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三章 進宮

第三百二十三章 進宮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3 04:08  字數:2450

?林芷萱漸漸的,連林若萱處也不想去了,只躺在自己屋裡的軟榻上看書,天氣越來越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著了風寒,林芷萱只覺得身子懶得很,越來越不願出門。

十月十三,沐家就送來了定親禮,開始商議結婚的日子。

王夫人去了趟李府,沒過多久就定下了興華胡同的宅子,銀子是先從梁家的賬上支的,等林家的銀子送來再還,然後開始著手買傢具器皿,挑丫鬟小廝,這些事倒是多虧了林姝萱和林嘉志,兩人幫著把新宅子的事辦得有模有樣。

林鵬海十月十七就要入宮面聖,這些日子更是絲毫不得閑,也已經往沐家跑了好幾趟,沐泰初對林鵬海十分的和善,也指點了林鵬海不少面聖的規矩和皇上的喜好。

林鵬海彷彿做了沐泰初門生一般的,聆聽教誨,受益匪淺。

只是敬王府卻還是一切如舊,沒有半點動靜。

這樣的事情畢竟還沒有準信兒,也沒有如同沐家一樣訂了親,林家人也不敢胡亂說,只是當日在王府做客的夫人們看出了些端倪,傳出了些風言風語。只是兩家畢竟地位家世相差太懸殊,所以也只是風言風語,信的人並不多,繼而就漸漸淡了下來。

王夫人和林鵬海卻都有些急了,畢竟王夫人已經回絕了蔡家的婚事,若是魏柘懷的婚事不成,那可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可是那消息是孟澤蘭親自遞來的,孟澤蘭是魏明煦側妃的妹妹,照理說,她的消息不該有假才對。便只能先這麼等著,姑且按耐下心思來,先忙著林鵬海入宮面聖的事。

十月十七日才過了寅時,一家人便都開始起來折騰,王夫人服侍著林鵬海更衣,吃了早膳,一家人來正堂拜別,又送他出了二門。

今日一去,朝堂殿選,留京與否,升降提貶,這麼些日子的忙碌,成敗就在今日。

天寒地凍,林鵬海卻躊躇滿志,能做的他都做了,況且這麼多年他勤於政務,無論皇上問什麼,他自信都能對答如流。

便上了官轎,讓王夫人領著孩子們都先回去吧,靜候佳音。

眾人臉上都堆著笑,再拜別林鵬海,才由王夫人領著回去,王夫人看著林芷萱的臉色略顯蒼白,只當是她累著了,便道:「天還沒亮,都趕緊回去再睡一覺吧。」

林芷萱點頭應著,忙了這麼些日子,王夫人也顯出力不能及,憔悴疲憊來。

眾人便都散了,各懷著期待的心思,回了房想再睡一覺,卻一個也睡不著。

林芷萱便索性歪在軟榻上烤著爐火看書。

秋菊和冬梅兩個面面相覷,旁人不知道,他們三個日夜跟著林芷萱的,卻看得出來,林芷萱心裡不舒坦,自從知道她與魏柘懷的親事之後,她便一直這樣懨懨的,什麼都打不起精神來。

所以來往的恭賀,她們三個都很有默契的從來不在林芷萱面前提起,好在這事兒還沒挑明,除了自己知道的自家人,外頭的人還沒有多少來煩擾林芷萱的。

秋菊給林芷萱又披了條毯子:「姑娘,炕上暖和,要不還是去炕上躺著吧。」

林芷萱卻只斜躺在軟榻上,隨意地翻了頁書道:「那炕硬得很,咯得人不舒坦。」

冬梅笑著上前勸著道:「我多給姑娘鋪幾床毯子就不硬了。」

林芷萱瞧著她們幾個都來哄著自己,自然是知道她們瞧出了自己心中苦悶,這幾日在自己面前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

林芷萱輕嘆了一聲,便順了她們的意,挪到了抗上去,冬梅給林芷萱熬了些蜜糖水來喝,她聽這裡的婆子說,喝甜的東西能讓人心情好些。

林芷萱瞧著那小丫頭討好的模樣,便也放下了書,接過了蜜糖水,喝了一小口,很是清甜,便讓他們幾個都圍著自己坐了,沒人都抱著一碗喝。

林芷萱扣了書,將青瓷碗放在了炕桌上,才對她們幾個道:「有什麼話就說罷,瞧你們幾個這些日子大眼瞪小眼的,在我面前都不敢說話了。」

屋裡的炭燒的暖融融的,她們主僕幾個彷彿許久都沒有這樣坐著說說話了。

秋菊和夏蘭互相看了一眼,倒是冬梅先開了口:「姑娘若是不想成親,不如咱們回杭州吧。」

林芷萱聞言卻笑了:「回杭州就不用成親了嗎?」

冬梅擰著眉頭擔憂地道:「那姑娘總不能去做姑子吧。我這幾日瞧著姑娘總是拿著那本什麼經看,我就心驚膽戰的,生怕姑娘什麼時候鉸了頭髮,姑娘的頭髮那麼好看,可不能鉸了去。」

林芷萱聞言卻笑了:「我看的是《南華經》又不是佛經,便是做姑子也該做個道姑,不用鉸頭髮的。」

冬梅被林芷萱說愣了,「啊」了一聲,才道:「原來姑娘都想好了,要去做道姑!」

秋菊和夏蘭都是忍俊不禁。

秋菊瞧著林芷萱還有興緻逗弄冬梅,便知書友150111104753255道或許她已經想開了些許。

她是不可能不嫁的,畢竟林芷萱雙親還在,他們那般疼愛林芷萱,若是林芷萱終身不嫁,或是出家,定然會成為林鵬海和王夫人一生的悔恨和牽掛。

她不是個孑然一身了無牽掛的人,她還有家人,對她極好的家人,將她束縛在這層層桎梏枷鎖之中,她做不到肆意傷害他們,為所欲為。

只是林芷萱醒來之後,便一直在迴避這個一定要嫁的事實。她逃開了謝文棟,卻實在沒有心情去再尋一位所謂良人,苟且一生。她只想著畢竟自己年紀還小,但凡能拖一拖,拖到皇上駕崩,她就又有了三年時間可以籌謀。

可是有些事情,她不為自己籌謀,那些要為她籌謀的人卻太多了。

秋菊道:「姑娘,人生不如意事常十有**,連楚楠姑娘和李家大姑奶奶都只能那般,姑娘與他們比比也挺好的了。」

林芷萱點了點頭,道:「是,是挺好的了。」

此時,林芷萱總歸能體味楚楠出嫁時的感觸了。

主僕幾人正說著話,卻忽然聽見外頭綠鸝來傳:「姑娘,老爺回來了。」

林芷萱一驚:「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這才什麼時辰?」

綠鸝只提了一句道:「聽通傳的小廝說老爺臉色不好,太太讓姑娘們去時都謹慎些。」

***

感謝書友150111104753255和情深緣淺、、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