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泰來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泰來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5 16:30  字數:254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芷萱也趕緊從榻上起來,讓秋菊披了斗篷先去看看王夫人。

林雅萱卻嚷著:「你不能出去!你不是還在被禁足嗎?」

林芷萱顧不上她,她林芷萱想出去,誰敢攔她?

到了正堂,果然看見王夫人六神無主,坐立不安,劉夫人已經聞訊趕來了:「怎麼就讓進宮了,這究竟是出什麼事兒了?」

王夫人也是心裡沒底,乍見到林芷萱幾個進來,王夫人道:「阿芷,你們也聽說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一家子都亂了。

林若萱道:「父親也沒做什麼作姦犯科的事,會不會是因為進京述職的事,皇上叫進宮裡訓話呢?」

林芷萱搖了搖頭道:「若是二次入宮引見,也該是是升降擢拔的事兒定下來之後,先有批文與蔡閣老說了,蔡閣老告知父親定下日子再入宮,沒有忽然來個太監將人召進宮裡的說法。」

王夫人也是點頭道:「很是很是,這事兒還沒定下來,昨兒老爺還去了蔡閣老家裡商議此事,況且,我方才往那內監手裡塞了銀票,問他是不是此次進京述職的官員都去,那內監說不知何事,而且就只傳了老爺一個人!」

劉夫人也是心慌:「咱們林家有什麼值得皇上親自過問的事呢?」

林雅萱道:「會不會是大伯父這些日子送銀子,被人說是行賄?」

林姝萱道:「不應該,若是行賄,那也該刑部的人過來,沒有皇上親自叫到宮裡問的道理吧。」

林鵬海有什麼值得讓皇上親自過問的事呢?

林芷萱心裡咯噔一聲,想起了林家的族史:「先派人去李家問問,還有沐家和蔡家,都派人去打探打探口風,看看這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王夫人急得抹起淚來,只彷彿覺得大難臨頭。

小廝們忙晃晃地去了,林家一家女眷都坐在正堂里,一個個面如死灰地焦心等待著。

林芷萱等不下去了,忽然站了起來道:「娘,我去一趟敬王府。」

王夫人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外頭的小廝忽然來傳:「太太,庄親王王妃和郡主過來了。」

王佩珍和魏雪安?

她們這個時候過來,定然是知道了消息,過來傳信的。

林芷萱和王夫人都連聲道著:「快請!」

忽又覺得不對,一屋子人都趕緊到二門去迎。

王夫人緊緊握著林芷萱的手,身子還是忍不住地有幾分抖。

林芷萱也焦急地揚首看著二門外,庄親王府的馬車慢悠悠地過來。

到了門口,小廝放下了腳蹬,跟車的婆子趕緊過來打了帘子,先扶了王佩珍下來,才扶了雪安下車。

王佩珍臉上說不出是喜是憂,只上前拉著王夫人一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只道:「哎呦,這是怎麼說的,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魏雪安卻顧不得王夫人,只一把抓住了林芷萱的手腕,道:「你跟我來!」

說著,也不顧林芷萱詫異,拉著林芷萱便走,秋菊、夏蘭還有絲竹趕緊陪著,將雪安先送去了林芷萱屋裡。

林芷萱瞧著魏雪安比那日自己去看她時臉色好了許多,只是走了這麼遠的路,天又這麼冷,她面色還是有些蒼白,林芷萱趕緊讓人給魏雪安解下了斗篷,又取了暖爐來抱著,又讓人去熬薑湯。

魏雪安也不待林芷萱吩咐完,只拉著林芷萱的手道:「你與我實話實說,你跟敬王爺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芷萱被魏雪安一下子問愣了,自己和魏明煦?

林芷萱苦笑了一聲:「我和王爺能有什麼事?你這麼大老遠著急忙慌地過來,就是為了問我這個?你先鬆開我,喝口熱茶……」

雪安死死抓著林芷萱的手臂,也不許林芷萱再拐彎抹角,只道:「金陵,王家,王爺在石林中救了你一命是不是?」

林芷萱見魏雪安如此認真,也不像是在與她玩笑,便也只得先依著她答道:「這件事我早與你說了,是,不僅救了我,還有玉哥兒,若不是他,我跟玉哥兒都死在地震里了。」

魏雪安道:「那還有呢?除了這件事,你跟他可還見過?」

林芷萱一下子想到了曲陽的事。

心中一緊,難不成皇上叫林鵬海進宮是為了曲陽官驛的事?

林芷萱冷下了臉色道:「不曾。」

雪安道:「你還騙我?你若是再不與我說實話,我就跟楚楠一樣,再不理你了。」

怎麼又扯上了楚楠:「雪安,你將話說明白,究竟是出什麼事了,你這樣胡亂地問,我都不知道你在問什麼。」

雪安緩緩鬆了鬆手道:「昨兒太后大壽,皇上設宴,提起了敬王爺的婚事。皇上要許廖家的女兒,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卻不想皇上才起了個頭,王爺竟然不待皇上說完,便主動起來,求皇上賜婚。」

林芷萱擰著眉聽著,雪安過來與自己說這個做什麼。

雪安看著林芷萱無動於衷的模樣,急道:「王爺求的人是你,你當真不知道嗎?還是在跟我裝傻!」

林芷萱完全僵立在原地,只一雙眼睛死死瞪著雪安的臉,不說也不動,彷彿根本聽不懂魏雪安方才說了什麼。

屋裡熏爐里的木炭燒得發紅,在一旁才給雪安斟好了茶的秋菊,聞言手一抖,茶杯脫手,竟然掉在了熏爐上,茶水濺進了熏爐里燒得發紅的炭上,「噝」的一聲,一縷青煙裊裊從熏爐升入空中,又緩緩消散。淡淡的焦炭味混雜著茶葉的清香,沁人心脾,竟隱隱有種讓人想落淚的衝動。

「你,你說什麼?」林芷萱問了一聲,那聲音卻輕得彷彿適才在空中消逝的青煙。

雪安瞧著林芷萱的臉色,看著秋菊摔了一地的差,卻彷彿明白了什麼,放緩了聲音道:「王爺說,少讀《漢書》,曾聞彼有佳人,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心嚮往之。王爺仰慕魏晉之風,少時也曾經想遊歷大江南北,得一佳人,能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可後來,他得皇上授命征戰沙場,胡虜未滅,無以為家,再無暇顧及後宅家事。直到在金陵王家遇見了你。

王爺說,他早有心向皇上請求賜婚,可是當時各地受災嚴重,地震之後又有瘟疫,皇上忙於國事,他未敢輕提。

而且也因著林家人丁單薄,不是名門望族,又怕皇上不許,故而一直壓了下來,如今既然皇上提起,他便藉機求皇上賜婚,許他多年夙願。

昨夜那一宴,宮城內外多少人徹夜難眠,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