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六章 己見

第三百二十六章 己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4 21:09  字數:2280

readx京城又下了第二場雪,這雪紛紛揚揚,林嘉志說連後海都結了冰,因這林若萱有了身孕,她屋裡最不能將就,林芷萱吩咐了管家,點了兩個熏爐,又用了最好的銀碳,一點煙也沒有。

林姝萱也來了林芷萱屋裡,正說著興華胡同的宅子已經都置辦齊全了,與王夫人商議了,十一月初一宜入宅,就那天從梁府搬到林府去,大宴賓客。

林芷萱也點頭應著:「倒是多虧了大姐姐和大哥哥幫忙了,這些日子家裡著實亂的很。」

林姝萱道:「都是一家人,謝什麼?若是這都當著你來謝,那你幫我家那口子的事,豈不是要讓我做牛做馬來還了?」

林芷萱含笑應著,不再言語,林姝萱才道:「這些事都是小事,我能幫的就幫著,也不能只在這兒吃乾飯,只是我瞧著老爺這些日子不好,是不是官場上的事不順?」

林芷萱也是擰了眉頭,林鵬海想留京,可蔡永嚴勸他還是先在外頭歷練兩年,換個富庶的地方做知府,回杭州就很好,畢竟林鵬海的宅子家眷都在杭州。杭州把著京杭運河,又協管東南鹽運,若是做得好,京中在有人幫襯著,熬幾年升個巡撫,再入京才入閣有望。

若是現在從一個小小的濟州知府就留在京城,他根基不厚,便是入了六部,也只能從底層開始做。而六部裡頭,尚書、侍郎、侍中都是一個領著一個幹起來的,他這個外來戶,想要插一腳出頭,並不容易。

沐泰初則有意讓林鵬海去兩淮管鹽運,讓他不要吝惜銀子,某一個鹽運使的位置,那可是個旁人求而不得的肥缺,比京官窮兮兮地過苦日子要好百倍。1

他並不贊同林鵬海入閣,沐泰初的位子,自然要留給自家的兒子,而不可能留給他這個孫子親家。

沐泰初的意思,是讓他走鹽運的路子,過一輩子錦衣玉食的富庶日子,若是能熬到總督,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做個土皇上,熬個舒坦日子,比在京城戰戰兢兢,一輩子擔心著掉腦袋,天天裝孫子活得滋潤多了。

可偏偏林鵬海都不滿意,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留在京城,哪怕是從吏部主簿開始做也行,入不入閣這樣遠大的事,一直在濟州杭州做知府的林鵬海卻從來不曾想過,他這輩子都不敢想有一天能拜入內閣。

故而對於入閣這樣天上掉餡餅的事,他並無和李梓安一樣對入閣的執念,這也是見識所限,他做了一輩子地方官,就想做個京官,留在京城,這就是他一輩子的志向了。

哪怕在京城做個小官,回去說說也算是揚眉吐氣,光耀門楣了。

對於蔡永嚴和沐泰初替他做的打算,他雖然不領情,卻也不敢明著違逆,可委婉地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蔡永嚴和沐泰初就都怪他沒有遠見。

蔡永嚴對沐泰初讓林鵬海做鹽運使的事也十分不贊同,說不能貪圖安逸享樂,入閣才是大事。2

沐泰初又對蔡永嚴的死板固執嗤之以鼻,他如今做到內閣首輔,這麼大的年紀,還不是一樣成日里在宮中操勞國事,不得一日安寧享樂,成日里戰戰兢兢,日子過得比那些天高皇帝遠的總督巡撫可真是天上地下。

如此各執一詞,三人都不痛快。

林鵬海如今年紀又大了,越發的固執,從小立志,一輩子也不過是為了做個京官,如今將他安排個京官對於那兩位都是小事一樁,明明能夙願得償,可偏偏兩方都不許。

林鵬海越發鑽了牛角尖,只當是銀子送得還不夠,如今進京述職的官員之事不過皇上面,直由吏部和內閣議定,原本那些打算聽天由命的大小官員們也在內閣和吏部活動了起來,上下地送銀子,扯關係。所以蔡永嚴和沐泰初如今收了別人的銀子,便不給他辦事了,只想將他發配出去。

林鵬海又覺得蔡永嚴想讓他回杭州做知府,並非有意提拔,可能是因為王夫人反悔了林芷萱與蔡家聯姻之故,故意刁難。

越是做此想,就越發的憤懣難平,若是在京城留不下,這宅子也是白買了,又白白浪費了銀子。

林芷萱嘆了一聲,她有何曾沒有勸過林鵬海,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林鵬海快五十歲的人了,哪裡能輕易聽進別人的勸去,便是當時覺得有理,過後卻還是執拗於自己的一套,反而惱了林芷萱。3

林芷萱這邊正和林姝萱在林若萱屋裡說著話,忽然見紫鳶一臉驚慌地過來了,直來找林芷萱:「三姑娘,不好了!」

林芷萱原本在炕上歪著,如今直了身子,問她:「出什麼事了,別著急慢慢說。」

紫鳶擰著眉道:「太太一直擔心著姑娘和應郡王府三爺的婚事,上次去沐家的時候,囑託沐家大太太幫著打聽打聽,方才沐家大太太方才過來送了沐家老夫人大壽的請柬,順道與太太和老爺說,她去了一趟敬王府,敬王爺的孟側妃說根本不曾聽過王爺說起您與三爺的婚事。

沐大太太還找人去問了李家二奶奶,李家二奶奶說不是孟側妃與她說的,是姑娘您告訴她的,說是三爺說的。沐大太太又讓沐家大爺找三爺親口問了,三爺說他他從未說過那樣的話,更沒有聽敬王爺提過他和您的親事。

老爺覺得丟了面子,送走了沐大太太,老爺便動了大怒了,讓姑娘過去見他。」

林姝萱和林若萱兩個都是嚇了一跳,趕緊問林芷萱:「阿芷,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林芷萱擰著眉頭卻不知該如何解釋,便先往正堂去了,林姝萱兩個也十分擔心,便跟著去了。

林鵬海瞧著林芷萱進來,劈頭蓋臉地就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林芷萱上前了一步,瞧著王夫人、劉夫人、林雅萱都在,王夫人怕林鵬海嚇著林芷萱,也是趕緊上來先拉著林芷萱問:「你與應郡王三爺的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誰跟你說的?」未完待續。—南開大學美女校花艾麗可愛護士裝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美女美女島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