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生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生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10-02 10:14  字數:2514

?

孟澤桂讓丫鬟給披上了狐皮大氅,已經定了神色,只說了一個字:「走。。。」

才出了門,外頭夜風凜冽,將孟澤桂吹得越發清醒,才自覺自己方才一定是瘋了。

她要去告訴林芷萱,將魏明煦的話一字不落地告訴林芷萱,因為她不知道今夜到底會發生什麼。她不知道魏明煦讓林芷萱提防的宮裡人究竟是誰,也不知道這位宮裡人要如何對林芷萱不利。

若是林芷萱死了還好,若是她不死,她嫁給魏明煦,那麼自己並沒有提醒她的事遲早會被魏明煦知道。

自己這麼多年好容易得到的他的信任,將蕩然無存。

孟澤桂還沒有那麼蠢。

敬王府的夜宴還在不徐不疾地進行,魏明煦的話很少,多是聽著眾人的恭賀,只有王景生看出了魏明煦出去一趟回來之後的心不在焉。

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夜宴一直到了亥時,瞧著眾人都喝得差不多了,才散了,魏柘懷領著王景生和魏應祥去了府中的廂房歇息,畢竟明日還要早起。

魏明煦前去送其他的王公大臣,獨有左磊綜一個走在最後,被魏明煦留下了。

送走了眾人,左磊綜隨著魏明煦去了雅園,李淼生、李梓安和孟建秋早已經在樂善齋恭候多時了,終於見有小廝進來,卻只道:「王爺請李侍郎和孟大人去尚善齋。」

沒有叫李梓安。

李梓安有幾分坐立難安,李淼生卻勸了父親一句稍安勿躁,他知道魏明煦叫他過去的目的。

李淼生和孟建秋去了雅園的東廂房尚善齋,見左磊綜已經在裡頭候著了,李淼生和孟建秋進屋行禮。

魏明煦隨意抬了抬手,才讓李淼生先說了昌平的情形,這事方才李淼生已經與孟建秋商議多時了,只有左磊綜還不知道。

左磊綜聽李淼生說完,直站了起來,嚷道:「這不可能!若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不可能不知道!」

魏明煦面色波瀾不驚,只看著左磊綜道:「是真是假,濟世堂的人已經去了昌平,今夜就會有結果。」

左磊綜卻已經忍不住在屋裡跺起了步子,他忽而看著魏明煦道:「如果這事兒是真的,那麼宮裡這些天……今兒早朝皇上的臉色……」

眾人都看向了孟建秋,孟建秋躬身道:「若是昌平真的出了天花,那宮裡怕是要不好了。」

左磊綜道:「宮裡出了天花,太醫院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嗎?」

孟建秋急忙起身,對孟建秋和魏明煦做了一揖才道:「皇上的脈象是機密,一直都是太醫院使曹大人和太醫院右院判胡大人負責的,微臣根本插不上手。故而無法給皇上診脈,探聽病情。」

這個眾人都心知肚明,皇上知道孟建秋是魏明煦的人,雖然如今任太醫院左院判,但是卻從來都不得給皇上診脈,皇上忌憚魏明煦,更不能讓他知道自己的身子究竟破敗到何種地步,皇上的身子如何,只有太醫院院使曹慶知道,又諱莫如深,要想問出什麼確切的病症來怕是不容易。

左磊綜擰眉,卻再沒言語,孟建秋這才道:「況且天花之症,起初與風寒十分相似,單從脈象上很難辨別。都是要等到出痘之後,才能斷定病症,其他發熱之人也才知道十有**是染了天花。

可是宮中疫症才起,是從皇后宮裡的小宮女身上傳開的,那宮女發熱兩日,皇后便染上重病,那宮女被沐貴妃一氣之下下令趕出皇宮,不知如今情形,但是皇后娘娘至今發熱不過四天,尚無發痘癥狀,宮裡其他的人都在皇后娘娘之後,更是沒有先兆。所以太醫院才一直沒敢往這個上面想。」

魏明煦看了孟建秋一眼:「沐貴妃?」

孟建秋點頭道:「正是,皇后娘娘病重之後,各宮妃嬪前來侍疾,太子殿下也侍候在側,沐貴妃卻以後宮不能無人主持為由,沒有去皇后宮裡,並因協理六宮之權,將染了風寒……染了天花的太監宮女,一經察覺便送出宮避忌。想來也是因為這個,故而宮中沒有及早察覺。但是宮外竟然也一直沒有傳出天花的事情來,那想來這些宮女太監被送出宮後十有**也已經被人關在一起,看管了起來……」

魏明煦沒有聽孟建秋在那裡繼續長篇大論下去,他直問了如今最要緊的事:「皇上和太子若是染上了天花,可有生還之望?」

孟建秋瞪大眼睛聽著魏明煦的話,心中泛起驚濤駭浪,許久才低頭沉吟,道:「照皇上如今的身子,一旦染上天花,絕無生還之望,而太子年幼身子底子薄怕也是……九死一生。」

魏明煦沉著臉,看向了左磊綜和李淼生,幾人都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

左磊綜恨恨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整整提前了一個月!我們還有太多事沒來得及做……這當真是天災嗎?竟然打了我們個措手不及!」

李淼生瞧著左磊綜的模樣,卻只若有所指地重複道:「這當真是天災嗎?」

左磊綜聞言站住了腳,看著李淼生道:「你是說,天花之事是人為?」

孟建秋看了李淼生一眼,也是點頭道:「照理說,天花初現之時應該三三兩兩,讓人有所警覺才是,不該有如此雷霆之勢,已經傳了大半個皇宮,太醫院都無人察覺。想來是有人用了抑痘的方子,將表症壓了下來,故意隱瞞病情。」

李淼生道:「這倒是與王爺當初所謀相仿,只是將濟世堂已經找出救治之法、配出藥方的疫症,換成了天花。」

左磊綜眼眸微眯道:「你的意思這是咱們自己人做的?可是知道此事的,就只有在坐的咱們幾個,和濟世堂的幾個大夫,他們沒有這個膽子!」

李淼生和孟建秋都沒有提醒他,還有倒時要在宮中策應的左太后和沐華裳。

魏明煦最相信的人自然是自己的母后左太后,但是這些年左太后在宮中舉步維艱,無權無勢,想將疫症引到皇上身上去,並暗中投毒謀害,左太后有心無力。

在宮中唯一能幫自己做到此事的,就只有積威慎重,協理六宮的沐華裳。

可偏偏因為魏明煦大婚之事,沐華裳看來已經中了皇上的離間之計!

左磊綜恨恨地道:「這個蠢女人!果然不能與女人共謀大事!」

***

感謝fhcysmm、有淚得天堂、suzyhank、單調的寶兒、君0124、小虎子ld、懸崖百合等等各位親愛噠的月票,感謝婷敏的評價票,感謝古木淵、我和你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么么噠~小七回來啦~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