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八章 欲來

第三百五十八章 欲來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10-03 00:47  字數:2375

孟澤蘭聞言想了片刻才道:「我似乎前兩日聽人說過,沐家老夫人娘家長兄新喪,老夫人領著沐家大太太和幾位爺、奶奶、哥兒、姐兒去給長兄奔喪去了,已經走了有七八日了。只有沐家三太太和沐家的老爺、老太爺們還在府里。」

林芷萱心中逐漸清明,卻越發的心驚膽寒。

果真是沐家人動的手,沐家叛了。因為林雅萱在沐家害自己落水的事,即便是魏明煦再如何壓著火氣,不牽連沐家,但是那件事畢竟都是兩家心頭的一根刺。沐華裳說服了沐泰初。

想通這些,林芷萱心中大駭,實在無暇再跟孟澤蘭說什麼,只好生勸了她兩句,且耐心回去等王爺消息,不會有事云云,才打發著孟澤蘭走了。

林家的管家尤忠已經在外間恭候多時了,孟澤蘭出去,他才躬身進來,給林芷萱行了個禮。

他不知道這大半夜的林芷萱忽然叫他來做什麼,可是他心中卻知道,如今林府裡頭林芷萱最大,在林芷萱面前,不敢有半分不恭敬。

林芷萱無暇對他廢話,只問道:「宮裡的引禮嬤嬤來了沒?」

尤忠回話道:「回姑娘,還不曾,不過瞧著時辰,也快了。」

林芷萱沉聲道:「你派人去門口守著,引禮嬤嬤一來,等送她們來的宮人離開之後,也不許兩個嬤嬤與林府的人說話,只找兩個得力的小廝即刻堵起嘴來綁了,連夜送到梁家在八寶胡同的宅子里去,找一間無人的屋子將她們關起來,誰都不許跟她們說話,不許靠近她們,更不許放她們出來。幾個去做這事兒的小廝只在八寶胡同看著她們兩個,也不許再回府來。」

尤忠已經站在原地嚇得說不出話來,直愣愣地盯著林芷萱,連低頭都忘了,他方才聽見了什麼,三姑娘讓他將內務府指來給林芷萱引禮的嬤嬤私自抓起來?

這這這要是被人知道

林芷萱卻只道:「你且按我說的做,以後的事,我自有打算!讓廚房備醋,老陳醋,越多越好」

林芷萱的話說到這裡卻是頓住了,最好的法子,就是明日的婚宴不辦了,趕緊離京避痘。

可是,明日是他與自己的大婚啊,千盼萬盼,若是錯過,皇上、皇后、太子大喪,自己與他的親事,該拖到何時?是否還會有望?

林芷萱沉下了聲音,繼續吩咐道:「明日但凡發燒咳嗽,有頭疼腦熱的,一律不許放進府來!宴後,家裡的一應用具擺設,杯盞瓷碗都用醋煮了,府里的桌椅也用醋擦一遍,府里到處用熱醋熏一遍,熏爐里都潑上醋,明日穿過的衣裳就都燒了吧,不用捨不得這點子東西。」

尤忠聽著林芷萱的吩咐,已經呆住了,全然不知道這究竟是出了什麼事,只是瞧著林芷萱肅然的神色,也不敢再多問,只得應著趕緊去了。

林芷萱從尤忠掀簾而去的縫隙中,瞧見外頭墨色的夜空。

此刻,她只能信自己死而復生,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她信那個男人能給她帶來福氣。

天花之症,本就避無可避,前世即便是逼出了京城,瑾哥兒卻依舊不幸染病。

還好當時有傅為格。

對!

自己怎麼忘了這個人,他當時是濟州青華洞道觀里的一個道士,還是雪安舉薦給自己的,曾經替她瞧過病,卻總被雪安罵做醫術不精招搖撞騙的老道。

他一家上下,俱是染痘而死,雖然醫術不算精通,但是卻傾其一生研克救治天花之道,配出了救治天花的百草膏,瑾哥兒就是給那個葯救活的。還有醋蒸之法,是他那麼些年比對出來的,比艾草和酒更管用的預防的法子。

其後幾年,一到隆冬,京中就頻發痘事,皇子王孫死傷者半,傅為格由自己舉薦入宮,用水苗法給諸皇子種痘,惠及天下。

若是此時能找到他

林芷萱記起傅為格在做道士之前曾經也是仕途不順,屢試不中,才跟著道觀里的道長學習醫術,此時應該在濟州吧。

此事還要再問問父親。

林芷萱這才披上了斗篷,問了秋菊:「顧媽媽在哪?」

明兒林芷萱大婚,今兒耀武胡同的顧媽媽和沈婆子都過來了,一是為了賀喜,二則顧媽媽是林芷萱的陪嫁,她明日總得回來一趟。秋菊道:「在外頭幫著收拾箱龕。」

林芷萱道:「讓她跟著一起去。」

夏蘭在一旁給林芷萱提著燈籠,秋菊已經應聲去了。

林芷萱由顧媽媽陪著,去了雍穆公主的住處,因著雍穆公主年邁,明日尚且要有一天忙亂,也已經躺下了。

雍穆公主的貼身丫鬟白蘞瞧見林芷萱過來了,本想攔著,道是:「公主睡下了。」

林芷萱卻再三求了,說有要事求見雍穆公主,白蘞才猶猶豫豫地進去,卻不想雍穆公主乍換了地方,老人家一時不太適應,還沒有睡著,聽說林芷萱來了,便只讓趕緊請進來,人也由白蘞扶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林芷萱進來給雍穆公主行了禮,又道了深夜來訪,驚擾公主了。

雍穆公主卻只當她有什麼要緊事,自先問她。

林芷萱卻輕輕抿了唇,彷彿有幾分羞怯,欲言又止。

雍穆公主見她此番形狀,便含笑拉著林芷萱過來坐在她床邊上,問:「丫頭這是怎麼了?」

林芷萱臉色微紅,猶豫了半晌,才故作扭捏地道:「阿芷,有些睡不著。明日就是大婚了,可是那些繁瑣的禮節,阿芷還弄不明白,生怕明日出了岔子,心裡總沒有底。所以所以才斗膽來請教公主,能不能與阿芷細細說說。」

一副待嫁女兒的忐忑心思,雍穆公主也只將林芷萱這個侄媳婦當親生女兒般看待,勸了她不必擔心,明日自有引禮嬤嬤教她。

林芷萱卻還是纏著雍穆公主先與她細說經過,雍穆公主也含笑與她瑣瑣碎碎地說了起來,直說了大半個時辰,雍穆公主原本不困,此番也是累了,困勁兒上來了,便撐不住眼皮打架。

糊糊塗塗地與林芷萱說起了那些當初她出嫁,還有皇上的幾位小公主出嫁的時候出的些紕漏和趣事。

感謝就是得意洋洋、龍吉仙、夜月亮和星星、君0124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