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四十章 落水

第三百四十章 落水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9-02 04:26  字數:2559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十一月十九日,林芷萱與王夫人一同去了沐家,正遇見了來拜壽的王楚楠,這是林芷萱自楚楠出嫁三天回門之後,第一次再與她相見。

楚楠對誰都言笑晏晏地,卻只對林芷萱淡淡的。好不容易尋著個機會攔住了楚楠,林芷萱還沒開口,淑慧公主恰巧過來了,她本是從小與楚楠一同長大的,如今見了林芷萱與楚楠站在一起,卻先朝著林芷萱玩笑著叫了一聲:「小嬸嬸。」

楚楠一聽瞪了淑慧公主一眼,轉身就走。

林芷萱心中也是焦急要去追,淑慧公主與楚楠熟絡,不以為意,只笑著攬了林芷萱,道:「你著急什麼?由她去。」

說著便於林芷萱拉起了家常,林芷萱心中焦急,卻也無法。林芷萱如今與魏明煦訂了婚,出入哪裡都被人圍著,如今又與淑慧公主走在了一起,更是引人側目。

各家的姑娘小姐都被引過來看林芷萱,竊竊私語著:「這就是敬王爺口中那位』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的王妃?」

沐家四姑娘一臉興奮地拉著林雅萱道:「三嫂嫂,那就是你的王妃姐姐嗎?能不能給我引薦引薦?」

林雅萱瞪了沐四姑娘一眼,一言不發地走了。

林芷萱只抽身讓秋菊將絲竹找來,絲竹也只背著人苦著臉道:「姑娘還是等晚上再尋機會與我們家姑奶奶說吧,白日里人太多了。

今兒沐家老夫人的壽宴,重在今夜沐家二爺費盡心思替沐老夫人備的焰火,到時候年紀大些的太太們定然就先回府了,我看看能不能幫著姑娘將我家姑奶奶勸著留下來看焰火,姑娘尋空與我們家姑奶奶找個僻靜處說說話。」

林芷萱含笑應了,這才放她走了。

在京中這好幾個月,但凡與宴,也不過說話、吃酒、看戲、遊園,最累的是說話,最輕快的便是看戲了。

與其被寫認識的不認識的拉過來問這問那,還不如留在沐家老夫人跟前陪著看戲。

畢竟她不日就要成為魏明煦的王妃了,年紀雖小,輩分卻大,若是與些年紀相仿的玩在一起難免墮了身份,還不如與些輩分相仿的也不那麼嘴碎的老人坐在一起,聽聽他們說話,顯得更端莊些。

夜色慢慢籠了下來,各家年紀大的老夫人們大多都走了。

沐家老夫人喜歡孩子,沐家二爺又獻寶要給老夫人看今年最新的一批花色的煙花,老夫人留了各家年紀小些的太太奶奶們一起看,也有些想開開眼的,也有些為了哄老人家開心湊趣留著的,也有與沐家世交,被沐大太太強留下來的。

王夫人這些日子累著了,受不了夜深霜重,畢竟這煙花要在外頭看,林芷萱便勸著她先回去了,林芷萱卻留了下來,因為楚楠也還坐在席上。

老夫人身旁沒了人,就只剩下林芷萱陪著,老夫人笑著對林芷萱道:「不怕晚,晚了就住下,沐家這宅子不大,卻夠給你們住的。」

林芷萱含笑應著,卻瞥見了一整天都乖乖坐在席上的林雅萱,劉夫人今日也來了,還是勸了林雅萱出去見客的話,讓她多圍在林芷萱周圍與貴人們搭訕,林雅萱心中卻是犯了膈應,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人與她說話都不理。

劉夫人又急又氣,卻也不敢再沐家發作,只隨著王夫人一同與各家太太奶奶們說笑去了。

如今劉夫人與王夫人都走了,林雅萱依舊一個人坐在那裡動也不動,林芷萱卻是忍不住微微挑眉。

台上的戲還在唱著,天卻已經黑透了,等這出《鳳還巢》唱完,就開開始放煙花了。

林芷萱將眸子從林雅萱身上移開,想起王夫人今早與自己說,家裡的丫鬟小廝已經查過了,著實查不出來,甚至無從下手。

林芷萱正想著,卻忽然瞥見遠處楚楠站了起來,絲竹還遠遠的看了林芷萱一眼,才隨著楚楠出去了。

林芷萱挑眉看著,吩咐了秋菊道:「你過去看看?」

秋菊應著是,趕緊跟了出去。

林芷萱正等著秋菊,卻忽然有個小丫頭過來,在林芷萱耳邊低聲道:「林姑娘,謝二奶奶請您過去一趟。」

楚楠?

林芷萱偏頭看了那小丫頭一眼,才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趁著老夫人轉頭與沐大太太說話,也悄悄從二層的暖閣里退了出去,只是秋菊還沒回來,林芷萱只能自己過去。

似是彳亍了一瞬,可是畢竟是在沐家,她又是客,誰還敢對她不利不成?

林芷萱便攏了狐裘,隨著那小丫鬟出了這一片熱鬧繁華,往僻靜處去了。

林芷萱只當是楚楠會在偃息室等自己,可是轉念一想此時煙花馬上就要開始,想必偃息室里都是人,也甚為不妥。正想著楚楠會在哪裡見自己,卻只覺得這路越走越冷,越走越僻靜,林芷萱問了一聲:「謝家二奶奶在哪裡見我?」

那小丫鬟道:「二奶奶在湘園的水榭里等著姑娘呢,那裡人少僻靜,方便與姑娘說話。」

林芷萱點了點頭,緩步跟著那丫鬟走著,沒多遠便進了湘園,上了游廊,這園子極黑,連燈都沒有,像是久無人住的,雖然不遠處有間水榭,可是裡頭卻分明並無燈盞,林芷萱心頭一跳,止住了腳步,問那丫鬟:「你是哪家的丫鬟?沐家的還是謝家的?」

那丫鬟見問身子已經抖成了篩子,卻連頭都不敢回,夜裡無月,除了那丫頭提的燈籠,什麼都看不見,那丫頭沒有回頭,一旁的假山後頭已經竄出了一個小廝,上前一把抓住了林芷萱,林芷萱大驚,她從來都不曾想過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公然對自己不利。

她剛要呼救,那小廝已經死命捂住了她的嘴,一把將她推進了冰湖裡。

薄薄的冰層哪裡撐得住一個人的分量,林芷萱落入冰冷刺骨的湖水中,寒冷讓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眼看著湖水就要將她淹沒,一隻寬厚有力的手驟然抓住了林芷萱的手,一把將她從湖裡提了出來。

寒冷讓她來不及看眼前的人一眼,便昏了過去。

「丫頭?丫頭!」魏明煦喚了林芷萱兩聲,卻再無應答,魏明煦一把扯下了林芷萱身上被湖水浸透的狐裘,用自己身上的狐皮大氅將林芷萱濕漉漉的身子包了起來。

匆匆提著燈籠趕過來的魏明穆差異地看著魏明煦懷中抱著的人:「哥,這是?」

魏明煦瞪著魏明穆,渾身散發著戾氣,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裡擠著道:「本王的王妃!」

***

感謝書友141029110511963、lmyy1977、豌豆媽、昔炆各位親愛噠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