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四十五章 遠嫁

第三百四十五章 遠嫁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4 16:42  字數:2399

林雅萱搖著頭道:「不!不是這樣,不!都是你,都是你林芷萱,如果沒有你,如果你死了,就都好了,我嫁進沐家,娘過上好日子,甚至我當初就已經能嫁進梁家。

都是你,是你從中作梗,不讓我嫁進梁家,如今你又勾搭敬親王,讓我在沐家都沒有立足之地,所有人都看著你,所有人都問你,所有人都說你長得好看,所有人都在說你,就連沐家也這樣,沐家的人眼裡也只有你。

為什麼都是你,只要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順,自從今年春天在花園,你就被鬼附身,你就瘋了,都是你,都怪你!你就是我命里的煞星,我原本不該這樣的。

我原本該嫁進梁家,嫁進沐家,該受人敬仰,該高高在上都是你,都是你這個喪門星!是你害我,你每時每刻不在想著害我,想著壓我一頭,想著把我踩進泥里,想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林芷萱,你不用把自己說得那麼清高,你一樣想我死,只不過你沒有我的膽子,沒有我的手段,我敢弄死你,而你不敢!」

林芷萱聞言卻是冷笑,與她再無話可說。林芷萱累得很,喝了葯更是昏昏欲睡,她緩緩平躺正了身子,閉上了眼沒有再看她:「你說的對,我不會讓你死。我會讓你回西北,嫁回西北,讓你娘陪著你,在西北過你們朝不保夕,衣不蔽體的日子。永遠都不能再踏足中原一步。」

「不!」林雅萱的身子如同篩子般抖了起來,「不!你不能!我已經跟沐家的三爺訂了親,你不能!不能!」

林芷萱薄唇輕啟:「秋菊,弄她出去。我不想再看見她。」

秋菊應著,開了碧紗櫥的門,要出去叫了兩個婆子來,將林雅萱丟到了耳房。林雅萱撕扯著秋菊,不讓秋菊走:「你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秋菊扯回了自己的衣擺,冷著臉看著她,對兩個婆子道:「給她搬個熏爐來,千萬別讓她死了。否則,太便宜了她。」

「不!我不去西北,我不回去!不回去!」

秋菊復又吩咐了一句:「將她捆起來,堵上她的嘴,大半夜的別鬧得姑娘沒法睡覺。

那兩個婆子都聽著秋菊的,將林雅萱捆了,嘴裡塞上了抹布,秋菊冷眼看著,那個衣衫襤褸頭髮凌亂的瘋女人瞪大眼睛看著自己,只能嗚嗚地叫,卻說不出話來,才對著她啐了一口,轉身離去。

魏明煦坐在西梢間的床上,倚著床柱,漠然聽著林芷萱屋裡的動靜,一夜無眠。

次日醒來,林芷萱還是著了風寒,雖然不重,但是身上也疲憊得很,早晨喝了點稀粥,便開始發熱。

魏明煦復又叫了孟建秋來,孟建秋道:「沒有大礙,喝幾天葯調理調理就好了,只是這幾天要卧床休養,千萬不能再吹風。」

林芷萱在沐家喝了葯,魏明煦用貂裘將林芷萱整個包了起來,抱上了魏明煦的馬車,那馬車是親王儀制,四馬拉車,內里十分寬敞,竟然還放著一個小熏籠,秋菊跟上了馬車,給林芷萱懷裡抱著個暖爐,在一旁伺候著。

林芷萱裹著貂裘,被這樣一番打扮下來,著實有些熱,看著魏明煦親自相陪,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沐家到林府路途尚遠,這樣寂然無聲著實尷尬,林芷萱也不好總是裝睡,便啞著嗓子謝了魏明煦昨日的救命之恩。

魏明煦看著被包在厚重貂裘里的林芷萱,蒼白的小臉,卻是嘆了一聲道:「不怪你不願意,嫁給我本就是一件極危險的事,我身邊有私屬暗線,卻並無女子能貼身護你。

日後切不可如此大意,這次是恰巧我在,若是當時,我沒有一時興起要游湘園」

魏明煦沒有再說下去,此刻想起那驚險的一幕,還是心驚膽戰。

林芷萱啞然看著他,半晌才含笑道:「這次都是我不好,是我大意了,我日後定然會將三個丫鬟都帶在身旁。秋菊幾個十分機敏,王爺也是見過的,我有在王爺身邊自保的本事,這次只是意外,絕無下次。」

魏明煦聽著林芷萱的話,卻是微微勾起了唇角,這丫頭是在安慰他嗎?

「我已經與沐夫人說過了,害你的那個林家丫頭早已有了婚約卻又與沐家定親,沐夫人會去林家退婚。」

林雅萱不知道魏明煦為什麼忽然說起了這個來,只是問道:「林雅萱有了婚約?」

魏明煦道:「曹柏圖要納她做妾,明日就會去林家接她們母女兩個回西北。」

林芷萱聞言微微詫異,魏明煦才繼續道:「如此一來,或許大姐夫能早些出獄了。」

林芷萱唇角含了一絲笑意:「王爺思慮周全。」

魏明煦看著那小丫頭低斂著眸子,再無他話,魏明煦心中的歉疚越濃。

魏明煦與這小丫頭接觸過幾次,都是生死關頭,他對這小丫頭也是早有了解。

自己能看透的事,那小丫頭又怎會半點都察覺不到,沐家的事,以林雅萱的本事,怎麼可能安排得那樣周全,就連那丫鬟引林芷萱出去的時機都把握得那麼好。

林雅萱不過是被人利用了還尚不自知的棋子而已。

謀篇布局的,另有其人。

而能在沐家這般謀篇布局的,十有**是沐家人。

但是林芷萱也不傻,魏明煦與沐家的關係十分曖昧,只看他並沒有將此事鬧到明面上,一方面是為了自己,另一方面想來也是不想與沐家在這個時候撕破臉。

魏明煦如今正在緊鑼密鼓地籌謀著什麼,多一個敵人就少一方助力。

難不成,自己此時還能總抓著此事不放,不顧大局地逼著他為自己報仇嗎?

若是這個仇他方便報,早就如林雅萱一般幫自己收拾了,可他既然沒有動作,便是有了難處。

畢竟自己如今還沒有真的嫁過門去,有很多他的事自己只能猜測,卻終究看不清楚,甚至連沐家是誰害在自己,為何要害自己都沒有弄清楚,她不急於一時。

這個仇,她自己報。

魏明煦看著那個極知大體識進退的丫頭,終究忍不住多囑咐了一句:「回去之後,什麼都不要想,先把身子調養好,我會讓孟太醫每日都過去一趟。他的醫術在太醫院首屈一指。」

林芷萱含笑點頭:「謝王爺關懷。」

感謝耿文奇媽媽、春分、千色色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3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