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九章 賜婚

第三百二十九章 賜婚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6 14:16  字數:2481

?林芷萱彷彿做了一個夢,一時天上地下,尚不知身在何處:「皇上許了嗎?」

雪安道:「皇上一聽是在金陵王家見到的,便先問了大舅舅,大舅舅滿嘴裡誇著你WWw..lā皇上又問了我娘,可大舅舅都這麼說了,就連義親王妃和溫庄公主、淑慧公主都幫著你說話。我娘能說你什麼?自然是百般誇著贊著。

皇上要個自己人嫁進敬王府,在大舅舅眼裡,廖玉菡自然不如你。你曾經住在王家,幫楚楠置辦婚事,又在我們家幫著娘迎客。在大舅舅眼裡,你是個比廖玉菡更親近可信的自己人。

可是芷萱,我問你,你當真是個自己人嗎?」

熏爐里的爐火澆了茶水,越發的旺了起來,暖的林芷萱出了一層薄汗。夏蘭和冬梅,已經趕緊將地上摔碎了的茶杯收拾乾淨了。

細細碎碎的瓷器碰撞聲夾雜著炭火幽微的噼啪聲。

林芷萱想起那日在他的岳寶樓,他對自己說,丫頭,我有一事相求。

林芷萱忽然覺得自己笨得可笑,原來他說的,竟然是這件事。

林芷萱看著雪安:「你這問的是什麼話,我身上也淌著一半王家人的血,我們自然是一家人。」

雪安道:「那你與我說,你和王爺究竟還有什麼事?為什麼滿朝王親貴戚,多少世家女兒,他偏偏選了你?」

我今日與你知會一聲,是希望你心裡有個底,到時能隨機應變。

林芷萱微微斂了眸子,半晌才道:「在金陵,後來,我還又見過王爺幾次。

一次是為了你,當時你才被從廢墟里挖出來,生死不知,我要去請大夫,可王家一片混亂,沒人聽我的,我便在王家四房懲治了一個丫鬟,立了規矩。他當時恰巧經過,我不知道他究竟看見了什麼。

後來在三房的荷花池旁,他幫我抓住了胡鬧的玉哥兒。又讓我離開王家,去城外的校場安頓。

再後來,我擔心父親,曾經又扮成小廝,出入過他的營帳,希望他能安排馬車,送我和娘回杭州。他應了我所求,還親手給我治了腳踝上的傷。」

雪安愣愣地聽林芷萱說著,半晌才道:「所以,你想跟我說,王爺說的都是真的,他是因為喜歡你才求皇上賜婚?」

喜,喜歡嗎?

怎麼可能?他要拒絕皇上的「好意」,需要編一個故事,一個完整的故事。像上次入閣的事情一樣,哪怕誰都知道是假的,卻偏偏挑不出毛病來。

林芷萱卻只對雪安:「王爺既然不想娶皇上塞給他的人,又不得不娶,想來皇上不會許他再娶他羽翼之下,或者尚在中立的其他高門大戶之家的女兒,讓他再有機會豐滿羽翼,所以,我這樣微末小吏家的女兒,或許更易得皇上點頭。」

雪安看著芷萱神色,卻是心頭一動,接了秋菊復又遞過來的茶,暖暖地喝了一口,才在炕上坐下:「所以,你也喜歡敬親王是嗎?」

彷彿三春的梅子酒哽在咽喉,林芷萱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她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只彷彿一番不知所措的辛辣里,一股讓人飄飄欲仙的香甜已經勾魂攝魄。

雪安嘆了口氣,終於和緩了神色:「當真世事無常,誰能想到,你最後竟然跟了敬親王。」

「雪安……」

林芷萱剛想說些什麼,卻被雪安柔聲打斷:「你求仁得仁,我替你高興。」

林芷萱一愣,才道:「你不是極不喜歡我與敬王爺有什麼往來嗎?」

雪安道:「不喜歡,是因為朝堂上的黨派之爭。這是我父親的無可奈何。可是其實,父親是很欣賞敬親王的,他們是當初曾經一起上過戰場的同袍兄弟,這些年,也為了避嫌而疏遠,才不再往來。

誰都有自己的無奈,父親有,楚楠有,就連你嫁進王府,又何嘗不是無奈呢?可是你卻比誰都運氣好,這無奈,偏偏是你喜歡,你願意的,這是上天庇佑。我怎能不替你歡喜?

畢竟,無論何時,換了何種身份,咱們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啊。」

林芷萱紅了眼眶:「這句話,我會記一輩子。」

雪安見林芷萱如此,才笑著道:「這可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下次見你時,難不成我要叫你小嬸嬸了嗎?」

林芷萱被雪安這樣一句話逗笑,才有幾分踏實的感觸,彷彿自己真的要嫁給他了。

只是,「楚楠呢?她是不是很生氣?」

雪安嘆了口氣道:「那丫頭要氣也是一陣子,過些日子就好了,我得空幫你去勸勸她。」

林芷萱正要應著好,卻忽然聽門外林姝萱喊起她來。

少時,便見林姝萱滿臉喜意地進來報喜道:「三妹妹,大伯父的小廝方才從宮裡遞話回來了,皇上要給你和敬親王賜婚了!宣旨的太監已經在來的路上,大伯父讓家裡趕緊預備著接旨!」

由死而生,一家人剎那間又換了個臉色。好在王佩珍在這裡,能指點著接旨的禮儀。王夫人趕緊讓人設香案,在正堂等著了。

林芷萱更衣之後去了正堂,王夫人臉上便如同王佩珍才來時一樣,被驚喜沖昏了頭反而眸子里含了淚,卻笑不出來。只拉著林芷萱的手:「阿芷,這都是些什麼事?你過會兒可一定要跟娘好生說明白了。」

林雅萱母女兩個已經呆若木雞,聊是此時,依舊不信這事是真的。

一家人喜形於色,卻依舊翹首而盼了約么快兩炷香的時辰,外面小廝才歡天喜地來通傳,遠遠看見有內監騎馬過來了。

一路上,林鵬海跟隨其後,陪著說著話,直到進了正堂。

林芷萱隨著林鵬海和王夫人等人,整裝肅跪於地,才聽見那內監尖著嗓子宣旨:「奉天承運皇帝,制曰:

朕奉皇太后慈諭,濟州知府林鵬海女林氏,恪恭久效於閨闈,升序用光以綸綍,咨爾林氏之女也,秉性端淑,持躬淑慎。溫脀恭淑,有徽柔之質,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靜正垂儀。動諧珩佩之和、克嫻於禮,敬凜夙宵之節、靡懈於勤。太后躬聞之甚悅,茲特以指婚敬親王魏明煦,責有司擇吉日完婚。欽此。」

林芷萱叩首,謝恩。

外頭又紛紛揚揚地下起了雪,林芷萱靜靜看著那道明黃的聖旨,都說瑞雪兆豐年。

***

第一卷完

並沒有否極泰來,還是連不上網,電腦也沒修好,下了很大的雨,很多東西都沒法修。在外面真是非常不方便,會盡量找機會寫文的。但是如果更的晚大家包涵一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