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三十六章 訂婚

第三百三十六章 訂婚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30 15:54  字數:2609

林雅萱站在最後看著數著,那裡頭打頭的是太后賜的和合二仙玉雕一座,後頭是皇上御賜玉如意一對,再後頭有鑲嵌東珠珊瑚金項圈一個、銜珍珠的大小金簪各三支、嵌東珠二顆的金耳墜三對、金鐲二對、金銀如意十二對、金銀紐扣各百顆、銜東珠的金領約和做各式襖褂被褥的貂皮、獺皮、狐皮數十張,綢緞一百匹,棉花三百斤,飯房、茶房、清茶房所用銀盤銀碗銀壺銀碟等不計其數。

而賜給林鵬海和王夫人的東西分裝於彩亭之中,已經有禮讚大臣和內務府大臣領著人去取。

回來之後,禮讚大臣在一旁唱著,賜林鵬海黃金十兩,白銀七百兩,狐皮朝服一件,薰貂帽一頂,金帶環、手巾、荷包耳挖筒等配飾一份,備鞍馬一匹。

賜予王夫人銜珍珠的金耳飾三對,狐皮袍一件,獺皮六張,雕玲瓏鞍馬一匹。

給林芷萱的聘禮已經被迎進了正堂,在正堂里橫肆堆疊,賜給林鵬海和王夫人的禮分置在正堂外的台階東西。

賜馬陳設於階前中道。

等這禮來來往往地放完後,林鵬海才率領子弟在中階下以東望宮闕行三跪九叩禮,王夫人率女眷在中階下以西行六肅三跪三拜禮。

磕完了頭,外頭天畢竟太冷,雖然地上墊了墊子,林若萱還是累得有些臉色發白,她肚子大了,跪地磕頭十分的不方便,林芷萱輕聲安慰了她道:「快好了。」

林若萱強撐著對林芷萱擠了個笑臉道:「無礙。」

果然行完禮,王府的人又開始魚貫而入,定親禮在林家設宴,王府照例備酒宴五十桌,羊三十六隻,餑餑桌五十桌,黃酒五十壇,已經送了來。好在有鴻臚寺派官員引禮,欽天監派官員提點時辰。還省了王夫人和林鵬海一番功夫。

畢竟今日所有不當班的公侯世爵、內大臣、侍衛和二品以上的官員及命婦,都齊集林府與宴。

魏明煦由林鵬海、王景生和魏應祥等陪著宴於外堂,午時升堂就坐。王夫人陪著各家內命婦宴於內堂。

宴上要奉茶、奉果、奉酒、奉饌酌酒,又有請了兩班戲子,內外宴席地奏樂助興。

林芷萱在外頭行了禮,全了皇上賜婚的儀程,又得回房換了衣裳,端坐在了炕上,王佩珍等人當時便商議著讓子孫滿堂的沐大太太當了林芷萱的全福太太,等林芷萱回房坐在了炕上,沐大太太親手將王府送來的玉如意交在了林芷萱手上,又說了些吉利話,這玉冬暖夏涼,溫潤的觸感從指間傳來,從此「安心如意」,她和魏明煦的婚事才算真的定下來。

林雅萱隨著來觀禮的太太奶奶們一起看著,看著滿堂歡慶,看著沐大太太與林芷萱說著祝福的話,卻彷彿與自己無關,驟然想起那日,在永壽宮沐貴妃與她說的那番話。

她馬上就是沐家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沐家會冠姓於其名前,從此她與林家再無瓜葛,只有沐家會護著她,能保著她,能幫著她,讓她不再屈居林芷萱之下,讓她不再蜷縮在這個小角落裡,看著林芷萱受萬人恭賀,受如此封賞。

林雅萱決定去找沐依婕,便趁著熱鬧,一個人推搡擁擠著走了。

今日的訂婚宴,難得的是不許林芷萱出去待客見客。

屋裡的人都散盡了,可林芷萱還要捧著玉如意在炕上坐一會兒,秋菊和冬梅在一旁陪著,說著彩禮之好,滿臉歡喜地言笑。

林芷萱的手緩緩撫摸著手裡的玉如意,點頭道:「不奢不簡,又合儀制,雖不是傾城花嫁,在這個時候卻難得的不易為人詬病,若是皇上問起聘禮簡薄,王爺也可表一番憂國憂民之心,澄清前事奢華都是皇恩浩蕩,並非他所願。如此進退兩便,當真很好。」

秋菊正聽林芷萱說著,不多時外頭來傳顧媽媽回來了。

林芷萱請了她進來,顧媽媽滿臉堆笑地給林芷萱行禮道:「給姑娘賀喜。」

林芷萱讓秋菊趕緊扶了她起來,才問了她:「在那邊可好?」

顧媽媽面露憂色:「倒是不曾被人察覺什麼,只是春桃的月份越發大了,身子不舒坦得緊,我請了大夫給她看了兩次,說是胎位不正,怕是會早產。」

林芷萱擰眉半晌,才道:「早產不早產的你如今先千萬看好了她,吃食用藥的都緊著她來,反正過不了多少日子二哥哥就進京了,他的人,等到時候他進了京,自己來處置。」

顧媽媽聞言臉上才露了笑意,道:「哎,姑娘的意思我省的了。」

林芷萱笑著道:「這些日子也是辛苦媽媽了,等她的孩子生出來,你便回來,這事兒再與我們不相干了。」

顧媽媽一臉歡喜地點頭應下了。

外頭的宴席一鬧就是一天,人來人往,歡喜著別人的歡喜,熱鬧著別人的熱鬧。

林芷萱忽然想了起來問了一句:「林雅萱這些日子做什麼去了?可還安分?上次去沐家的事你問清楚了嗎?」

正在和冬梅清點收拾彩禮的夏蘭見問,「啊」了一聲:「姑娘,我把這事兒給忙忘了,我這就去打聽。」

說著便匆匆地去了。

瞧著她的模樣也是忍俊不禁,看著堆在屋裡的那托盤上的一錠錠銀子,忽然想起當初她才來京城,他送的「安心」二字。倒是有些懊惱自己的小性了。

秋菊也在一旁陪著林芷萱說起話來:「姑娘,你說等你嫁到敬王府王爺會讓你住在哪裡啊?王府後宅的正屋不是被孟側妃住了嗎?姑娘會住在哪裡?」

秋菊一提,林芷萱才想起孟澤蘭這些日子看著自己的眼神也頗為怪異,自己嫁給魏明煦,著實讓太多的人吃驚,可這後頭的事太多,林芷萱又沒法子一個個上前去抓著與她們解釋清楚,況且這事兒原本就是解釋不清楚的。

孟澤蘭覺得自己是有什麼瞞著了她,在自己面前笑得總是有些勉強,而楚楠呢?

自己頭一次聽說魏明煦是從她口中得知,與魏明煦遇見也是因為她,她對自己不設防,卻不想最後陰差陽錯竟然走到今天這一步,她心中定然是覺得遭到了背叛,又是從小到大最要好的姐妹的背叛,定然心中意難平。

林芷萱沒接秋菊的話,反而忽然想起來問秋菊:「過兩天沐家老夫人大壽,楚楠會過去嗎?」

秋菊見問道:「想來會過去吧,大姑奶奶也就仗著是咱們家,她耍耍小性兒不來就不來了。沐家與王家不遠不近,想來該守的禮數還是會守的。」

林芷萱聽秋菊說著,含笑瞥了她一眼:「你覺得楚楠是小性兒?」

秋菊笑著道:「秋菊不敢,只是姑娘和楚楠姑奶奶從小就那麼要好,等到時候見了面,說上兩句體己話,這事兒就煙消雲散了。」

不多時,夏蘭回來,有幾分惶恐地對林芷萱道:「姑娘,那日四姑娘不是去了沐家,而是跟著沐家的五姑娘進了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