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知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知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4 01:51  字數:2378

?林芷萱去了王夫人處,林鵬海的臉色依舊不好看,林芷萱便又去勸了一番:「……皇上的性子畢竟不好摸,如今這事兒交給了內閣和吏部,內閣首輔沐大人和吏部尚書蔡大人都對父親青睞有加,想來比皇上殿選於父親更有益。」

林鵬海聽了林芷萱的話,雖然知道是這個道理,但是心中還是難免失落。

林芷萱這才對王夫人說起許久沒看見孟氏了,想去一趟李家,探望探望孟澤蘭,王夫人自然沒有攔著,只是又問了林芷萱一遍為何敬王府還是沒有動靜。

林芷萱只勸了王夫人再耐心等些時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王夫人便沒有再說什麼,只也和林鵬海商議好了,今日也去一趟沐家,林鵬海是為了問沐泰初此番進京述職的事。

而王夫人是聽說沐家與敬親王府關係匪淺,便想著讓沐大太太幫著打聽打聽,看看林芷萱和魏柘懷的親事敬王府究竟是什麼打算。

劉夫人聽說了這邊的動靜,也要來跟著去,想商議著把林雅萱成婚的日子定下來。

林芷萱再去李府,李家大太太竟然親自在門口相迎,林芷萱十分詫異。

林芷萱既然來了,也不能自專,還是先去給李家老夫人見禮請安,李家老夫人依舊對她淡淡的,倒是看不出什麼來。

李家大太太再三請了林芷萱晌午去她屋裡吃飯,說:「李家才請了一個杭州的廚子,你也進京這麼久了,可有想念家鄉菜?」

還說若是覺得那廚子做得好,就將他送給林芷萱。林芷萱受寵若驚地應了,大太太才放過了她,讓她往孟澤蘭處去了。

林芷萱來時,孟澤蘭正坐在炕上給她的一雙兒女縫製冬衣,雖然她如今在李家復又得寵,用不上她自己親自動手做這樣的事,但是她本就喜歡親手給孩兒丈夫裁衣衫,素日里又無聊,拿著個打發時間最好。

她倒是與李大太太不同,沒有那些虛禮出來相迎,與林芷萱彷彿多年的閨中密友一般,瞧著林芷萱進來了,才讓秋蘿趕緊將才熬好的薑茶給林芷萱捧一杯來,又讓把斗篷脫了,在熏爐邊烤烤就趕緊上炕來坐。

林芷萱一一應著,喝了半盞薑湯才暖和了不少,外頭大老遠走這一趟,尤其在馬車上,雖然捧著暖手爐,卻也還是凍壞人了。

孟澤蘭又讓秋蘿將那薑茶也給秋菊夏蘭兩人一杯,讓他們圍著爐火暖暖。

秋菊和夏蘭都十分的感激,在一旁和秋蘿坐在小杌子上圍著爐火說話。

孟澤蘭才道:「你也真是的,這麼大冷的天,還這樣跑過來,可千萬別凍壞了身子,你們南方人,可沒經過京城這樣冷的冬天吧。」

林芷萱卻是早習慣了京城的嚴冬,反而笑著道:「姐姐是不知道江南的冬天,雖然不及京城冷,但是潮濕得很,京城的冬天是風吹得烈,可外頭套上一層貂裘擋住風就不覺得冷了。而江南的冬天啊是凍骨頭,涼氣濕漉漉地往骨頭縫裡鑽,穿再厚的衣裳也不管用。況且,北方還是這炕好,真到了冷的時候比熏爐都管用。」

孟澤蘭笑呵呵地道:「如此說來,是當真要做京城媳婦,不打算回杭州去了?」

林芷萱聞言語塞,淡淡一笑,卻並沒有接話。

孟澤蘭見林芷萱這般神色,也不好再問,只道:「你冒著嚴寒過來找我,可是有什麼事?」

林芷萱道:「我倒是真有件事想問姐姐,姐姐聽說過昌平的瘟疫嗎?」

孟澤蘭不曾想林芷萱問起這個,只道:「是聽說過一點,怎麼了?」

林芷萱道:「姐姐的父親是太醫院判,可聽說過這瘟疫究竟是個什麼病?」

孟澤蘭頗為無奈地道:「你是知道的,我與父親極少見面,上次見還是在王府姐姐屋裡,也不過問了兩句好不好,哪裡能只道這個。」

林芷萱這才又問:「那李家的三老爺一家都去了昌平了嗎?」

孟澤蘭道:「上個月就走了,已經去了大半個月了。」

林芷萱道:「既然昌平有瘟疫,老夫人還是讓他們去了嗎?」

孟澤蘭詫異道:「我雖然知道的不多,可是聽說那瘟疫不是只在一個村子裡,而且已經控制住局勢了嗎?李家昌平的宅子離那村子還是挺遠的。想來不會有事。」

林芷萱暗嘆了一聲,孟澤蘭對此也一無所知,甚至一點也沒有擔心。

可是李家老夫人不攔著,林芷萱能理解,李淼生竟然也不攔著李雲生嗎?

林芷萱道:「姐姐若是方便,能不能幫著問問你父親。」

孟澤蘭不解道:「你有親戚故人在昌平嗎?」

林芷萱笑著道:「我一個南方人,怎麼可能會有故舊在昌平。」

孟澤蘭道:「那你這樣擔心做什麼?」

林芷萱道:「京城瘟疫不平,我心裡總是不安頓。」

孟澤蘭這才點頭應了:「好,我趕明兒讓人去問問父親。」

晌午,孟澤蘭陪著林芷萱一同去了李家大太太屋裡吃飯,卻不想李淼生竟然也在家裡,還陪著林芷萱一同用了膳。

用過了午膳,李淼生又與林芷萱說了會兒話,還問起了林鵬海面聖的事,又安慰了林芷萱幾句。

林芷萱躬身謝過了,忽然想著,便與李淼生問起了昌平瘟疫之事。

李淼生見問,一向溫潤和藹的臉上也露出了幾分詫異的神色,道:「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這瘟疫的事左大人已經儘力了,如今入了冬,擴散的也是越來越慢,想來不日就會得解,不會傳進京城的。」

林芷萱聽了李淼生的話,隱約覺得李淼生知道些什麼,只又問了一句:「伯父可知道這瘟疫究竟是什麼病?」

李淼生聞言又沉默了片刻,只緩緩搖了搖頭。

林芷萱在李家逗留了大半日,到了午後才回了梁府,正遇上林鵬海和王夫人、劉夫人從沐家回來。

林鵬海的臉色依舊不好看,王夫人也有幾分擔憂林芷萱的婚事,唯獨劉夫人喜形於色,方才去已經與沐家商議好了日子,許了臘月十六。

***

感謝_*_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毛囊炎發燒中,這個病真噁心,一上火就複發,怎麼都治不好,也是醉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