有人頭攢動。

阿如才要領著秋菊進去,便被人攔住了去路,阿如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沉著臉的肅羽,肅羽見有人沒頭沒腦地撞進來,原本要出聲呵斥,可是借著燈影一看竟然是阿如,眸子倒是亮了亮,唇角也不禁帶了一絲爽朗的笑意:「你不是去王妃府上了,明兒才回來嗎?怎麼現在回來了?可是出了什麼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