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三十五章 初定

第三百三十五章 初定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30 15:54  字數:2239

忙碌不知時日過,林芷萱這幾日半點也不得閑,即便是送走了外客,入了夜還有王佩珍和沐家、左家的太太林芷萱要陪著說話,王夫人也是累得但凡有點空閑就倒頭就睡。若不是因著這是林芷萱的喜事,強撐著一口氣,早就累倒了,這還是有宮裡的教引嬤嬤和內外命婦幫著,若是王夫人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撐不起這樣曠日持久的大場面的。

林芷萱疲憊地歪在炕上,手裡捏著那日雪安送來的銀票,雖然不多,卻也有足足五萬兩。

秋菊也是累了一天,舉手不想動,卻還得強撐著來伺候林芷萱,只陪著笑道:「有了王家的那十萬兩銀子,郡主送來的銀子倒是姑且用不上,我聽來往的丫鬟們說,在京城多少年沒見過這樣熱鬧盛大的婚事了。」

林芷萱將銀子收了,才由夏蘭扶著爬了起來,任她們給自己寬衣:「熱鬧盛大就好嗎?如今才遭了災,又是地震,又是旱澇,又是瘟疫的,外頭有才打完了仗,入了冬,到處鬧飢荒,正是國庫空虛的時候,皇上卻讓這些內外命婦這樣大肆操辦王爺的婚事,不過是為了積累民怨,以詆毀王爺在江南賑災贏來的好名聲罷了。」

秋菊聞言卻變了臉色,道:「那可怎麼辦?」

林芷萱已經換下了禮服,穿了寬鬆的寢衣,道:「這些協理婚事的內外命婦和禮讚大臣都是皇上欽點的,說到底掌事的,在王爺那邊是王景生,我這邊是庄親王妃,都是皇上的人,說是給了無限風光,引得人人側目,卻不知槍打出頭鳥,實則皇上是在裡頭動手腳。」

秋菊聞言恨恨地跺了跺腳,卻也無計可施,誰讓他是皇上呢?

夏蘭卻想起了什麼似的對林芷萱提了一句:「姑娘,昨兒四姑娘離了府。」

林芷萱看了夏蘭一眼,自從出了上次偃息室的事之後,林芷萱就再沒看見過林雅萱,她連大宴小宴都不露面了,林芷萱還以為她消停了,怎麼會出了府。

「她去哪了?跟誰去的?」

夏蘭道:「我是偶然聽個婆子提了一句,說是跟著沐家的五姑娘走了,去了沐家。」

沐家?

林芷萱在屋裡走了兩圈,沐家一直是個很特殊的人家,沐家嫡長女在宮中貴為皇貴妃,位同副後,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早夭,皇貴妃的四皇子如今已經是皇長子,也即將成年。

在奪嫡這件事上,沐家有自己效忠和扶持的對象,與皇上和魏明煦兩方來說,算是中立,但是皇權勢大,這些年,沐家一直偏向於魏明煦。

所以,林雅萱的事,魏明煦和林芷萱都沒有太過反對,但是這個時候沐家叫林雅萱過府做什麼呢?

「你去打聽一下吧。」林芷萱對夏蘭吩咐著,「打聽一下是去做了什麼。」

夏蘭點頭應了,秋菊才道:「姑娘早些歇了吧,明兒就是定親禮了,您沒聽教引嬤嬤說,明兒您只磕頭就能累散您的骨頭。」

林芷萱這才點頭道:「好,這就歇了。」

十一月初六,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天還沒亮,秋菊和夏蘭便被教引嬤嬤叫起了床,過去幫著清點林芷萱的禮服首飾,又領著夏蘭和秋菊走了一遍規矩,到時候好提點這林芷萱從哪兒走,到那兒坐,累了可以在哪兒歇息,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千萬不可錯了規矩惹人笑話,也不吉利。

秋菊和夏蘭不敢半點鬆懈,都一一記仔細了。

卯時便喚了林芷萱起床梳洗,先去了王夫人處,與王夫人和林鵬海一同用了早膳,王夫人起得比她還早,草草吃了飯,就去看著丫頭們裝點正堂布置宴席了。

卯正林芷萱才回房換衣裳,辰時王佩珍和沐大太太、左大太太並溫庄公主、雍穆公主幾位內外命婦便都來了林家,幾位公主又不能真讓她們去幫著迎客,只將她們當客人先迎了進來,林芷萱在一旁陪著說話。

雍穆公主是個很和善風趣的老人家,雖然她的駙馬早亡,只留下她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卻難得有皇恩庇佑,這些年不理朝局,只如同當初的魏應祥一般在京城做個安樂隱士,胸懷氣度都非常人可比。

林芷萱與她幾番接觸下來,是當真十分仰慕欽佩,雍穆公主也是頗為喜歡林芷萱這個聰慧識禮的孩子,還打趣說與魏明煦很是般配,只是勸林芷萱嫁過去性子不能太軟,又玩笑說:「明煦這孩子,小時候還可乖巧聽話的,這幾年在外頭打仗打多了,性子變得急躁得很,在家裡說一不二的,你若是太好性子了,難免被他欺負。」

又對林芷萱說了魏明煦許多少年趣事,只道:「明煦小的時候可不是這樣,他是他們三個兄弟裡頭最乖巧的一個,知書達理,儒雅文弱很有,那什麼謙謙君子的模樣,明穆那個臭小子才是最調皮搗蛋的,猴精猴精地,爬牆上樹什麼壞事兒都干,可偏偏先皇最喜歡的也是明穆這孩子,從小寵溺。

倒是覺得明煦性子太慢,又呆呆笨笨的,不很喜歡他,誰知道這都說女大十八變,這哥兒大了也轉了性子,如今他們三兄弟裡頭,倒是他最好了。」

林芷萱驚詫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倒是不曾想魏明煦小時候竟然會是個儒雅得有些呆笨的孩子,她以為他一直都是這樣眼高於頂不可一世的模樣。

直到巳時府里才陸陸續續開始來客人,巳正,雍穆公主才道:「瞧著這個時辰,內務府的人該來了。」

這話還沒說完,便見婆子小廝來報,說已經看見人抬著定親禮來了,吹吹打打,佔了一整條長街,左磊綜命綠營兵開道,已經擋住了兩旁看熱鬧的百姓,王夫人讓人來傳林芷萱,趕緊出去接旨。

雍穆公主也被人扶著,從炕上下來,穿了鞋道:「走,我隨你一起去。」

林芷萱扶著雍穆公主一行人候在內堂,林鵬海依舊著朝服立在大門外相迎。

只看著一百二十抬的彩禮源源不斷地進了林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