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取暖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取暖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2 04:26  字數:2357

魏明煦盯著魏明穆道:「把沐夫人和孟建秋叫到沁明水榭!」

魏明穆瞧著魏明煦的神情,也知道此事的嚴重,只對魏明煦應著道:「我知道該怎麼辦。」

魏明煦沒有再停留,抱著林芷萱轉身就往沁明水榭走,一腳踹開沁明水榭的門,這裡雖然久無人住,但是每七日都會有人來收拾一次,寢被用具都十分齊全。

魏明煦彷彿對這沁明水榭十分的熟悉,抱著林芷萱便直奔東次間的大床,將林芷萱放在了床上,他才輕車熟路地去找著了火摺子,點了燈燭。

林芷萱被凍昏了,但是身子卻還是忍不住抖著。這屋裡沒有炭盆,她身上的衣裳也還冷冰冰濕漉漉的,魏明煦也不知道魏明穆什麼時候能叫了人來,這裡又沒有丫鬟伺候。

魏明煦稍作猶豫,便上前想替她脫下身上濕透的衣裳,可是才碰著她,林芷萱便下意識的捂緊了衣領,一副謹慎防備的姿態。

魏明煦瞧著她瑟瑟發抖的模樣,緊緊凝著眉頭,卻沉聲勸著:「丫頭,別怕,是我,你這樣下去不行,要趕緊暖過來,否則你的身子會有大礙。」

林芷萱迷迷糊糊地哪裡聽得進去,依舊死死地抓住衣裳。

「你已經是本王的王妃,不要拒絕我。」魏明煦的聲音帶了幾分不容抗拒的威嚴。

但是迷迷糊糊地林芷萱,哪裡管他,只依舊不許魏明煦動。

魏明煦見軟的不行,只得迫於無奈,一把抓住了林芷萱護著衣裳的一雙冰涼的小手,另一隻手撕扯著褪盡了林芷萱身上冰冷潮濕的衣物。

林芷萱輕聲呢喃著,等衣衫褪盡,幽微的燭光下,她因為寒冷,像個嬰兒般蜷縮著,瑩白的皮膚吹彈可破。

魏明煦隨手將她濕了的衣裳丟在地上,又趕緊用床上的一床柔軟毯子將她身上擦乾,她柔嫩的腰身盈盈不堪一握,魏明煦從未想過她竟然這樣的嬌小脆弱,他忽然有些無措,又怕動作急了傷她,又怕動作慢了再凍著她。

進退兩難,舉步維艱,魏明煦終於將她身子擦拭乾凈,才將墊在她身子底下的自己方才包著她而濕了的大氅都丟在了地上,只將她放在了乾爽的床上,又扯了兩床厚厚的被子來給林芷萱蓋在了身上。

可是天寒地凍,床是涼的,被子也是涼的,林芷萱的身子更是涼的,沒有什麼是熱的。

魏明煦在林芷萱床前走了兩圈,魏明穆的動作怎麼這麼慢?

為什麼人還不來?!

太醫、丫鬟、熱水、薑湯、暖爐。

魏明煦看著在床上瑟瑟發抖的林芷萱,面色寒得嚇人。

她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胆、不計後果、膽大包天對他的人下手,一次、兩次,毫無顧忌!

想到這裡,魏明煦忽然頓住了腳,看了一圈這間沁明水榭,看著這裡的一桌一椅,一書一畫,冷靜了下來,並詫異地發現自己方才看著這丫頭墜入冰湖,竟然會這樣的憤怒。

魏明煦擰著眉頭盯著床上林芷萱那張玲瓏玉質的嬌小臉龐,緩緩在她床邊坐了下來。就那樣定睛看著林芷萱,面色卻有幾分遲疑和茫然。

「冷……好冷……」林芷萱青紫的唇輕輕抖著,她冰冷的小手,碰到了他放在床邊的手,彷彿對溫暖的渴望,林芷萱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冷……好冷……」

魏明煦不知道那個小丫頭迷糊中夢到了什麼,開始撲簌簌地落淚:「瑾哥兒……不怕……娘在這裡……不冷……不冷……」

魏明煦聽不太清那個小丫頭嘴裡咕噥著什麼,只是看著她緊緊閉著的雙眸,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打濕了枕頭,她的手死死地握著自己的手,彷彿溺水之人手中救命的浮木。

好涼的手,還沒有暖過來嗎?

魏明煦擰眉,半晌才俯身,掀開了被子,將那個渾身冰涼的小丫頭擁入懷中。

林芷萱不知道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只彷彿置身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她躺在冰冷的雪地上,方才忽然握住了一隻溫暖的手,竟然是她的瑾哥兒,她有多久沒有夢見瑾哥兒了。

是自己終於死了嗎?

瑾哥兒站在她面前,哭著跟她說:「好冷……娘,好冷……這兒好冷……」

林芷萱心疼得撲簌簌落淚,想要靠近他,卻怎麼也不能再近半分。

忽然天塌地陷,她地上的雪地化作冰層,她眼睜睜地看著瑾哥兒像自己一樣噗通掉進了冰湖裡,林芷萱眼睜睜地看著瑾哥兒被湖水淹沒,她只覺得手腳冰涼,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彷彿自己也要跟著瑾哥兒溺水而去才好,卻忽然有個暖融融的身子抱住了自己。

林芷萱忽然哭了出來,死死地抱著那個溫暖的胸膛,哭得像個無助的孩子。

魏明煦瞧著那個不斷往自己懷裡鑽的人兒,哭得這樣委屈,這樣絕望,這樣可憐,他終究忍不住又抱緊了她一分,在她耳邊似責怪又似聯繫地沉聲道了一句:「別哭!」

沐家後宅的暖閣里,各家的姑娘奶奶們都在仰首看著漫天燦爛的煙花,這煙花是在荷花池的橋上放的,闔府都能瞧見,在聽戲的暖閣里看最是絢爛。

林雅萱卻依舊一動不動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也不與那些姑娘小姐們湊趣站在窗前,她的手腳冰涼,面色卻異常的沉寂,她轉頭看著林芷萱坐的地方,依舊空空蕩蕩,她還沒有回來。

煙花還在放著,一旁沐家二奶奶陪著沐老夫人湊趣地介紹著這是「普天同慶」,這是「銀菊爭艷」,這是「天女散花」,這是「火樹銀花」……

沐老夫人樂呵呵地瞧著,沐大太太在前頭窗邊站著,一邊看花一邊與幾個相熟的太太們說話,忽然一個婆子急匆匆地跑進來,在沐大太太耳邊耳語了幾句,沐大太太驟然變了臉色。

林雅萱看著那婆子和沐大太太的神色卻是一下子站了起來,瞧著沐大太太急忙要走,林雅萱卻忽然大聲將她攔住:「大太太出什麼事了,這樣慌張?」

***

感謝兩隻虱子、書友160103160114001、鑽石海1314、舞雪瑤、山竹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繼續求收藏求訂閱、求打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