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五十一章 出事

第三百五十一章 出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7 07:44  字數:2364

林若萱從陳氏那裡接過了梁靖知的家書,卻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看,只讓綠瀾收了,才與一家人繼續說著話,說的卻大多是林芷萱和魏明煦的婚事,又說當時如何以為林芷萱嫁不出去,又說後來定親的排場。

兜兜轉轉又聊起任光赫的事,便撤出了曹柏圖進京,然後說起了林雅萱。卻只提了兩句,便沒有人再去議論那母女兩個了,從此生死不相問,就只當她們死了。

陳氏岔開了話說起了杭州的事,又說自從林芷萱與魏明煦被皇上賜婚,就連杭州都轟動了,家裡賓客如雲,陳氏和林嘉宏也是在家裡疲於應付。

林嘉宏一說請假進京來給林芷萱出嫁時扶轎相送,衙門裡的上司想都不想地就答應了,只讓林嘉宏進京,什麼時候京里的事情辦完了再回去,不要擔心衙門裡的事。

杭州上上下下漕運知府都給林家送了不少賀禮,原本前些日子缺銀子的時候,還打算把家裡的房子也先抵了,卻不想林芷萱的婚事一傳回杭州,林家的寶萊閣便又建起來了,瞧那模樣,日後還要擴建。

王夫人也是笑著道:「杭州的宅子就先不要動了吧,畢竟嘉宏還在杭州任職。」

陳氏聞言卻心中一沉,試探地玩笑了一句:「如今三妹妹嫁給了王爺,怕是杭州的宅子,日後咱們也沒多少機會住了。」

王夫人聞言卻沉了臉道:「嘉宏還在杭州有官職,老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調回杭州去,怎得就住不著了?姝萱和嘉志等阿芷成了親,也要再回杭州,總不能還住在外頭的莊子里,那是當初你們大伯母糊塗,如今自然該都住回去。」

陳氏一驚,聽王夫人的意思,是不想將林嘉宏也託了王爺的關係調進京城嗎?

這怎麼能行,林芷萱已經嫁給王爺了,難道不應該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嗎?王夫人打的是什麼主意?

此時當著林芷萱的面,陳氏又不敢名說出來,只又含笑玩笑兩句,將這話岔過去了。

王夫人卻因為明了了陳氏所想,又想起當初林芷萱說的林家族史來,心中復又有幾分擔憂,也沒了興緻再聽他們贊林芷萱,眾人也只當王夫人累了,林芷萱傷寒未愈,便散了,林姝萱先去安排林嘉宏和陳氏的住處,說晚上再去正堂一同用膳。

林嘉宏想問春桃的事,可是無奈此時也抽不出身來,便只能先跟著走了。

歆姐兒這麼一個多月的舟車勞頓,如今見了林芷萱,喝了蜂蜜水便煩了困,早已經被秋菊哄著在林芷萱裡間兒的床上睡著了。外頭大家說話這麼吵,也沒有將那孩子吵醒。

林若萱回了自己房裡,先開了梁靖知給她的書信,瞧著那一字一句,她臉上一會兒悲一會兒喜,綠瀾急忙問:「奶奶,這是怎麼了?二爺有什麼不好嗎?」

林若萱瞧著綠瀾卻嘆了一聲道:「沒有什麼不好,是二爺要進京陪我過年。」

綠瀾聽了歡喜道:「二爺是體貼奶奶,這樣還不好嗎?」

林若萱卻道:「大伯哥才去世了,二爺是家裡嫡子如今又成了長子,過年的時候自然是該在家裡過的,到時候又要祭奠宗祠,又要上墳的,他這個長子嫡孫不在可怎麼好?竟然就要冒著嚴寒霜雪,千里迢迢進京來陪著我。」

綠瀾卻道:「二爺想來是不放心姑娘才過門第一年就自己再外頭過年吧,姑娘雖然如今住在娘家,可是過年的時候總不能在娘家過年吧,這更是失了規矩,也不吉利。二爺是心疼姑娘,況且家裡還有老爺呢。」

「我一個人過年又如何,這大冷天的,總不想他冒風冒雪地進京。」林若萱倒是真的生出了寫封信讓梁靖知就不要進京的念想,自己一個人過年也不礙事,怎麼不是過,等自己生下孩子,日後有一輩子的時候跟他過呢,況且林家的人都在京城,到時候自己不過是去梁家的宅子住兩天,林姝萱也不能在林家過年,還能去陪著自己,他們姊妹兩個也挺能說得上話來的,還有一家子下人管家,也能熱熱鬧鬧地過個年。

綠瀾想了想,才繼續勸慰著:「想來二爺進京也是得了老爺和太太授意的,畢竟老爺如今也是站在王爺麾下,而三姑娘嫁進了王府,這種時候,想來梁家也總不能一個人都不到,奶奶說是不是?」

林若萱聽了綠瀾如此說,才終於無話可說,卻還是忍不住擔憂。

畢竟,又下雪了。

自從上次沐老夫人進宮探望了沐貴妃,二人遣了丫鬟閉門說了好半天的話之後,沐貴妃這些日子火氣總是大得很。屋裡的宮女動不動就因為弄出了什麼聲響,或是站在某處礙了貴妃的眼,而被好一通訓斥。

更有個不知死活的丫頭,昨兒給沐貴妃遞茶,沐貴妃心煩意亂沒有接穩,燙著了手,直接甩了兩個巴掌,將人送去了慎刑司。

沐貴妃的手被燙得紅腫起來,奇癢難耐,胡太醫給敷的藥膏一點用都沒有。她夜裡睡不好,白日里火氣更勝,掌事宮女錦川已經命小太監福貴去請太醫,可是這一去已經過了快兩刻鐘了,還沒回來,沐貴妃早已等得不耐煩,只問了掌事宮女錦川:「讓他去請個太醫,他是死在外面了嗎?宮裡這麼些人,你眼睛瞎了非讓他這個不中用的去!」

錦川趕緊躬身應著,一遍遍道:「奴婢該死,娘娘息怒,奴婢這就派人去催。」

錦川才出了門去,便冷了臉色,叫了宮裡的管事太監德全,又對他發了一通脾氣:「……明知道娘娘這幾日心情不爽,就不能找個明白人去?連帶著我在這兒挨罵。」

德全也是哭喪著臉道:「哎呦我的姑奶奶,福貴前兒才得了娘娘恩賞,說是咱們宮裡最機靈的呢,要不然這樣的差事我敢讓他去……」

兩人正說著,便瞧見宮門外,福貴領了胡太醫進來。

錦川和德全兩個如蒙大赦,錦川趕緊請了胡太醫進去,卻瞧見一向沉穩的胡太醫臉色蒼白,大冬天額頭上竟然出了一層的冷汗,步履惶急,竟有些走不穩,錦川瞧著胡太醫的模樣,心中也隱隱有幾分不安,能將胡太醫嚇成這幅模樣,是出什麼事了。

***

感謝山竹的月票,感謝夙沙銘霜的評價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