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三章 風寒

第三百五十三章 風寒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8 02:41  字數:2394

陳氏和林嘉宏在京城安頓下,沒幾日,陳氏便回了一趟娘家,林嘉宏原本該陪著,陳氏卻介面讓林嘉宏在家裡接待男客,幫著林鵬海分憂,她先自己回去一趟。

林嘉宏沒有推辭,正趁著這時候來看了林芝,問了春桃的事。

林芷萱原本正哄著歆姐兒,聽了林嘉宏的話,臉色並不好看,只道:「她很好,我將她安頓在了梁家京城的宅子里,除了二姐姐,沒人知道她的事。」

林嘉宏急忙給林芷萱作揖,口口聲聲道:「謝過妹妹。」

又說今日得閑,陳氏也不在家,他想過去看看春桃。

林芷萱聞言便冷了臉色道:「旁人不知道,哥哥難道不知道我這王妃之位是怎麼來的?哥哥難道不知此時京城的危險?父親原本說好了要調回杭州,卻被皇上強留在了京城,是因為當初曲陽之事,皇上已經知道了。

多少雙眼睛如今正盯著林家,上上下下謹小慎微不敢出一點紕漏,哥哥此時還想出去見春桃嗎?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別說如二嫂想的那樣讓你調進京城,怕是連杭州的官職都保不住了。」

林芷萱如今身份不同尋常,這般勸誡林嘉宏,林嘉宏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道:「她畢竟懷了我的骨肉,你瞧如今大嫂和二妹妹都有了身孕,我這個做兄長的竟然……」

林芷萱卻只肅然道:「等春桃能生下孩子,我會說服娘,將這個孩子接進府來,說是妾室所生,與歆姐兒一樣,交由娘照看,春桃即刻杖斃。我絕不許她踏入林府一步。也希望哥哥日後少做這樣的糊塗事。樹大招風,越是在高位,就越該修身養德才是。

日後,便是嫂子一直無所出,只得納妾,也該與她商議明白了,由她點頭讓她來替你操辦才是,再不能有偷偷摸摸的。」

畢竟如今林芷萱貴為王妃,若是陳氏一直生不出孩子,林嘉宏也著實該娶一房妾室開枝散葉了,有林芷萱在,陳氏也不能再如往常一般囂張跋扈,更該沒有怨言才是。

林嘉宏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話,才和緩了臉色,道:「當初這事兒既然是託付給妹妹的,為兄自然沒有不信妹妹的道理,就都勞煩妹妹費心了。」

從此再不提去看春桃的話。

林家熱熱鬧鬧,順風順水,林嘉宏和陳氏進京的時候,離林芷萱的婚事還有十來日,卻也不知道這些日子是怎麼熱鬧忙碌過去的,十二月十六,說來就來了。

林芷萱的身子已經調養了過來,這幾日連日葯浴,林芷萱覺得手腳也暖喝了過來,再不似前幾日手腳冰涼。

雖說良辰吉日在十二月十六,可是十二月十五,各種繁瑣的禮儀便已經開始了。

林芷萱出嫁的冠服首飾金銀和鳳轎儀仗等物都是禮部所備,擺放於文樓之下,皇上與百官宣旨親發。

王景生幾個主婚協理的大臣與魏明煦一同接旨:「今聘戶部郎中林鵬海女林氏為敬親王妃。命卿等持節行納徵發冊等禮。」

王景生任迎親正使,魏應祥為副使,二人接旨四拜。明明是魏明煦成親,他的親兄弟魏明穆卻連迎親正副使都沒有當上。

魏明煦冷然一笑,眼睛卻盯著龍椅上面色微紅的魏明泰,微蹙著眉,彷彿病了。

王景生和魏應祥已經拿著禮引節並玉帛案冊案冠服等物,到了午門外,將冊封林芷萱的寶印寶冊及玉帛放在了明日迎親的轎輦之內,裡頭還依次陳列著明日嫁娶要穿的鳳冠霞帔。

將東西先都送回了敬王府,王府設宴,王景生和魏應祥今夜便留在敬王府預備明日婚儀,不走了。

林家也在布置明日預備迎親在正堂,已經設了香案,好接放明日給林芷萱冊封的王妃的寶印寶冊。

溫庄公主和義親王妃、庄親王妃幾個當初皇上下旨協理參贊的幾位內外命婦,並一些親的近的十五日這天也是來了林府,教了林芷萱半天的規矩,囑咐了好些話,零零散散,並沒有個章程,只是為表關心,具體的規矩,今夜子時會有宮裡的引禮嬤嬤過來,仔細教林芷萱明日的禮節,到時候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跟著嬤嬤們教的走就行。

一屋子的太太奶奶公主王妃看著林芷萱贊了好半晌,才閑話家常起來,王佩珍瞧著林芷萱身上衣裳單薄,才擰著眉道:「明兒在裡頭多穿點,到時候要在外頭行禮,還要這麼大老遠的走一趟花轎,又不能給你個暖爐抱著,花轎裡頭冷。

這幾日天兒一冷一熱的,到處都是著風寒的,你們這些小姑娘,只顧著好看,衣裳穿得這麼單薄。」

林芷萱點頭應了道:「明兒一定聽姨媽的,多穿點。」

左夫人卻含笑道:「今兒是姨媽,明兒就是嫂子了。」

溫庄公主聽了也是笑了兩聲,才認真道:「是該多穿點衣裳,外頭不比這屋裡,一進一出一冷一熱的最容易傷風。前兒皇后就著了風寒,現在還高燒不退。延顯在儲秀宮侍疾,也染上了風寒,我今兒瞧著皇上的臉色也不好看,怕也是總在皇后宮裡,一塊染上風寒了。」

義親王妃也道:「這幾日天冷得很,著實傷寒的不少,卻還沒有宮裡的多,一個傳一個的,我聽說宮女太監也病了一片,這幾天,天天有宮女太監出宮避疾。」

王夫人道:「這一份子傷寒還傳染?那可不僅僅要多穿衣裳,吃食用具也要乾淨小心才是,少去人多的地方。」

李家大太太卻笑著道:「這可沒法子,如今可沒有比咱們這兒人更多,更熱鬧的地方咯。」

眾人說笑著,淑慧公主又道:「不礙事,不過吃兩副葯就好了,我聽說你前兒在沐家聽戲還著了風寒?可好些了?」

林芷萱含笑道:「沒有什麼大礙,就是吹了風,吃了葯睡了一覺,早已經好了。」

卻不自覺地拿眼去找沐大太太,竟然發現沐大太太今日沒來。

林芷萱微微蹙眉,想來是因為林雅萱的事,如今林雅萱與沐家退婚,也是引起了不少的風言風語,還有害自己落水,沐大太太是故意避嫌嗎?

也不應該,當時來給林雅萱賠罪的時候,還那般殷勤,這個時候更應該圍上來笑臉相陪,而不該這樣的場合連來都不來啊。

***

感謝古風迷妹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