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天花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天花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7 07:44  字數:2504

瞧著胡太醫進了屋,德全這才趕著福貴去了耳房,氣得拿了手裡的拂塵抽了福貴一下,惡狠狠地道:「你個小兔崽子,讓你去請個太醫你去了大半個時辰?你是故意找娘娘不痛快,找死是不是?你自個兒找死自己找井去,還拉著我在這兒給你陪葬,替你挨罵的,這沒用的東西!」

福貴被抽得脊背生疼,卻也不敢躲,只一臉的委屈:「公公,奴才也不想啊,可是才去了太醫院,就聽聞胡太醫去給恪純公主的兒子貝小爺瞧病去了,旁的太醫,娘娘素日里都不讓沾身,奴才只得趕緊去了英華殿,好容易找到胡太醫,傳了娘娘的旨意,是胡太醫死活不走,非在那兒給貝小爺診脈,連娘娘的旨意都不顧了。

奴才苦勸不成,也不能動手去拉胡太醫啊,只得等著胡太醫診完了脈,奴才想著好容易能來娘娘宮裡了,卻不想胡太醫流了一臉的汗,非要先回太醫院,奴才是跪著求了胡太醫,才好容易將胡太醫請了來的……」

德全聽著福貴的話,卻一句也不信,只當是他的託詞,拿起拂塵又抽了福貴兩下:「你個小兔崽子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敢在我面前給我胡說八道!胡說八道!胡太醫怎麼可能為了這冷宮裡的下賤雜種不來娘娘宮裡,滿嘴胡沁!你是皮癢了,敢說這樣的胡話糊弄本公公了!」

福貴苦著臉道:「公公,奴才真的沒有半句假話……」

壽康宮裡,歪在榻上的沐貴妃自然聽不見外頭德全和福貴在耳房裡避著人的這一番打罵,卻只見年過四十卻身材肥胖的胡太醫顫顫巍巍地給沐貴妃把脈,用袖子擦了擦額上的冷汗。

沐貴妃挑眉,問:「怎麼這幅樣子,出什麼事了?」

胡太醫瞥了瞥沐貴妃屋裡站著的宮女,沒有說話,沐貴妃自然瞧出事情不尋常,便隨意遣了宮女,只留錦川一個在旁伺候,胡太醫才蒼白著臉道:「娘娘,宮裡出天花了!」

沐貴妃嚇了一跳,直坐直了身子:「你說什麼?」

胡太醫卻道:「微臣也不敢保證,正要回太醫院,找李太醫、鐘太醫、孟太醫一同過去一同會診。宮裡五年沒出天花了,若是當真確診了是天花,就要趕緊安排著皇上、太后、各宮娘娘和皇子們離京避痘了!」

天花每逢冬季多發,可是今年,已經遭了地震,遭了瘟疫,好容易天冷了瘟疫消停了,卻不想竟然又鬧起了天花。

沐貴妃聽胡太醫冷汗連連地說完這一番話,面色卻沉了起來,道:「可出了痘?你有幾分把握是天花?」

胡太醫沉吟道:「倒是還沒有出痘,只是貝小爺已經開始發燒了,那脈象,有七八分像。」

沐貴妃的手有點抖,天花,五年前她的兒子,如今的皇長子魏延亭也生過天花,那半個月非生即死的煎熬。她抱著她當時年僅十歲的兒子,留在京城,皇上、皇后、太子、太后,所有的人都離京去了南苑避痘,沒有人顧及深宮裡她的皇兒的死活。

那個所謂的皇上,在人前給她賞賜加封,縱她在宮中囂張跋扈,甚至挑釁皇后的權威,卻從來都不加斥責,彷彿對她無盡的寵愛,可是只有沐貴妃自己知道,知道除了入宮封妃那夜,他給了自己一個孩子之外,在宮裡這麼多年,她過的是怎樣奢華富足的冷宮般的日子。

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皇上對她的孩子是多麼的冷漠,甚至厭惡。

厭惡到不顧他們的死活,帶走了一大半的太醫,連看都沒有看一眼當時躺在病床上才不過十歲的魏延亭發燒抽搐,馬上就要死了。

如果不是胡太醫,她的皇兒,早就不在了。

胡太醫曾經救活了染上天花的魏延亭,他說那是天花,想來不會有什麼差錯了。

沐貴妃強自穩下了聲音道:「知道這件事的還有誰?」

胡太醫不知為何沐貴妃會當此問,只具實答道:「如今還只有微臣一個人,太醫院的太醫們大多不願去英華殿給那些太妃們瞧病。微臣是第一個過去的,正打算回太醫院與曹院使商議……」卻不想先被您宮裡的小太監死拉硬拽到這裡來了。

胡太醫沒有說出後半句話,怕大不敬,可是若是他說出了這半句話,想來沐貴妃不但不會生氣,反而會嘉獎那個將他死拉硬拽過來的小太監。

「好,」沐貴妃神色悠然冷寂,「把這件事瞞下去,我不希望再有第三個人知道。」

胡太醫的臉色卻剎那間變了:「娘娘!這是天花啊娘娘!怎麼能瞞著,如今宮中尚且只發現這一例,若是安排得宜,或許能避過這場大難,若是再瞞著,一旦天花蔓延開去,不知道事情會壞到怎樣地步啊!皇上今年生了兩場大病,身子本就不好,尤其入了冬,更是……若是宮裡的天花鬧起來,皇上怕是……」

沐貴妃卻已經端坐在了榻上,冷眼看著胡太醫道:「若當真如胡太醫所說,那就是大周王朝的氣數了,與你一個小小的太醫無關。本宮再說一遍,這件事決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胡太醫十分的忐忑,天花是什麼,那是天災,其害不比今年的地震輕,這東西哪裡是能用來玩的,胡太醫直跪在了地上:「娘娘,微臣怕是瞞不住,英華殿里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太妃太嬪,她們的見識不淺,如今是痘還沒發出來,過不了幾天,她們就明白了。」

沐貴妃卻不為所動:「本宮相信胡太醫有本事讓他的痘發不出來。」

胡太醫身子一軟,出了天花,宜疏不宜堵,就是要趕緊讓痘發出來才有得救,若是堵回去,那豈不是在讓他害人:「娘娘……」

胡太醫還要再說些什麼,沐貴妃卻阻住了他的話:「五年前,胡太醫救了本宮的皇兒,本宮一直將胡太醫視作心腹,只是不知胡太醫是否有忠貞之心。此番之事,若是胡太醫助本宮一臂之力,日後,本宮自會提拔。若是你不願效忠本宮,胡太醫的妻兒老小,就只能託付給本宮照顧了。」

胡太醫額頭的汗越來越多,身子也忍不住抖了起來,只得俯首叩頭:「微臣……遵命。」

沐貴妃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與胡太醫仔細吩咐了周密,才讓錦川送了他出去。

空蕩蕩的壽康宮,宮女們還沒得令進來,沐貴妃卻神色冰冷又彷彿暢快地端起了手邊的一杯茶。

天花。

那就把你們的命都交給天來定吧。

魏明泰、謝文佳、魏延顯……

「魏明煦!」想到這個名字,沐華裳咬牙切齒地念出了聲,她忽然又想到了另一個尚且記不太清的名字,「林……林芷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