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二十章 有求

第三百二十章 有求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21 13:36  字數:1509

。況且今兒王爺還在家裡,他不敢胡來。」

孟澤蘭詫異道:「王爺在家裡?」

孟澤桂端起了茶,微微點頭,卻蹙著眉道:「我總覺得這事兒不對。若是王爺真的有意要促成林家姑娘和柘懷的話,也總該長輩出面,此番怎麼也該讓你請著林家太太來,怎得卻總叫這個小丫頭過來呢?她能對自己的婚事做得了主嗎?」

孟澤蘭聞言也是猶豫,半晌才道:「可是我瞧著三爺的意思,明明也是這個意思啊。」

孟澤桂放下了茶杯道:「那不過是個孩子,他是個傻的,王爺卻不傻。林家這個丫頭到底是個什麼來頭,王爺這是在唱得哪一齣戲,我怎麼越來越看不懂了。」

這些年,她從來是最懂魏明煦心意的,否則也不能踩著府里那麼多出身高貴的側妃,掌了王府的後宅,而如今她說,連她都看不懂了。孟澤蘭震驚地瞧著孟澤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林芷萱更不曾想到,魏柘懷竟然領著自己來了魏明煦的「岳寶樓」。

魏柘懷已經退了出去,就連秋菊和夏蘭都被魏明煦遣了出去。

林芷萱靜靜地坐在他書房裡華貴的熏籠旁,炭火燒得很旺。偶爾發出噼啪聲,屋子裡靜悄悄的,他還在低頭看著手裡那份奏摺。林芷萱卻在凝著那盆炭火,是他畏寒,還是今日特為了自己。

林芷萱抬頭看了書桌後還在批閱著公文的他,身上的衣裳明明很單薄。

他並沒有讓林芷萱等很久,只是看完了自己手上的那份奏摺便合上了摺子。

他抬頭看了林芷萱一眼,復又喝了一口茶,才從書案後,朝著林芷萱走了過來。

林芷萱沒有再坐著,也是站了起來要給他行禮,他卻擺了擺手道:「你坐。」

又道:「曹柏圖的事情你暫且不要擔心了,那件事我會處置。」

林芷萱微微點頭道:「謝王爺。」

面色冷淡,恭謹疏離。

魏明煦微微蹙眉,似是有幾分不解,才道:「你父親來京這些日子可好?」

林芷萱詫異,抬頭看了魏明煦一眼。

魏明煦繼續道:「我讓淼生幫著你們挑的宅子為什麼不去看?可是銀錢上出了什麼岔子?」

林芷萱越發吃驚,瞪著魏明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他的意思?

竟然都是他的意思嗎?

魏明煦瞧著林芷萱震驚的神色,也是有幾分不解,這個小丫頭聰明得很,她不應該猜不到這些事情是自己做的。

林芷萱心中卻並無喜意,只是一陣陣發寒,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難不成真的如同孟澤蘭猜的那樣,他想促成自己跟魏柘懷的婚事嗎?

「王爺為什麼要這麼做?」林芷萱開口問著。

魏明煦只看著林芷萱的臉色越來越冷,並無半絲喜意,魏明煦真是不知道這小丫頭是怎麼想的,自己幫她救了他大姐夫,懲治了曹柏圖,提拔了她父親,照顧她家人,還做錯了不成?

被林芷萱這樣一問,魏明煦心中竟然有幾分躊躇,亦或者是她猜到了什麼?瞧她的神色,明明是不願意。魏明煦不曾想事情會變成這樣,竟然有幾分開不了口了。

許久,才聽魏明煦竟然和緩了聲音,道:「丫頭,我有一事相求。」

林芷萱的心猛地一顫,他的語氣並非他一貫的低沉肅然、令行禁止、不容違逆,彷彿真的多了幾分商議甚至請求的口氣。

「王爺說笑了,我不過是草民布衣,王爺天之驕子,我能幫得了王爺什麼?」

話不知怎的就從嘴裡出來,帶著酸澀和無奈的味道,林芷萱想反悔都來不及。

魏明煦聞言有幾分詫異,微微緩和了臉色,才道:「你不要妄自菲薄,這件事情我思前想後,你最合適。」

***

感謝紅朵的打賞,謝謝耿文奇媽媽和舞雪瑤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