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願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願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2 07:55  字數:2491

林芷萱看著魏明煦,一陣恍惚:「王爺說的,是什麼事?」

魏明煦猶豫了兩遍,卻始終沒有說出口,只道:「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我今日與你知會一聲,是希望你心裡有個底,到時能隨機應變。」

林芷萱聞言卻笑了:「王爺連什麼事都不與我說,如何就有把握我會答應?」

魏明煦默然半晌才道:「你把林家這樣一個燙手山芋丟給我,我自然也不能讓你獨善其身,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林芷萱聽著魏明煦的話,就知道他已經摸清了林家的底。

這麼快,這麼快他就查清了一切,那對於旁人呢?若是旁人有心去查,是不是一樣也能這般水落石出。為了林家,她總該犧牲些什麼。

可是,林芷萱試探著道:「王爺說的事與我的親事有關,是嗎?」

林芷萱言語中的幾分凄凄然。

魏明煦卻再次驚詫於這個丫頭的機敏,只能答著:「是。」

如此說來,便是與魏柘懷的親事無疑了。

林芷萱微微點了點頭,為了林家,她自然不能獨善其身,可是,她真的不想,不願,如果魏明煦沒有將林鵬海調進京城,林芷萱不要與皇親貴胄家裡扯上關係,明明也是另一條路可以走。

可是事已至此,林鵬海已經入京,甚至從任光赫的事讓王夫人和林姝萱進京的事開始,到後來庄親王府迎客,王夫人幫著楚楠辦了婚事,林芷萱就已經在京城氏族之中陷得越來越深,早已無法抽身了。

「王爺,若是我依舊不願意呢?」林芷萱直直地看著魏明煦。

魏明煦也那般低頭認真看著林芷萱,沉默了半晌,才問:「為什麼?你想嫁給曹柏圖嗎,還是蔡佑先?」

蔡家小四爺的名字,連她都是今早晨才知道的,而他卻已經知道了。

林芷萱道:「我誰都不想嫁,寧願青燈古佛過一輩子。」

魏明煦聞言略微詫異,繼而忍俊不禁,他倒是不曾想這小丫頭竟然會做此想:「為什麼不嫁?」

林芷萱答不出,那些事情她不知道該怎樣說與他明白,只反問:「王爺這些年又為何執意不娶呢?」

魏明煦面色微凝,同樣默然半晌,繼而卻笑了:「你對我的婚事也很感興趣嗎?」

林芷萱矢口否認:「我沒有。」

這屋裡的炭火太旺了,暖得他出了一層薄汗,魏明煦退了兩步,離林芷萱遠了些,他不想再跟這個小丫頭做這些無謂的糾纏了:「這件事情,若是你願意,自是最好。若是你不願意,我會說服你。」

沒有選擇的餘地。

他已經說過了,他今日本就是來知會她一聲的。

無論她願不願意,結果都不會變了。

林芷萱定定地看著他被爐火映紅的臉龐,稜角分明的輪廓已經不復與自己商議的口氣,她終於放棄了掙扎,起身給他行了一禮,道:「是,民女遵命。」

魏明煦瞧著她百般抗拒的模樣,嫁給他,真的讓她這樣不情願嗎?

他背在身後的手拇指不自覺地摩挲著食指指腹,半晌都沒有說話,他還以為……或者至少,她不會這樣抗拒。

「去看戲吧。」

他吩咐了一聲,讓魏柘懷來領她回去。

等在外頭的秋菊和夏蘭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裡頭究竟是怎麼個情形,一進來只看著林芷萱還蹲跪在地上,十分的吃驚,趕緊上前扶了林芷萱起來。

林芷萱看了魏明煦一眼,沒有再多言,只任由秋菊和夏蘭給自己披上了斗篷,離了那間暖融融的書房。

魏柘懷也是不明所以,只一邊引著林芷萱往外走,一邊問她:「十四叔跟你說了什麼?」

林芷萱又看了魏柘懷一眼,卻依舊一言不發。

魏柘懷見林芷萱不想說,他也沒有再逼問,只是道:「你要去遊園還是想回去看戲呢?」

林芷萱只得道:「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魏柘懷含笑道:「好,那我們就回去聽戲。其實回去聽戲挺好的,外頭畢竟還是太冷了。我也很喜歡怡神所的,那戲台的底下是掏空的,裡頭放了若干口大缸,能使那唱戲的聲音妙不可言,無論身處戲樓何處,都能聽清楚台詞。

而且大戲樓的四壁樑柱畫滿了紫色藤蘿花和枝蔓藤架,宮燈璀璨,坐在那裡,就恍如坐在藤蘿架下觀戲似的。可見當時建這園子的匠人是多用了心思……」

林芷萱根本沒注意他在自己耳邊瑣瑣碎碎地都說了些什麼,只大步流星地朝著怡神所去了。

岳寶樓里,魏明煦坐回了書桌後,拿起一分摺子,卻半天沒看進一個字去:「把熏籠撤了!」

兩個婆子趕緊進來,將那座赤金大熏籠搬離了他的書房。

魏柘懷已經陪著林芷萱在怡神所李婧旁邊的位置坐下,台上的戲唱得正熱鬧,沒人注意他們兩個回來了。

李婧卻笑著道:「外頭的雪景怎麼樣?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可有凍著了?」

林芷萱簡單地應了一句:「雪景很好。」

李婧便沒有再問,只是拿餘光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林芷萱和魏柘懷。

魏柘懷看著戲,時常與林芷萱談論兩句細問,林芷萱偶爾敷衍兩句,只彷彿心無旁騖地在看著台上的戲,卻一天也沒看出來都在唱了什麼。

好容易用過了午膳,李婧又拉著林芷萱去自己屋裡小憩,瑣瑣碎碎地在她耳邊說了許多事,也有歡喜也有愁,林芷萱都含笑應著,卻並沒有幾句往心裡去的。

直到了下午,孟澤蘭陪著林芷萱上了馬車,瞧著林芷萱的臉色不太好,才問起林芷萱:「今兒三爺帶你去了哪裡?可出了什麼事?」

林芷萱恍惚了這半天,此時卻是想通了,只看著孟澤蘭道:「不過是去前院轉了轉看了看樹。我怕冷就回來了。」

孟澤蘭卻道:「那你這一整天失魂落魄的。」

林芷萱道:「想來是凍著了,頭暈得很。」

孟澤蘭這才道:「可不是著了風寒吧?也都是三爺胡鬧,這麼大冷的天非要拉著你出去。回去趕緊喝碗薑湯,再捂上被子好生睡一覺,要不還是請大夫來看看吧。」

林芷萱卻含笑道:「不妨事,哪有那麼嬌貴了。我有件事想請姐姐幫我跟娘提一聲。」

孟澤蘭道:「什麼事?」

***

早早發了,不讓大家等著。關鍵是中午那章也不知道為什麼發了一直沒顯示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