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仇人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仇人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6 10:57  字數:2465

?林芷萱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她皮膚暗黃,臉比較大,顴骨凸出,眼睛卻是凹進去的,一副灰褐色的眸子帶著幾分男兒般的硬朗,林芷萱竟然猜不出她的年紀。

魏明煦方才只說她是個蒙古女子,身材要比中原人略微高挑一點點,會些拳腳功夫。

魏明煦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眸帶著笑意看著林芷萱,眸底卻閃著幽暗的光,彷彿他把這個女人交給林芷萱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魏明煦並沒有給林芷萱更多的暗示,只是來坐了坐便走,連茶都沒有喝完。他讓林芷萱儘可能的將這個女子帶在身邊,以防不測。

林芷萱卻想著魏明煦既然會送了一個人來,並且這樣跟自己這樣說,或許他也是擔心當真還會再有人對自己不利吧。

送走了魏明煦,林芷萱終於和這個女人說上了話:「你叫什麼名字?」

林芷萱含笑問她。

卻不想那女子神色頗為倨傲,有些眼高於頂,她睥睨著原本就比她矮許多,如今還坐在那裡的林芷萱,那樣稚嫩的容顏,身材嬌小孱弱,她日後竟然要來保護這樣一個女人。

秋菊受不了她這樣的目光,見她這般倨傲輕狂,著實不給林芷萱面子,即便是她是王府的人,可眼前坐的是未來的王妃,她怎能這般無禮,便催促道:「姑娘問你話呢。」

那女人瞥了秋菊一眼,才繼續仰著頭目無下塵地道:「阿如溫查斯。」

林芷萱點頭笑著道:「瑞雪,真是個美麗的名字。那以後,我該稱你阿如還是瑞雪呢?」

阿如聞言倒是有些詫異地看了林芷萱一眼:「你懂蒙古語?」

林芷萱道:「懂得不多,一知半解。我覺得阿如更好些,你以前的主子都叫你什麼。」

瞧著那個小丫頭不驕不躁不徐不疾地跟她說著話,阿如的眸子稍微放低了些,開始平視林芷萱:「阿如。」

林芷萱聞言微微點頭:「那你原來的主子是誰?」

見問,阿如復又揚起了高傲的頭顱:「我的主子是蒙古察哈爾烏蘭公主。」

察哈爾?八年前被魏明煦剿滅的察哈爾部的公主?

阿如看著林芷萱怪異的神色,卻冷笑道:「不錯,我們是仇人。他滅了我的部族,殺了我們的大汗,如今卻讓我來保護你,是不是很可笑?」

林芷萱仰頭看著頗為得意倨傲的阿如,魏明煦既然會將她送到自己身邊來,定然不可能置自己於險境,只是這的確是個脾氣十分剛直的女人,就像一匹蒙古的烈馬,雖然桀驁不馴,但是性格爽朗,腦筋很直,一旦馴服便能忠貞不二。

林芷萱忽然想起方才魏明煦眸子里幽亮的笑意,這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林芷萱含笑看著她道:「那尊主如今何在呢?」

阿如臉色不好看了起來,越發神色不善地看著林芷萱道:「察哈爾落敗,他不擇手段地搶了當時年芳十歲的公主,做了他的妃子!」

說起這件事,彷彿是她的奇恥大辱,林芷萱心中卻暗自思忖著,原來是魏明煦的側妃,當時竟然才十歲。

林芷萱見阿如此番給自己臉色瞧,也不再對她和顏悅色,也冷下了臉色,一本正經對她道:「你是從小奉命保護你們公主的?」

「是!我對騰格爾發過誓,永遠效忠我的可汗,保護我的公主。」

林芷萱點頭道:「那如果當時,王爺不娶烏蘭公主,你們年僅十歲的公主當時會遭遇什麼?」

阿如冷下了臉色,雙拳緊握,眸子里漸漸含了淚水。

林芷萱淡淡看著她:「你發誓要保護自己的公主,但是你卻做不到,你該知道如果沒有王爺,你的公主落在旁人手中,會是怎樣可悲的結局。」

阿如卻紅著眼反駁道:「可是如果不是他帶著你們的軍隊,攻打我們察哈爾草原,殺了我們的可汗,奪了我們的傳國玉璽,絞殺了我們的部眾,我的公主也不會淪落為俘虜,被那些禽獸欺負!」

林芷萱不為所動:「如果不是你們的林丹可汗屢教不改,頻頻派騎兵騷擾邊境,燒殺搶掠,幾番入侵中原,皇上也不會下令讓王爺滅了察哈爾部。」

阿如卻不曾想林芷萱竟然會這麼說,她有幾分不甘,有幾分不服,卻只道:「那是因為蒙古隆冬,那些年太冷!我們的牛羊都凍死了,如果我們不來中原搶點糧草,我們根本沒法過冬!我們的子民都會死,可汗是為了我們的子民!」

林芷萱聞言卻輕笑:「你們的子民是子民,我們邊境的子民辛辛苦苦一年耕種,積攢的過冬的存糧,就活該被你們搶嗎?

況且,你們的林丹可汗心中的抱負可不止搶點糧食過冬這麼簡單,他抱著傳國玉璽,精兵強將,所求的是恢復你們先祖大元朝的版圖。

那些年連年征戰,死的人無論將士官兵,還是平民百姓都不計其數。不僅僅有你們蒙古人,更多的還是我們漢人。我的大伯父也是死在與你們的戰爭中,難道我看到你們蒙古人,也該都視為仇敵嗎?」

阿如看著林芷萱,她說的話,跟公主說的話很像,甚至比他們公主說的話更讓她無法反駁,公主是因為這麼多年,她已經被那個王爺所迷惑,總是找借口給魏明煦開脫,阿如不信。可是林芷萱這番說辭,阿如同樣無法反駁。

林芷萱道:「戰爭是男人們的事,他們大多是各為其主,很難辯清是非對錯,尤其對我們這種遠離戰場的後宅婦人而言,所知所曉,更是聽一家之言,早已失了沙場風雲真貌。」

阿如被林芷萱繞了進去,雖然聽她說得很有道理,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殺了我們可汗,強娶了烏蘭公主,我是你的仇人,你與我的公主是情敵,你還敢將我留在身邊嗎?」

林芷萱聽著阿如一根筋地說著,卻挑眉道:「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來?」

阿如語塞,只氣哼哼地道:「是我的那個糊塗公主讓我聽王爺的安排的!」

林芷萱聞言忍俊不禁,想著來日方長,不急於一時,便含笑道:「那就沒辦法了,我也是聽王爺安排的,即便是我不願意,也不能忤逆他的意思,咱們只好湊合湊合,先相處相處試試。秋菊,給阿如安排住處,一應衣食用具與你和夏蘭相仿。」

***

感謝夙沙銘霜的月票和打賞,感謝鳳凰彩蝶、舞雪瑤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抱歉今晚網卡了,總打不開後台,晚了二十分鐘,抱歉抱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