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六章 局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局勢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10-02 10:14  字數:2326

?左磊綜是魏明煦的舅舅,在魏明煦面前言語無忌,李淼生卻只岔開了話頭道:「昌平之事這麼久都沒有傳回信來,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左磊綜聞言心中一緊,瞪了李淼生一眼,昌平之事自己一無所知,或者是濟世堂的大夫出了岔子,瞞而不報;也或者是自己的下屬出了問題,被人收買;或是有人中途有人劫斷了消息。

無論哪種可能,都讓人心驚膽寒,為了更好的應和魏明煦的計策,沐華裳對於魏明煦內外可用之人,和上下安排知之甚詳,她利用了魏明煦的人手和計策,全了她天花之謀,但是她的手伸不出皇宮來,若是昌平有事,那只能是沐家,沐華裳已經與沐家通氣,沐泰初竟然沒有攔著,反而為虎作倀……她們要自行其是了!

左磊綜依舊心中不解:「可是,沐家手中並無兵權,他怎麼敢……」

魏明煦眸光深邃明亮:「如果太子死了,她手中就可以有兵權了。」

李淼生一點即透道:「王爺是說王景生?」

王景生誓死效忠皇上,誓死效忠太子,但是,一旦皇上和太子都死了,他便成了一個可以爭取的對象。

魏明煦身邊藏龍卧虎,王景生即便是投奔了他,日後也比不了魏明煦身邊這麼多年忠心耿耿的老臣,而沐家,此時手中最缺的就是兵權,一旦王景生投靠沐家,他便是沐家唯一的依仗,其功可蓋後世。

左磊綜雖然掌京畿兵權,但是不得旨意卻進不了皇宮,而王景生手裡的一千七百大內侍衛,可以在百官進朝弔唁之時,以防疫天花為名,輕易封鎖宮門,兵挾百官,擁立新君。

除非讓左磊綜攻城,殺進皇宮,否則,王景生便成了左右新君的最有力的手,而一旦魏延亭坐上龍椅,想再奪皇位,只能逼宮造反,誰都不願意在千載史冊之上,留一個造反的罵名。

沐家不會放棄王景生,但是沐家也不敢太早接觸王景生,一旦王景生在皇上尚未昏迷的時候知道了一切,定然會進宮與皇上商議,魏明泰不是省油的燈,萬一他得知真相發起狠來,先下手為強,說不定直命王景生處死沐華裳,滅了沐家滿門,另擇新君。

沐家只能等皇上重症昏迷,再也睜不開眼說不了話的時候,再左右王景生。

在座的幾人都知道生死存亡之局提前到了,不僅沐家因為沐華裳的驚人之舉,沒有萬全的準備,魏明煦的局也還沒有完全布開。

魏明煦原本還想讓魏明泰安安穩穩過了這個年,拉攏密謀之事都趁著年節,到時會休朝一個月,朝臣都休沐在家。魏明煦兄弟三人和底下的親信幕僚,甚至後宅女眷都能趁著過年的走動,拉攏更多的朝臣,部署更周密的計劃,而不輕易被人懷疑。

但是此時,離年節休朝還有五天,他們還有太多的事沒來得及。

一屋子寂靜,外頭忽然有人敲門:「王爺,昌平有信了。」

是肅羽的聲音。

魏明煦道:「進來。」

肅羽躬身進來,先給魏明煦行了個禮,才道:「王爺,昌平當真出了天花。」

左磊綜身子一震:「那為什麼會沒有人傳消息回來?可是消息被人攔下了?」

肅羽道:「這倒不曾。只是昌平的天花之疫也是才展露跡象,幾位濟世堂的大夫一開始只當是在昌平養著疫症的病患因嘗試新的藥方,或是天氣驟冷又出了新的表症,不曾往天花上想。

因著那些村民原本就染了疫症,再染天花,脈象十分雜亂,濟世堂的大夫一時不查,今日才確診,也已經與巡捕營的官兵報備,只是消息傳進京的時候已經入了夜,大人一直在王府與宴,傳信官兵不敢在此時入王府驚擾與宴大臣,故而一直等候在大人府中。」

左磊綜和魏明煦聽了肅羽所言,才終於放下心來,沐家還沒那本事一手遮天動御林軍的人,這就好。

魏明煦問肅羽:「人來齊了嗎?」

肅羽躬身道:「應王爺出門後已經在無人處折返,德王爺因與陸大人同路,結伴回府,回府後再折返,此時還未到。蔡閣老、禮部趙大人、刑部李大人等諸大臣和王府的幕僚都已經到了。」

魏明煦點頭,已經起身,李淼生等人也都站了起來,魏明煦道:「咱們過去。」

王景生和魏應祥今夜宿在敬王府,為掩人耳目,魏明煦只得暗中吩咐他們去而復返。

等魏明煦領著李淼生三人去了樂善堂,屋裡已經或坐或站擠了十餘位幕僚和老臣。

這些人都是魏明煦的心腹。

眾人見魏明煦進來,急忙起身行禮,魏明濟卻已經急得上前一步,問:「十四弟,究竟出什麼事了?」

魏明煦掃了眾人一眼,讓大家且先坐下,李淼生徐徐將天花之事與眾人細說。

一聽說皇上、皇后、太子可能具染天花,滿座皆驚。眾人心中也暗暗擔憂,京城又出天花,五年前那一次天花如同浩劫,京城死人無數,多少達官顯貴舉家離京避難,又將天花引入直隸山東,人心惶惶,人人自危,這才過去幾年,那樣的浩劫又要重來一次嗎?

眾人談天花而色變,李淼生卻也已經道明了事情經過。

魏明煦看著眾人慘白的臉色,緩緩出聲道:「諸位怎麼看?」

眾人心中猶自念著天花之禍,一時竟然無人敢言語,相比皇位之爭,總彷彿自己的身家性命更要緊些,此時還是先想如何舉家出京避痘才是要緊。

頭一個說話的事左都御史劉堅,他是幼時出過天花的,又蒙魏明煦提攜,家眷尚在老家襄陽,並無太多忌諱,只躬身道:「王爺,如今出了天花,於我們未必就百害而無一利。畢竟以天花之威,消息一旦放出了,哪怕王公貴胄,也會舉家出京避痘。」

他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以天花之威震懾上下,這場皇權之爭,貪生怕死之徒已經與之無緣了。這無形中已經為眾人掃清了許多障礙。

***

感謝單調的寶兒,雪後依微的月票,感謝古風迷妹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大家國慶好好休息好好玩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