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四十二章 算計

第三百四十二章 算計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2 19:51  字數:2275

林雅萱看著那婆子和沐大太太的神色卻是一下子站了起來,瞧著沐大太太急忙要走,林雅萱卻忽然大聲將她攔住了:「大太太出什麼事了,這樣慌張?」

一屋子的人眼睛都盯向了沐大太太,沐大太太看著林雅萱面色一冷,敬王妃在沐家遇害,這樣的事若是鬧出來,必定是軒然大波,沐家一旦沾惹上這樣的事,定然如蛆附骨,成為眾矢之的。好在魏明煦只是派人來暗傳,沒有將此事鬧到明面上來,想來是為了維護林芷萱的聲譽,否則這事兒鬧得人盡皆知,女子落水濕身,林芷萱不死也要脫層皮,這也正是林雅萱的算計。

眾人看著沐大太太慌張地臉色,也不看煙花了,只都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沐大太太這才無奈道:「說是外宴上有幾位哥兒吃了宴上新進的武昌魚有些鬧肚子,老爺讓我趕緊去瞧瞧。」

幾位奶奶和太太也著急了起來,問著:「咱們這兒可沒有不舒坦的吧。」

沐大太太賠笑道:「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呢,也或許是天冷,幾位哥兒灌了冷風肚子里才鬧肚子的,我去請太醫來瞧瞧,不礙事,你們且樂著。」

說完了,才要走卻又狠狠瞪了林雅萱一眼,怪她多此一問,林雅萱卻緊緊擰了眉頭,抿著唇再不言語,心中卻忽然沒了底,卻尤不甘心地道:「咦,怎麼不見了我三姐姐,她到哪裡去了?」

要鬧出來,一定要將林芷萱落水的事在沐家借著這個由子鬧出來,讓沐家背這個黑鍋,到時候引林芷萱出去和推林芷萱落水的都是沐家的人,與自己無關。

便是那對野鴛鴦供出自己,只要自己抵死不認,他們也不會因為兩個下人而污衊主子姊妹相殘。

等林芷萱毀了,林家定然不會再捨得毀了自己的名譽,劉夫人會維護自己的,到時候這一切都會被視作沐家為了洗脫罪名的污衊。

只要林芷萱去死,身敗名裂!此番讓她在那樣一個地方遇見那一對野鴛鴦,是上天助她,她怎能不放手一搏?

沐大太太瞧著林雅萱三番兩次並不放過,也是起了疑心,道:「我才看著林家三姑娘去了偃息室更衣去了,你想姐姐了嗎?走,我領著你去找她。」

林雅萱看著沐大太太的神色,心頭一跳,連忙道:「不,沒有,我只是半晌都沒看見姐姐了,隨口一問,既然姐姐去了偃息室我就放心了,太太且去忙吧。」

沐大太太又深深看了林雅萱一眼,心下猶疑,此刻卻不敢再耽擱,只得先飛也似地趕往沁明水榭,卻吩咐了自己貼身的婆子看緊了林雅萱。

沁明水榭裡頭已經點了燈,沐大太太進來,看著滿地狼藉,還有床上的兩人也是進退兩難。

林芷萱死死地抓著魏明煦,魏明煦一時也無法抽身,只偏頭看了沐大太太一眼,才道:「準備熱水和薑湯,熏籠、乾淨衣裳,快去!」

沐大太太忙晃晃地趕緊應著去了。

魏明煦卻忽然聽見林芷萱含著淚低聲呢喃著:「楚楠……楚楠,你真的想我死嗎?」

魏明煦的身子一震,眸光冷了下來。

沐家偃息室旁的百草齋里,王楚楠漠然看著追來的秋菊,聽了秋菊的一番勸說,只是冷笑道:「她若有心,早就自己來了,還用得著你?」

秋菊苦口婆心地勸著道:「姑奶奶,奴婢知道您心裡有氣,可是您從小跟我們家姑娘一起長大,也多少站在我們家姑娘的立場上想想,這樣的事,我們家姑娘又如何能左右?這些日子我們家姑娘當真忙得沒有半分閑暇,況且如今整個京城的眼睛都在盯著我們家姑娘,姑娘如今身邊危機四伏,若是姑奶奶貿貿然去了武英侯府,不知道又會鬧出什麼閑言碎語……」

王楚楠聽了依舊道:「你的意思是她如今被整個京城的人盯著,不能紆尊降貴來見我,就只能我這個身份低賤的自甘墮落去巴巴求著見她了?」

秋菊苦著臉道:「姑奶奶難道真的要與我家姑娘就這麼生分了嗎?」

王楚楠冷然道:「既然她不能來見我,我也沒工夫去見她,那想來只能生分了。天不早了,外頭煙花也放完了,絲竹,回府。」

說著王楚楠便領著絲竹往外走,卻不想才推門,竟然被兩個婆子攔住了:「謝二奶奶,我們家太太有事,請您過去一趟。」

沐家一席豪宴,主客盡歡,沐家大老爺沐攸晟一一送了客,轉頭卻發現自從放煙花之後,就再也沒見到父親沐泰初。

後宅的課竟是沐大奶奶和沐二奶奶陪著沐老夫人送的客,沐大太太也自從被那婆子叫去,再沒有回來。

沐老夫人心中覺得不安,正要差人去問問,沐大太太卻回來了,陪著笑送了客,道:「不礙事,只是幾個哥兒貪吃了冷了的茶,鬧肚子。」

又在眾人面前澄清了一番,也不知道往來的客相信與否。只將這一家外客都送盡了。

林雅萱瞧著依舊沒有回來的林芷萱,卻是緊緊地擰了眉頭,難不成,事沒成?

林雅萱想著,不管如何,她都不能再在沐家呆下去了,只也要跟著走,卻不想才出了暖閣的們,就被兩個婆子不容分說地帶走了。

沁明水榭里,魏明煦盯著正在給林芷萱施針的孟建秋,屋裡點了兩個熏籠,又燒起了暖炕,魏明煦已經讓林芷萱在熱水中泡了一盞茶的功夫,孟建秋來了,才將她撈出來,放在了炕上。

屋裡熱得很,孟建秋臉上已經有了一層薄汗,一一收了針,才對魏明煦道:「王妃已經沒有大礙,一會兒就能醒了。昏厥是因為過度驚嚇。好在在水中呆的時間不長,也已經儘早暖過來了。只是還要喝幾服藥好好調理調理,以防傷風,再落下肺病。還要再佐以葯浴,否則寒氣滯於體內,對女子也是大虧。」

魏明煦這才略微放心,點頭讓他自去開藥。

魏明煦轉頭看了林芷萱一眼,果然看見林芷萱已經悠悠轉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